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虎皮

我可以用文字表達我的心聲, 你可以用文字看透我的青春。

《黑暗之塔》貓虎皮

《黑暗之塔》

作者:貓虎皮

狀態:已完結


〈前言〉

我想透過黑暗之塔這部短篇小說,告訴大家達成夢想需要具備信心和耐性,而勇氣和不斷的嘗試,則是成功的催化劑。赤炎在故事中遇到了各種困難,但他依然勇往直前;當面對的是自己擅長的對手,便會毫不猶豫的將它解決,最後他克服了所有問題,平安就出了清凜,也成為了有名的法師。


〈她〉

她的頭髮及肩;瀏海過眉;髮鬢微曲,細嫩的臉頰上略帶粉色光暈,夢幻、完美,但太遙遠。

放學鐘響,她匆忙走出教室。看她從身旁經過,那輕盈的步伐依舊,但她的表情卻不大尋常,她嘴角微揚,眼睛睜大,好似被復生了一般。

我把法術寶典放入口袋,悄悄跟在她的後頭,她經過每間教室;她走過各個走廊;她穿越各棟建築,來到了學校邊界,我的腿已有些酸痲,但不敢大聲喘息,深怕被她抓個正著。

她停了下來,起初我以為被她發現了,好險她只是將手伸入口袋內不斷翻攪,但她拿出了......。「這什麼東西?」我想著,我悄悄的翻著從口袋取出的魔物大全,翻著翻著......一張魔物課的筆記到了出來,我迅速接住,且盡量不發出聲響......等等......這正是她手上的奇異魔物!


〈意圖〉

當我回過神抬起頭時,她已從電梯前消失。我拾起她不小心掉在地上的黑暗燈籠花後,便進了殘破不堪的老舊電梯。

當我按下頂樓頂樓的按鈕,伊~電梯開始運轉,並發出刺耳的機械聲,我手中的花竟然也消失了!

嘎~電梯門打開,只見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我走出電梯,一股霉味夾雜著怨氣撲鼻而來,有如千軍萬馬,是那麼刺鼻,那麼令人難受。

我閉上眼,感受空氣的冰涼,當我睜開眼睛,四周變得亮些。沒有燈、沒有窗,卻有微光,讓我稍微不感到那麼害怕。

當眼睛慢慢適應了昏暗,可以看見石磚牆上爬滿了青苔,可以看見地上有著處處積水,青苔略帶暗紫,積水則被染成了黑色。

前方有著許多岔路,每一條都通往未知;每一條都通往陌生。我選其中一條,直直走去。出人預料的是,竟是愈走愈亮,愈走愈亮!

緊接著,前方突然出現一個大籠,她在裡面?是她!


〈迷宮〉

她被關在有著黑魔法守衛團團圍繞的黑暗鑽石級尖刺牢籠裡。雖然,這是我首次見到黑魔法守衛,不過我熟知被城牆外那威力極大的魔法守衛打到,是多麽的痛、是多難受。

黑魔法守衛有著深藍的身軀、農紫的斑紋紫黑的眼睛和暗色系的下巴,有:淺紫、灰紫、褐色和黑色,分別代表著它們的強弱、它們的等級。

在這潮濕的環境下,待得愈久就覺得愈冷,可是,我不能就這樣丟著她不管吧...

我想回學校找人求救,但是當我來到電梯前,才忽然想起我已經沒有黑暗燈籠花了!我轉身走向一條未走過的路,走進一座未知迷宮。


〈清醒〉

再這樣下去,我會被凍死的!我自然而然的將雙手放入口袋,雖然我知道法師口袋的導熱速度是很快的。但就因這樣一個舉動,讓我想起了我是法師的事實。我在口袋中摸到了暖暖草花苞,將它們取出後,放入掌心中搓揉,直到花瓣爛掉、汁液流出,再均勻的塗上皮膚。

身子暖和了,腦袋也跟著清醒了;思緒清晰了,判斷也變得果決了。我快速的貼著牆面移動,來到了迷宮深處,方眼望去前方高牆聳立,已無去路,但仔細一看,牆上兩米高處有一草梯垂掛在那兒,於是我決定過去探個究竟。

我先用手指抓著牆縫,等到腳可以穩穩的踩在草梯後,才敢加速攀爬。終於,我爬到了十五米高的地方,進到了另一個通道,我沿著沒有水窪地方走,來到了一個壁磚剝落、燈光閃爍的實驗室中。

載著個狹小的空間裡,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瓶閃鑠著淺藍色光芒的技能藥水,他雖然是在佈滿黑魔法的迷宮裡的藥水,不過畢竟他是光明屬性,所以我決定喝下...


〈新技能〉

我喝下了那瓶淺藍色的藥水後,感覺身體輕飄飄的,我抖了抖身子,從頭到腳的將全身的肌肉都用力一遍,但卻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當我轉身準備離開時,袖子不小心弄倒了裝藥水的玻璃瓶子。我為了接住將要落地的瓶子,一個不注意,竟踩空,從約五層樓的實驗室摔下,我嚇了一跳,但就在我全身用力的瞬間,我在空中緩緩降落,好似時間停止一般。

我又爬上草梯,從實驗室跳下,我發現只要拿捏好力道,便可以精準的控制緩降的速度。

我又嘗試了各種跳法,例如:倒著跳、抱膝跳、空翻跳等等。我發現把上衣脫下,綁在頸部,即可用身體的轉向來控制降落的方向。

我把衣服穿回,免得暖暖草的藥效一過,就要變成「冷凍法師」了。


〈繼續向前〉

我走入其它條路,這次地上的積水更多,我用屬性鞋的火焰輕點積水,火焰投影立刻被融化,化為白煙和細微的聲響。

「屬性鞋」是法師專用的正式鞋履,它會依照該法師的屬性,投射出不同的影像。而屬性鞋最大的功能便是當你抬起腳時,它會偵測投影物所碰觸的物體,並投影物體碰觸時,所會產生的變化。

我小心翼翼的避開地上的處處積水,繼續往未知的路前進。

這次,我遇到了第一個守衛以外的麻煩——前方有一只黑暗電光炮。我移靠近,他便開始發出「咻~咻~」的電磁續力聲,就在「碰!」的一聲電光向我擊來時,我迅速的側空翻躲過電擊,且用火焰投影接觸電光。這次的火焰投影並沒有像碰到積水一樣溶化,而是著起靛藍色的火焰。

「是火!」我興奮極了,因為終於遇到了與我同屬性的東西!我二話不說立刻跳起來,朝它走去。它瞄準我,並發射電光。我被電磁打中,那種又麻又養的感覺快速的傳遍全身,苦澀的刺痛感消逝,接著我全身上下燃起藍紫的火光。「不!」它正吸著我的法力!

我用盡全身的力氣,使出了前陣子才學會的吸收法術,突然我眼前一片漆黑,接著跳出了屬性覺醒成功的字樣和法師聊天室的畫面。屬性覺醒?老師好像提過!不過我極差的記性早已忘記老師到底說了什麼。


〈法師聊天室〉

屬性覺醒對我來說應該沒有那麼重要,我開始研究法師聊天室。法師聊天室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關閉「我法師聊天室」的按鈕,因為它帶著暗紅的光暈,在黑底白字的畫面中,顯得特別引人注目。

咦?為什麼法師聊天室消失了?我回想剛剛做的每件事......。我沒辦法用手操作,所以我推測是用「腦」來控制。於是我想著「開啟法師聊天室」,果然法師聊天室的畫面又浮現眼前。

我成功了!我興奮得不得了,於是我又依序想著「輸入」、「大家好我是何赤炎,新屬性覺醒法師,請問屬性覺醒是什麼?」、「傳送」我在法師聊天室上問了許許多多關於屬性覺醒的問題,我也得到了各種各樣的回覆,例如:「自己慢慢研究吧!」、「老師不是都教過嗎?」、「每個人覺醒的技藝能不同。」等,不過都沒有我想要的答案。


〈各種技能〉

我在迷宮裡四處遊蕩,擺著各種姿勢。就在我手臂彎曲,橫向舉起時,手臂上頓時出現了一個正燃著熊熊烈火的木製盾牌,雖然它並不堅固,但只要抓準時機將手臂轉成直向,便可以反彈黑魔法守衛的攻擊。

還有,只要將手握拳,並直直向前舉起,即可發射出熔岩火球。

只要將腳尖墊起,與地面成四十五度,便可以瞬移一米,躲過守衛的攻擊。

當我側身蹲下時,......。

屬性覺醒後的我,獲得各種各樣的新技能,當然還有很多,但時間已不多了!


〈以一擋百〉

我已經有足夠的能力去挑戰那些包圍囚籠的黑魔法守衛了,於是我沿路走回電梯口,再悄悄的向囚籠走去。我開啟了法師聊天室的的三百六十度魔法錄影功能,以利觀察、記錄身旁每隻黑魔法守衛的動靜。

我數了數,大約有一百隻黑魔法守衛在那裡來回飄移著。我毫不猶豫的對其中一隻守衛展開大絕,它馬上倒地,但其它九十九隻都用雷射電眼向我瞄準,我身上頓時佈滿了五顏六色的光點,因為黑魔法守衛的雷射電眼顏色是依屬性而定。

我快速的使用多連盾反將敵人全數消滅,但就在我鬆懈的那一刻就在這時,我身後出現了一只龐大的黑影。


〈打倒魔王〉

原來那龐大的黑影叫做塔卡利多魔王。一開始,它將身體變行為圓柱狀,以飛快的速度在囚籠前的廣場左右滾動,而且我只要一碰到它,我的血量就會急速減少。所以,我選擇在他滾來時跳過它,並且用火球將它一點兒一點兒的耗盡。

接著,它進入了第二種型態,它會先用極快的速度亂跑,在站定點朝我攻擊,它發射出的黑怨念球的威力十分強大,令人難以抵擋。這次我改用盾反的方式慢慢傷害它。

而它馬上就進入了最終形態,這次它不僅會發射冰錐,還有震地的攻擊,而且它攻守兼備,一手持著只要對它攻擊,便會被冰凍一秒的「進化冰之盾」!

「真是個難搞的傢伙!」我先一個側空翻躲過冰錐,再趁它冰盾拿開之際,用火之槍向它次去,重複了幾次後,塔卡利多魔王化為一片灰燼。


〈滿載而歸〉

魔王消失後,囚籠的門隨之開啟,電梯也變為光明屬性,周圍的一切場景,皆開始改變,黑暗之塔變成了一座城堡。我帶著她正要離開時,飄落了一張紙條,上頭寫著:「I will be back.」。

回到了多卡利塔鎮後,老師和同學們蜂湧而上,我們被團團包圍著,我們平安無事的歸來,大家都帶著微笑,熱情的迎接我們,我也和大家分享了在迷宮裡的種種,最後被大家當成英雄......信心......追夢......歡笑。


感謝您的閱讀,如果喜歡記得按個讚賞!

此內容為貓虎皮所有,請勿隨意取用!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