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賞幣2億代幣團隊池還有24個月等待期完結,以及幣價預測

ExMattersAMAhost
回覆
vvictor@vvictor

可以帶來收入(即使是效率不佳、價值波動大的收入),邏輯上並沒有說錯吧?

而且我的意思並不是這個,而是立場新聞這個規模的機構型媒體,實際上還是以流量經濟在運作,並不靠 LikeCoin 這種實驗性的東西支撐營運。

你對幣圈有嫻熟的見解,但我不知道你身邊有沒有相識的人在主流的媒體 / 廣告業(包括網路媒體)任職,如果有的話,應該很容易可以明白才對。

ExMattersAMAhost
回覆
vvictor@vvictor

參考參考:媒體小農

這只是個例子。其他無論是訂閱的、單捐的、限時集資的,都找得到。台灣的電子支付起步較慢,但怎麼付早已不是問題。

真正的問題從來都不是用什麼幣,跟世界絕大部分地方都一樣,如果只是作者和受眾之間能以法幣直接收付已足以皆大歡喜,就不會有那麼多想賣內容的人 / 機構,持續抱著焦慮在找模式了。

ExMattersAMAhost
回覆
vvictor@vvictor

是不是對立場新聞這一類機構型媒體的核心收入模式有什麼誤會?它們參與 LikeCoin 的盤算和考量跟一般個體戶(特別是沒在賺流量錢的大多數)情況非常不同欸。

給 Liker Land 的第二封信 ( 防盜系統? )

ExMattersAMAhost
回覆
LunaLee@LunaLee

一天之內產生了愈多的拍手,的確會降低每一下拍手能轉換出來的 LikeCoin,這一點沒錯。然而,到底怎樣算「增加」怎樣算「減少」,跟你是用 LikeCoin 或其他任何幣種來當基準、當天配對基金要發出多少額度,也都有影響,因為 LikeCoin 的兌換價格隨時是浮動的、每一天配對基金要發多少則是參考 Civic Liker 月費(美金)總額(也是一個隨時變化的數字)折算成 LikeCoin 來按日派發的,因此無論是不是 Civic Liker,每一下拍手每一天可能轉換出多少 LikeCoin,其實也是浮動的。

因此,我認為面對這些爭議,頂多只能事後推算:在某一天(或某幾天),假如沒有那麼被認定是「刷」的拍手產生,那麼所有創作者當天會從配對基金分到多少 LikeCoin?這些數字,理論上跟實際發出的數字會有落差。

然而,如果 LikeCoin 的代碼存在有效的防刷機制,結果就會不一樣,實際上到底如何,我不知道細節,所以沒辦法給你肯定的答案。我在這邊只能說:這樣的文章不太可能在 Matters 上長時間不停地刷下去。

ExMattersAMAhost
回覆
iamnobody@iamnobody
一堆bot直接拿一堆没有文章的LikeButton互相点一大堆赞,导致一般通过Liker的注意力被稀释到完全不能给ta们喜欢的创作者任何回馈,是这种“给不该拿的人拿了”的底线。

Agreed. 然而,這種「完全不能」的狀況,即使就目前的機制來說,它也不可能發生阿!所以,到頭來你本來就不會只是劃了一條底線,而是一直都直接在處理灰色,我理解的目前的狀況也是這樣,不是嗎?

ExMattersAMAhost
回覆
iamnobody@iamnobody

中不中心化、安不安那其,就尊重您的想法了。

但「該拿/不該拿」的問題,我覺得跟前面提到而您可能沒興趣的問題有關,甚至也是 CYL 一開始想發動干擾的原因:

什麼是正常/合規/應該/被允許的「讚」?

這個問題乍看之下答案很清楚,化讚為賞嘛!點開一篇文章,讀完,覺得好,就按下拍手給讚,鼓勵創作者,清楚明白。

然而如果我有一票親朋好友,其實也不管我到底寫什麼東西,只要看到發文就五下拍手給到滿,這是又什麼讚呢?算不算合理的賞呢?

再極端一點,親友好友們後來懶得一篇一篇追了,有人乾脆寫了一個自動化程序,甚至不只自己用,還提供給大家都來用,繼續幫我每篇文章拍好拍滿,那又合不合理呢?

這些問題,可以朝不同方向衍生一直問下去。甚至,類似問題在 Matters 上也都被討論過好幾輪了,特別前幾個月發生 Steemian 移民潮之後。暫時的狀況是大家對於拍手轉換 LikeCoin 的行為到底應該有什麼樣的倫理準則,並沒有清楚的共識。

我並不是要說所以 LikeCoin 應該放棄完全不去碰觸這些問題,但該與不該的界線到底在哪裡,恐怕也沒有直覺上想得那麼一清二白。

搞不搞 bot 可以是一個指標、有沒有(對外宣稱的)惡意可以是一個指標、刷多快可以是一個指標、刷的範圍多大可以是一個指標、對什麼樣的內容刷可以是一個指標,但每確立一個指標,在實際情況中往下推下去,都可能會發現標準不必然總是成立。

ExMattersAMAhost
回覆
iamnobody@iamnobody
因为我个人只是一个一般通过Liker而非赞赏公民,所以这部分对我来说倒真的不是很有所谓lol

如果是從付出「金錢」成本的角度來看,一般 Liker 的確只是動動手指的效果會變薄,被刷讚的人稀釋掉了,沒有什麼實質損失;Civic Liker 則要看他有多在意自己在分配基金這邊的高權重,如果把分配基金的高權重當成是自己花錢買來的支配權利,那的確可以說因為刷讚行為而損失了,但實際上五美金的月費到目前為止都是直接全額折算 LikeCoin、分發給創作者,LikeCoin 基金會甚至還沒有扣任何手續費,所以我會傾向配對基金的高權重是 bonus,而不是買得的權利。

然而,你前面在談的卻又是「意義」問題,那麼帳也無法這麼算了。

ExMattersAMAhost
回覆
iamnobody@iamnobody

明白你的意思了,確實沒錯。

到目前為止,我的判斷是不至於到那樣,但機制要不要或會不會怎麼調整,也不是我能發言的了。謝謝你的耐心回覆。

倒是拋出一個問題大家無聊也可以一起想想:什麼是「讚」?「化讚為賞」的價值閉環「應該」怎麼完成才現實但又適當?

ExMattersAMAhost

您的解釋極好。只不過,卻也顯示了這之中可能長期存在的美麗誤會。

一句話先結論:

LikeCoin 不是「獎券」或「彩票」。如果它是,那麼依照它的設計,就算您拿到一個億的數額,也極有可能根本不值人民幣一塊錢。LikeCoin 的本質是希望成為一種有效的「貨幣」,即便它可能達不到像您每天在現實生活中使用的錢那樣方便。

--

以下是長篇廢話:

包括 LikeCoin 在內,持有虛擬貨幣,現階段感覺起來更多像持有「獎券」,而非持有「貨幣」,主要原因是我們還不太能找到地方用這些貨幣,持有的最終目的似乎只有拿去交易所買賣(兌換)一途,但實際上不是這樣。

就像我們持有任何法幣一樣。比方說美金,此刻 1 USD 可以兌換 7.1 RMB 左右,但即使是這兩個已經相對夠強勢的貨幣,在沒有刻意介入維持兌率的情況下,都還是會有一定程度的波動。只不過,對平常只使用美金(或者只使用人民幣)消費的人來說沒有太大差別,因為物價的波動不致於像幣幣之間的交易來得那麼快又那麼大,我們大致可以確信在一般狀態下實際日常使用,美金或人民幣的價值會相對穩定。

對所有持有者來說, LikeCoin 在這個階段需要 build up 也是這兩件事情:

其一是有沒有可能促發更多幣和幣之間的兌換。這部分的著眼點簡單講就是能不能受到市場的更大認可(因為沒有政府可以直接背書擔保),要追求這個目標,現階段比起法幣肯定會有更劇烈的波動(尤其在區塊鏈的世界裡,到目前為止無法以任何傳統金融方式規管),但如果能通過市場的試煉,產生逐漸穩定的需求(買入)和穩定的供給(賣出),貨幣的價值基礎可以逐步夯實。

其二是如何創造更多幣本身的直接使用場景。能不能拿 LikeCoin 來直接買些什麼東西/服務?一本書、一件插畫,甚至一位網友提供的溜狗服務、…… 這部分的著眼點是要在主要流通範圍內穩定幣的交換價值打基礎(就像您拿人民幣可以在流通範圍內買東西一樣,不用太擔心人民幣之於等價美金的「價值」是否突然暴跌)。據我所知,這是 LikeCoin 正在努力的方向,採用 LikeCoin 的平台也都有在考慮如何協力。順利的話,過一陣子就會有一些初步方案推出。

總而言之,「獎券」在開獎、兌獎之後,除非變成產生其他價值的珍藏文物,否則極大概率的確就是廢紙一張;但「貨幣」的目的是要讓人拿來「使用」,既然是使用,就不會只是持有,同時也必須要能產生流通。它希望達到的功能不是一次性的價值擔保(中獎換錢就完事了),而是持續性的價值協商

當然,要達到這樣的功能,需要持有者的共識(首先恐怕就是必須放得下持有獎券的心態)和信心,但 LikeCoin 背後沒有政府,生態圈也還極小,沒辦法給那麼強力的保證,也沒辦法強迫任何人必須要相信。所以,您(或者任何人)當然隨時可以不樂意繼續投入,畢竟這的確是一件困難的事。

然而,如果您還是願意認同 LikeCoin 的發展目標是最終變成一個有效的貨幣,那從產生「持續性的價值協商」的角度,我仍然建議也許可以對幣一開始到底怎麼發出去稍微放寬心一些,同時也試著理解,現階段任何願意「買入」和「賣出」的行為,無論價格高一點、低一點,對這個貨幣逐步實現它希望產生的價值,都有正面的意義。

更何況,使用復讀機和大聲公也並非完全沒有辦法抑制。無論從 Matters 端或 LikeCoin 端,如何減少不當使用對其他人造成的不良使用體驗(例如首頁霸屏),甚或是牴觸系統原本立意的初始分配(既然大家都這麼在意),都有方法正在推進。我不是 LikeCoin 團隊的成員,也不是 Matters 的產品經理或工程師,不方便越俎代庖發言,但從一位同事的角度來看,我可以理解開發團隊會傾向不要太快把底牌亮出來,才比較好做事。

Matters 不是第一次遇到刷讚霸屏,每一次的手法都有些許不同,但大致上我們都還可以掌握。當然,信或不信,也是由您了。

ExMattersAMAhost
讚賞公民的月費(美金) ,在 Liker Land 變成 Likecoin 了,Liker Land 有幫我們保管好嗎?

不好意思,一些奇怪的邏輯反覆出現,必須要適時幫 LikeCoin 團隊澄清一下。

LikeCoin 是設計了一套「貨幣發行和流通」的體系,而不只是設計了一套「會員制的法幣等值代幣/代金」制度。Civic Liker(我也是)如果真的要主張自己「擁有」什麼,也只是每個月五美元可以陸續轉換出的 LikeCoin,沒有更多了。我們並不是 LikeCoin 的主人,充其量只是贊助者/投資人。而我們直接贊助/投資的份額,無論如何並不會受到其他人刷讚獲幣而減損,這一點再仔細閱讀一下公開的文件,應該都可以明白才對。

刷讚真正影響到的是每天計算所有 Liker 拍手次數來發放的配對基金,但這部分 LikeCoin 在每一天正式發出前,概念上應該都是「無主的」,不屬於任何人。即使是第一次發出後,拿到的人也並沒有理所當然得到了一筆有價值的貨幣,充其量只是得到一筆記帳。LikeCoin 真正的價值,必須透過已發出的貨幣流通在交易的市場裡,有買有賣,才會形成(會有波動的)價格。光只是持有,並沒有參與產生價格的閉環。

至於「偷」不「偷」的問題,@WrightFu 在下面講的已經非常正確了。

沒有人偷你(以及我、他)任何 LikeCoin,刷讚的行為只是利用了發行的機制來獲得限量還在不斷釋出還沒有分配給任何人的幣。你當然可以質疑這樣刷法牴觸了這套系統原先設計的立意,但它除了取巧,並沒有「偷」誰的東西。我個人認為,甚至也談不上「偷」LikeCoin 基金會,因為透過拍手來調節發行的數量和節奏,本來就是這個機制的設計。

刷讚獲幣對其他人唯一的負面影響,是在於當被計算到的有效拍手如果數量真的太大,的確可能會稀釋其他人當天拍手可以產生的配對基金分配。換句話說,創作者通過獲得拍手拿到的 LikeCoin 可能會少一點。但即使是這種狀況,至少到目前為止,應該還沒發生過有人用權重高的 Civic Liker 帳號來刷讚的情況。

另一方面,就算這些通過刷讚的而獲幣的人,真的為了短期獲利,一直不斷在市場上拋售,坦白說那也是完全合規的權益。在市場上,真正影響 LikeCoin 幣價上不去的主因,是沒有更多的持有者想賣,也沒夠多的投資人在買,供需的量沒有出來,幣價才會有瓶頸,怪那些實際去創造交易的人壓低了價格,根本本末倒置。(多問一句:如果他們真的在低價拋售,希望 LikeCoin 好、願意長期投資的人趁勢撿便宜買入,將來讓這些幣產生更好的用途,創造更大的價值,有什麼不好呢?我都想去買了。)

他們做的事是人人都可以做(甚至為了幣的發展好,可以適度地做)的事,當下此刻,著眼自身更大利益而惜售的人,讓幣價沒有產生足夠支撐的人,其實是我們自己。

我們都是正在共建 LikeCoin 生態系的人,我們的關心和參與很重要,但如果因此產生了「主人」心態的錯覺,認為不照自己設想的「正常」方式獲得、利用這個貨幣的人,便是偷、便是搶,那實在是太狹獈了,也不符合事實。

LikeCoin 不是法幣,沒有公權力或大資本背書擔保,其價值恰恰就是要真刀真槍地在市場上逐漸擴大的交易流通中才能一步一步確立。LikeCoin 的發行機制只是打開了創造價值的第一步,一個 coin 真正可以值多少錢,是所有的「持有」者必須共同在市場上博奕互動出來的,不只取決於拍手的人,也不只取決於創作的人。

恐怖的刷贊攻擊正在發生?

ExMattersAMAhost

兩個狀況沒有關聯。
尤其後者刷讚的規模目前其實還算挺小的,手法也沒有特別需要擔心之處,我不認為它能怎麼影響到 LikeCoin 的基金分配。

我話我鄉:不拜中元普渡的右昌

ExMattersAMAhost

羞愧的北部人,活了三十幾歲完全不知道有這個地方(看到標題的第一直覺:「基隆市長林右昌不拜中元?那放水燈他參不參加?」XDDDDDD 讀完內文後跑去認真咕狗了一下他到底跟高雄右昌有沒有淵源。。。),而且還這麼有趣!

我有一個問題是「大廟」現在對地方上的「約束」力(這個用詞好像不太好?)還高嗎?如果我是比較晚近移入的人家,一直有普渡的習慣,中元節硬要拜,會發生什麼事?

許願池:讓用戶販賣商品的 Matters 市集

ExMattersAMAhost

我喜歡「商城」和「廣場」分開的想法。平台的確不可能一直用愛發電,但也不適合為了繼續發電,太冒冒然地擁抱法幣使用場景,畢竟 crypto 還需要養育。這篇許願文提出的構想,或許可以讓法幣和 token 在平台上更多朝向互補發展,而少一點強碰著直接形成價值或效用的比較。

讓平台和用戶都可以在商城這一端自行開設賣場販售自己的商品(無論是內容、物品或服務,無論實體或虛擬),需要收取法幣就收取法幣,願意收 token 也可以(而商品本身當然也可以是 token 的某種直購 pack);那麼廣場這一端的開發目標也就相對明確了,適合更聚焦在怎麼創造更多可使用 token 的場景,讓 token 更多地滲透到內容的傳播、關聯、分潤和使用者的社交、互動之中。

於是,一個使用者在商場既可以透過「買」也可以透過「賣」來取得 token;而取得之後,除了提現和質押,又可能有更多動機拿回到廣場上再「用」,也就是再消費/投資於 token 的原初生態系之中,那麼有實用意義的供需就有可能一步步夯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