藺二

一個窮忙的上班族 一個文筆不佳的說書人 一位電動門都不理的邊緣人

[短篇]樹洞-4

發布於
這單生意,下好離手,以物易物,不虧不欠。

與人生相關的事情,都是大事。更何況福孫這回是要許願"取消"一件人生大事。上回福孫拿一隻萬寶龍換來比賽第一名,這回該拿甚麼來換,福孫說她還得回家想想。

當天回到家已經約莫六點,晚餐的香氣瀰漫地整個院子。我邊走邊想著福孫被規畫好的人生,直到滷肉的香氣才將我喚醒,對我來說,吃可以帶走很多煩惱和心事,心煩的時候來上一份自己喜歡的食物,沒甚麼事情看不開的。

「芯芯啊!你最近見到福孫沒有?」晚飯間,父親無意間問起了。「我今天遇見林太太聊了一會,林太說這福孫阿,打從得了寫作冠軍之後,大約忙著其他事情,學校成績一落千丈。這眼見就要考大學了,你若遇到她,幫她打打氣,加加油。讓她別分心別的事情。林家這種書香門第,多注重成績你也知道。」
父親在村子裡的辦公室任職,處理著這小村裡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和村子裡的村民都很熟稔,也因為父親為人熱心,村子裡許多人都樂於與他話家常。
不過,福孫的成績向來格外優異,她有個過目不忘的腦袋,看書總和印書一樣的將內容刻劃在腦海哩,國中時候的學業優異頒獎典禮上,也沒有一次不見她上台的。"成績一落千丈"這件事,我從來不覺得會和福孫扯上關係。
「最近是有見過,她看起來是有點累,畢竟他們那間私校,裡面各個都是天賦異稟的高手,可能是因為這樣所以壓力大,才沒能正常發揮。下次見到她,我會記得幫她打氣的!」
我笑的回答。
滷肉,真香。我咀嚼著,順勢扒了一大口的飯,腦子裡的心思居然沒被滷肉給帶走。才一陣子沒見面的福孫,發生了那麼多不合常理的事情。
今天的滷肉還是香,但好像沒有往常那麼可口了。


常薰就住在我家隔壁。
晚餐後,我便溜去她家串門子。她家的院子裡新買了兩張竹蓆涼椅,春夏交接時節,躺著看星星最是愜意。
常薰準備了兩杯清涼的冬瓜茶還有一盤的辣豆干,我們就在院子裡聊起了福孫。
「芯,我們一定不能讓福孫去跟樹洞爺爺許願。」
常薰皺著眉認真地說著,倒是我感覺一頭霧水。
「為什麼?難道就讓她畢了業就嫁人?這可不是言情小說的那種浪漫。她總不能大吵大鬧違抗爺爺吧,如果樹洞爺爺能再幫她解了這婚約,那福孫又能有正常的生活了。這難道不好嗎?」
「不會正常的,相信我。芯,我們必須阻止她去許願,這代價太大了。」
常薰面有異色,說著說著,眼見就要急哭了。
我聽著心也有些慌了,常薰不是個無理取鬧的人,雖然有些想法太過浪漫,但做事情卻都有番道理。我想起了福孫的成績一落千丈,又看著常薰積極地阻止,喝了一口冬瓜茶冷靜一下自己,盯著常薰問:
「你是不是聽到甚麼還是知道甚麼?下午我們討論的時候不都還好好的嗎?怎麼才一頓晚餐就變了。」
常薰沉默了好一陣子,彷彿欲言又止,遲遲無法開頭。
「我⋯⋯我⋯」常薰紅著臉、扁著嘴、皺著眉。「我交...男朋友了。」
常薰用螞蟻般的音量說了這句話。就算四周充滿此起彼落的蟬鳴聲,我依舊是把這句話聽得清清楚楚。
我滿腦子疑惑,同時還思量著自己的表情,應該是開心,疑惑還是不悅。當下沒有鏡子,但我猜想我的表情必定十分詭譎。

氣氛凝結了幾分鐘。

我順了順心緒,決定逐個問題解決。
「你真是太不夠意思了!枉費我還把你當好友,結果你連交男友了都不跟我說。」
「你別這樣,也是最近的事情....我也是想找個機會說...」
我吃了口辣豆干,又喝了口冬瓜茶,抬頭望著皎潔卻橢圓的月亮,嘆了口氣道:
「我,除了覺得一百個不對勁之外,紊亂的心緒裏卻夾雜着一絲喜悅。所以心裏也說上來是一種什麼滋味。」
常薰笑了
「你就看了那麼一本半生緣,倒是蠻能融會貫通的。我真沒想瞞你,我們上星期才開始交往的。」
她越說,音量又越小,看樣子十分害羞又慚愧。我自然得抓住這時機好好問個明白。
「那你從實招來。他是誰?那裏認識的?認識多久了?還有......這件事跟福孫許不許願有甚麼關係?」
我一口氣問完所有問題,打算靜靜聽地他招來。
「你知道以前跟福孫同班的皓匀學長吧!」
常薰起了個開頭。這開頭就讓我聽了心頭為之一亮。
崔皓匀,國中時期就是個品學兼優的校草,成績好加上家境不錯,於是高中也和福孫一樣進了升學為主力的私立高中。
「上次我聽到福孫用萬寶龍許願得到寫作比賽冠軍,於是我也帶著我新買的手機去跟樹洞爺爺許願,希望能有個像皓匀學長一樣的男友。
大概過了一周,我去書店買文具的時候,不小心弄丟了錢包,就剛好是皓匀學長撿到的,就這樣認識了。
我們聯絡了好一陣子,他知道我落東落西還丟了手機,還送了我一支新的。就在上星期,他請我吃飯,我們講開了,就...在一起了。」

真是個命運的安排,看樣子還真不能小瞧了樹洞爺爺的威力。
常薰停了一會,臉上嬌羞的表情慢慢褪去,繼續道:
「星期天的時候,我和皓匀學長約完會回到家,覺得花豆懶洋洋地趴在地上,平時我回到家他都很熱情的迎接我。」
花豆是常薰養的一隻小花貓,毛短短的顏色花花的,但倒是挺懂人心也很討喜。
她那麼提起,我才注意到,今天沒看見花豆。
「我叫他,他也只是抬個眼看看我,我覺得很不對勁,趕緊的將花豆送去動物醫院。醫生說是細菌感染,得住院觀察和治療。已經好幾天了,也不見好轉。其實我本來沒想太多,晚餐時候,爸跟我聊起村北和村南的樹。你也知道,我爸就喜歡看一些怪力亂神的研究。據說,這兩棵樹都有極強的磁場,村北的樹極陽,所以凝聚人氣。村南的樹則相反,極陰,所以人煙稀少,其他季節時候是頗涼爽,冬天時就寒進了骨子裡。而且這兩棵樹都已經是神木,多少都有靈力在,所以很多人去村北大樹許願,而我們去村南跟樹洞爺爺許願,總會靈驗。只是⋯要付出的代價不同。」

我腦袋裡的故事連結起來了,突然間覺得有點頭皮發麻,平日裡三不五時會許願,卻沒想過會因為願望而付出什麼代價。

「所以,你許願找個理想男友,願望成真了,倒是日常陪伴你的花豆病倒了。因為他們都是陪在你身旁的。」

「沒錯!要拿等值的東西去領取你的願望,今天我才聽皓勻學長說,寫作比賽後,福孫的成績就大不如前,本來校排名都是前幾,現在都勉強維持在中段。」

「所以樹洞是拿了她學霸的光環換了她文壇新星的地位,以物易物,不虧不欠。原來跟萬寶龍一點關係都沒有。那她要的婚姻自由,該拿甚麼東西來換?」

春夏夜裡的微風,今天竟有點寒涼,而且涼得令人起雞皮疙瘩。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短篇]樹洞-1

[短篇]樹洞-2

[短篇]樹洞-3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