姜克实

日本近代史专攻。日本冈山大学名誉教授。创作内容多是用日中两方档案史料进行的学术考证。因为提供的都是共产党最忌讳的历史证据,所以在大陆论文书籍不能出版,网络文章也屡遭封号,禁言。留笔此页之由也。

以战略眼光看腰站阻击


今日,对战争史感兴趣的普通人,多只斤斤计较战斗中最容易弄虚作假的“歼敌”数字,而不愿从战史研究中最重要的“战略”角度考虑问题。一一五师杨成武独立团的出动目的——配合平型关之役的战略目标到底是否成功?很遗憾,回答是否。

也许没有人思考过,独立团为什么选择在山沟里的腰站作战?也许也没有人注意,本来就是寡兵的独立团,为何在关键的抗日第一战“腰站阻击”前,分兵三分之一开往和作战并没有关连的“三山”(镇)?从杨成武回忆中可以明确,24日晚疾驰灵丘东北三山镇方向的第二营,目的并不是协助次日的腰站阻击,而应是执行一一五师下达的命令。即切断灵丘,广灵公路,阻止次日(25日),敌军增援平型关。

一一五师的作战方针可见1937年9月23日20时《朱彭关于——五师部署和总部行动致军委电》:

 “我一一五师今晚以三个团集结于冉庄,准备配合平型关部队侧击该敌,另以师直属队之一部及独立团出动于灵丘以北活动” [1]。

不久朱、彭在通知蒋介石的密电中,也触及到“另组一独立支队三百人,已从涞源、灵邱间向灵邱及广灵以北袭出”[2]。虽电报没有触及到灵丘以北的具体地点,但可知派兵目的绝不会指的是灵丘以东山沟中的腰站。    

广灵,灵丘,平型关干线道路图。红点线是独立团的计划到达地点。被赋予的任务是在灵丘北截断干线道路。结果主力被滞留于腰站,只有二营疾驰三山镇,并没有完成阻击任务

 国军的《第二战区平型关会战纪要及经过》24日条称:

“同日十八集团军独立支队一部,在灵丘东北击溃敌军一连,并续向广灵蔚县间前进”。25日条也称“ …自灵丘附近及其以北地区之清扫,应归十八集团军”[3]。

从此也可得知,在国军的布局中,日军后方的灵丘北部至广灵间的道路,也是八路军(杨成武独立团)应担当的作战地域。

为何要出击灵丘以北?灵丘,广灵道路是汽车路,位于灵丘县北方,也就是日军增援可能性最大的干线道路。而涞源,灵丘道,像22日第九中队的侦查结果报告一样,“在红泉子以西”根本不能通车。这点,熟悉地理的八路军应该知道得更清楚。即平型关的援兵必走灵丘北的广灵公路。所以到三山镇附近封锁,切断广灵至灵丘的公路才是阎锡山,林彪赋予杨成武独立团的真正作战任务。

可是途中独立团在驿马岭偶然发现敌情后,缺乏作战经验的杨成武团长(此时仅23岁)错误地判断涞源之敌(第九旅团)是平型关援军,所以把此地定为主战场,从而忽视了进军灵丘以北这一真正的战略目标。

虽然杨没有违背师部命令,忍痛釜底抽薪,派出了一部兵力(第二营)夜驰灵丘北方向,却完全没有能达到25日按时阻止蔚县援兵增援平型关的作战目的。9月25日傍晚,日军第四十二联队(大场部队)第一大队(志鹤林藏少佐)的两个中队,首先顺利通过广灵公路到达灵丘。翌日,第四十二联队本部和第三大队(大町茂少佐)也无血经由此地,投入到平型关附近战场。不仅孤单的独立团第二营无能为力,一一五师六八七团9月26日在灵丘西蔡家峪(小寨村北3公里)附近阻止增援日军通过的企图,也没有能实现[4]。

最终,在平型关口前数公里的辛庄,关沟村一线把这一股日援军主力(约2000名)阻挡达3天之久(至28日午后),使待援中的平型关口日军弹尽粮绝濒于崩溃前夕的,竟是战后近70年被遮挡在“平型关大捷”背阴里的国军部队。而在此最关键的时刻,林彪的一一五师却退到西南十余公里外的冉庄,东昌城一带,总结经验,修整部队,开庆功会。

总之,腰站阻击,若从战略角度[5]看是一个错误的敌情判断结果,并不能说杨成武完成了一一五师所赋予的重大使命。

历史研究进展的今日,若再提腰站阻击,说杨成武独立团进行了阻击,作战后撤退可以,但不要说是大捷。说是为保障平型关作战进行的部署可以,但不要提堵截住了前往平型关的援军。说自己损失过百可以,切不要去信口无法统计的歼敌数字(军史称歼敌三四百,下碑记四百余。实际毙2伤7)。引为小说,故事的题材可以,但不要说这就是历史。否则,前人艰难的抗战努力和喋血牺牲,会因为不谨慎的宣传,创作蜕变为“手撕鬼子”式的茶间笑料,不仅不能彰显先烈反而会遗误千古,让我们的后人站在此纪念碑前只能对前人所讲的故事感到羞愧。

灵丘县政府在驿马岭修建的纪念碑,为招揽观光客,地点修建在新道公路驿马岭隘口,并不是当初的作战地点(旧道驿马岭)。
    

[1] 关于平型关战斗的电报《朱德军事文选》解放军出版社,1996年。

[2] 同前《朱德、彭德怀致蒋介石漾亥密电》。

[3] 《第二战区平型关会战纪要及经过(一九三七年九、十月)》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全宗号:七八七。案卷号:7276.

[4] 王紫峰《战争年代的日记》中国文史,1986年。9月27日,28日条。另外,萧向荣日记中有如下记载,9月26日一一五师“以一部在小寨,蔡家峪之间,巩固阵地,钳制由东河南方向增援之敌军,使其不得向东跑池前进”并称“晚间,听说东河南方面增援之敌被击溃了,汽车都被打得回头了,骑兵也回头了”( 萧向荣《战地日记,火线上的写实》之初书店,1938年)。歩兵第四十二联队记载,26日志鹤大队的两个中队,此日晨已到达小寨村附近高地。26日一天并无别的援军,后续部队27日午前到达。所以基本可以确定26日晨,一一五师六八七团有可能在蔡家峪附近对敌援军(志鹤大队的两个中队)进行过阻击,但并没有成功。

[5] 此为现国内战史研究中最缺乏的一种视角,多是精神视角,政治视角。

人文 历史 思想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