藺二

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寫一些自己的所見所聞和所想

[短篇]樹洞-5

發布於
沒事的!我們都會沒事的!

那是一台我新買的腳踏車,天空藍的烤漆平滑光亮,還沒受到雨水的侵蝕與灰塵的糾纏。現在的它,被隨便的倚靠在樹旁。那棵樹佇立在林家大門旁,高過了林家高聳的圍牆。
我趴在樹上張望著,而常薰則是站在大門旁守著對講機。
福孫的房間暗著,手機無人接聽,常薰也搖搖頭示意著對講機無人回應。

春風輕拂,依舊有點寒涼,那份寒涼多半是來自心底,我們著急地期待著大門的另一端傳出絲毫回應。

對講機出現了沙沙的聲響,在靜謐的夜裡格外清楚。
「你好,請問是誰呢?」
說話的是林家管家-秦阿姨,她年約五十,說起話來十分和善溫柔。
「秦阿姨,我是常薰,想請問福孫在家嗎?我們能找她說句話嗎?」
「這...你等等呀。」
對講機恢復了剛剛的寧靜,這時的我早已爬下了樹,也緊依著門邊。
大門吱呀一聲的打開,門內站的正是秦阿姨。
當我和常薰打著招呼正準備踏進去時,被秦阿姨反推了出來。
「小姐...小姐剛吃完飯就出門了,說是去村南,有重要的事得辦。」
秦阿姨的這句話,講得越後面,越是壓低了嗓子,彷彿生怕給別人聽見了。
「福孫有說她去村南找誰了嗎?還是去了村南的哪呢?」
「倒是沒有,你們著急找她,是出了甚麼事嗎?」
「沒事沒事,您別擔心,就想找他問個功課。謝謝你阿,秦阿姨。」
我看常薰對看了一眼,臨時扯了個謊後,一邊說著再見,一邊趕忙著牽起腳踏車往村南的樹洞爺爺方向出發。

顧不及秦阿姨是否有嗅出甚麼不對勁,當下找到福孫才是我們最重要的事情。


福孫家到樹洞的腳踏車車程大約10分鐘,途中還會經過一區不小的夜總會。平時都是白天經過,如今夜裡走過,想起平日聽到的鄉野怪談,心裡的恐懼搭配陣陣的陰風,腳下的踏板踩踏得越發快速。也因為心裡太過害怕,眼睛根本不敢四處張望,只是直勾勾得看著路,此時眼角餘光撇見了一名穿制服的女子,牽著腳踏車走在路上。
我滿腦子的怪力亂神,深怕一個抬頭發現制服女子其實沒有頭還是沒有腳,眼神也不敢亂飄得往前騎去。突然間,我聽見常薰的腳踏車急煞聲。
「福孫!你怎麼在這裡!我們找你好久。」
是福孫,不是女鬼...
突然間害怕消失了大半,我的恐懼轉成了怒氣,生氣的道:
「都那麼晚了,你為什麼跑來這種沒人的地方,你知道多危險嗎?連秦阿姨都不知道你去哪裡,你出了甚麼事怎麼辦...」
福孫倒是一派輕鬆,露出了一臉長輩看孩子的疼愛笑容,緩緩地道:
「沒事的!我們都會沒事的!你們不是怕黑嗎,上車吧!我們騎回去,別在這裡逗留。」
確實怕黑,也怕鬼。
我們踏上腳踏車,飛也似的騎了回去。

途中得福孫,還快樂地歌,五月天的"志明與春嬌"
「我跟你最好就到這,你對我已經沒感覺,到這凍止,你也免愛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