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he

前豆瓣er

“忘忧花”(λωτός)(《奥德赛》 卷四603 卷九 94 )考辨

特以此文感谢 依荷听雨。

某读书论坛已经凉了,所以贴上旧文——2019年6月


本文纯属不务正业,出于好玩的心态查考文献写就。表达不同的理解,意见,也是向各位希腊文学的老前辈的辛勤劳动致敬。因为不少二手文献没有汉译,所以特分楼以明不同主题,一一道来。

笔者依据手上Oxford Classical Texts中Thomas Allen校订的希腊文本,与通行中文译本所据希腊文底本有异。

引用说明:起文注明版本,文中出以(译者,页码)的形式,荷马文本则是(卷数,诗行)。

奥德赛 陈中梅 译林 2003

奥德赛王焕生 人民文学 2003


一)

奥德赛的流浪,是西方文学的一个母题。流浪的最早原因,是出征特洛伊,直接原因,是奥德赛归途中开罪了海神波塞冬,因而几经波折,百转千回,不得返乡。

在其流浪途中,有个很好玩的细节,就是记载了一种植物,λωτός,王焕生的译本诗意地译为“忘忧花”。

故事的起因是奥德赛救了国王的女儿而被盛情款待,其间筵席上诗人/歌手献唱特洛伊战争,引动英雄思乡之情故而泪下。国王敏锐察觉,从而使得奥德赛自明身份,讲述其历险经历。

奥德赛说道:

"此后九天,找们继续被强烈的风暴

颠簸在游鱼丰富的大海上,第十天来到

洛托法戈伊人的国土,他们以花为食,

我们在那里登上陆地,提取净水,

同伴们立即在航行快速的船只旁用餐。

在我们全都尽情地吃饱喝足之后,

我决定派遣几个同伴去探察情况,

在这片土地上吃食的是些什么人。

我挑选了两个同伴,第三个是传令官。

他们立即出发,遇见洛托法戈伊人。

洛克法戈伊人无意杀害我们的同伴,

只是给他们一些洛托斯花品尝。

当他们一吃了这种甜美的洛托斯花,

就不想回来报告消息,也不想归返,

只希望留在那里同洛托法戈伊人一起,

享用洛托斯花,完全忘却回家乡。

我不顾他们哭喊,强迫他们回船,

把他们拖上空心船缚在桨位下面,

然后立即命令其他忠实的伙伴们

赶快登上自己的航行快捷的船只,

免得再有人吃了洛托斯花忘归返。

(9,82-102,王,155)

这里洛托斯花,即是音译λωτός,王译脚注又称忘忧花。洛托法戈伊人,即是以此花为食的当地土著一族。Λωτοφάγοι,φαγεῖν是动词ἐσθίω(吃)的不定式,所以意译就是“吃忘忧花的一族人”。

陈译λωτός为“落拓枣”,也是音译。估计别有考量,对这个译名的推敲,拟在后面说明。

陈出脚注说明:从这个故事开始,“奥德修斯一行离开了他们所熟悉的地中海,进入了连接奇妙、遥远和“神秘”的“幻想”,脱离了可分析的常态世界,进入了 可想像但仍然部分地连通经验的另一种现实。在当时,诸如吃食落拓枣(lotus - eaters) 的故事或许并非全然无人相信的奇闻”陈又指出一处,“海伦从埃及带回一种药剂(或草药),据说饮后能使人忘却忧愁——即便家中死了亲人,(饮者)也不会落洒眼泪”(陈,255)

但是查考荷马史诗,还有一处提到λωτός,意境却大不相同。这是在卷4,奥德赛之子思父心切前往墨涅拉奥斯的宫殿,打探父亲的下落,期间他谢绝主任的邀请,说道

“"阿特柔斯之子,请不要让我久滞留。

我甚至很乐意在你这里逗留一整年,

不会想念家乡,也不会想念父母亲,

因为我昕你说话,心中快乐无比。

可是我的伙伴们正在神圣的皮洛斯

把我盼望,你却要我在这作逗留

至于你想馈赠我礼物,最好是珍藏。

我不想把马带往伊塔卡,你留下它们

给自己作装饰,因为你管辖广阔的原野,

这里的原野上三叶草茂盛. ,芦荡茫茫,

生长小麦、大麦和多枝杈的洁白的燕麦。

在伊塔卡既无宽广的空地,又无草场,

但牧放羊群,喜爱它胜过牧马的地方。

海岛通常不适宜跑马,也少草地,

大海环抱,岛屿中伊塔卡尤其是这样。”

(4,594-608,王,75)

这里的“三叶草”,希腊文也是λωτός,明眼人都能发现,这里提到的并非“忘忧花”,而是一种充当马饲料的草。诗中提到的多种植物,大意是称赞对方的国度适合牧马。

我们简单地总结下,从汉语译文和注释得到的信息。

如果将奥德赛的归途比作去西天,恐怕遭遇到这族人,只是众多磨难中的一个小插曲,然而这个主题却在西方文学中经久不衰,直到《尤利西斯》依然在回应荷马。王译妙在传神,也是笔者以此名为题的原因之一,我们素有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餐风饮露的想象,这个翻译契合这种想象。

关于λωτός,Lidell & Scott注明这个词被荷马用于说明不同的植物:

I. fodder plants,

1. clover, trefoil, Trifolium fragiferum, Od.4.603, Thphr.HP7.8.3, 7.13.5, Dsc. 4.111.

这个是卷四提到的三叶草


III. of trees found in Libya

2. tree growing among the Lotophagi, Zizyphus Lotus, “λωτοῖο . . μελιηδέα καρπόνOd.9.94,

陈译,为何强调是枣(果实)而非花,我猜想是考虑到这层。因为花的意象固然美,然而以之为主食,太不现实,量得多大才能供岛上的人饱腹?另外就是枣结于树,这个比较切近辞典解释。当然,语文学家抠神话里的细节,难免较真锱铢,在二次元里寻找真实感的一定脑子有问题,很不幸,笔者也属于脑子有问题的一类人。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