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連續兩年寫作不間斷,可以稍微自稱是個「文字堆砌人」。曾於多領域任職與創業,帶隊完成金氏世界紀錄項目挑戰。現音樂產業 x 文化活動產業與夢想家共同追逐獨角獸中。

兩個關於「情誼」的小故事

幾位畢業後仍有聯繫的同窗,三不五時會在即時通訊 app 裡面噓寒問暖。

因為都是沒有實際利害關係的同學,所以在這個小圈子裡面聊起天來,大家都算是沒有什麼人情壓力般的天南地北隨心所欲的暢聊。有人分享著自己年邁的雙親因為失智症後,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體力與精神來照料,加上還要工作,算是蠟燭多頭燒的狀態。去年三月返台在隔離過程中,還被他給送過補給品,很是溫暖~也有人分享著自己在異國的生活,大大的農場草地,冬天被厚雪覆蓋,夏天則是各種動物穿梭,讓小圈子裡的大家聽得也是津津有味忘卻了無法出國的煩惱。(算什麼奇怪的煩惱!?哈哈)

前幾天重新在小圈子裡面聊天,才發現有位同學正在隔離旅館隔離中。這位 U君 也是很早就離開台灣去東南亞 中南半島奮鬥了。也算是很有故事者。他自己孤身一人在外拚鬥,家人則是在台灣,長年分開也很是不容易。去年也因為疫情的關係,在台灣待了滿長的時間,差不多相同的時間也再次過去處理一些當地的重要事宜,沒想到這時也回來了。

一方面是外面的事情告一段落,另一方面也確實因為疫情的整個不確定狀態,讓他決定先返台後再看情況而定。

這幾天反而小圈子裡面大家都在積極的關心著 U君 的隔離生活,儘管時間所剩不多,相信這一段時間應該對 U君 來說過的非常充實而快速吧。


對比著往日的同窗情誼,此番回到成都也算是遇到許多新往來的朋友們。也有新認識沒幾天就跟已經認識多年一般,誠摰且熱心者,此次不但協助完成了自己獨立接案重要的一個部分,更是相約未來一起進行其他領域的合作。

但也遇到算是很奇葩的人。一開始說得天花亂墜,仗著自己半官方的特殊工作單位特性,對於承諾完全貫徹了「信口開河」的真諦。每次都把話說到1000%的程度,承諾要付款,最後沒法準時,再次追問說過兩天肯定沒問題,過了48小時候要不就是消失無回應,要不就是又一通又臭又長的電話全力拍著胸脯說什麼都沒問題。

要不是因為自己負責領域的特殊性,最終也不知道怎麼把跟這位奇葩者的款項給結清。但千小心萬小心,就是自己多事又協助奇葩者解決另一個領域的頭痛問題,介紹了自己另個朋友過去。最後,這朋友的款項一拖就是60天,且依然遙遙無期。

幾周前還在通訊 app 上追問奇葩者,想不到他反倒惱羞成怒,反而生氣的說一直這樣連環追似的是要怎樣?當下第一反應卻是也是情緒激動想大罵一頓,後來想開了,怒氣對事情也不會有解決。就讓他自己在 app 中留下這些不堪與難看的字眼。

有些人珍視自己的信用,一諾千金,與其交往將是個輕鬆愉快且長久的過程。有些人則誤認為自己所處的企業、品牌都是自己的功勞,殊不知沒有了這些之後,最終屬於真正「個人」的價值,其實正是這些看似無形的信用。

好在自己的朋友也很能理解這些情況,這筆不知何時能追回的款,就等上天的安排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