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連續兩年寫作不間斷,可以稍微自稱是個「文字堆砌人」。曾於多領域任職與創業,帶隊完成金氏世界紀錄項目挑戰。現音樂產業 x 文化活動產業與夢想家共同追逐獨角獸中。

破壞與重建

這樣的歷程,很像人生中不斷遇到的各種習性調整一般。如果心不夠柔軟,適應起來都會自己跟自己生氣。能有這樣的機會審視且擊敗自己的習性,重新建立一套新的習性,也是人生路上難得的體驗。

即使已經跟陀螺一般轉呀轉的沒有停歇,還是利用難得的空檔跟高中同學相約練習場,想說可以一邊動一動,一邊敘敘舊。

一直沒有受過正規高爾夫球訓練的自己,是從大學時代先因為選修入門,但真正比較有接觸算是近社會後一個偶然的機會跟當時公司同事想說一起去體驗,想不到去了一次之後就接著又去了好幾次,越來越常去之後,公司前輩正巧淘汰了一組球桿,從此就更常去練習場揮揮桿看小白球飛出去的樣子。

但也僅止於此,後來離開台灣到其他城市工作,期間儘管有一陣子有想法是不是要持續接觸這個運動,但當時因為時間分配以及昂貴的金額卻步了。

因為疫情回到台灣重新開始生活後,才又有了機會跟過去同學重新接觸起練習場。但這幾年這樣斷斷續續的練習,其實根本不夠系統化的訓練,比起同學即使入門的晚,卻因為上課的集中密集度足夠,加上自身體育細胞強大,很快的他就已經算是個可以在場上指導他人的前輩了。

此回跟他一起練習更是明顯感受到有練習就有差別,目前他的穩定度與準度爆發力都遠高於自己了。

一邊因為項目剛剛結束在重新回歸平時的生活節奏,一邊想盡辦法啟動自己的體運細胞,想不到太高估自己了。站在練習台上打起球來荒腔走板,東噴西飛的比比皆是。

最終同學放下球桿,認真的來「從頭開始」重新指導起自己的姿勢。要把過去已經成形的習慣放下,重新學習一種新的方式,等於是放棄即使不對但多少有了一點成果的姿勢,全部砍掉重來。於是本來可以打的算遠的球,一下子一點距離都沒有了。成了的新人似的不斷撞牆。

上了年紀,撞牆期也特別的長,好幾球打完了依然歪七扭八。直到最終要結束前,才勉強算是打了幾個還可以看的球。

這樣的歷程,很像人生中不斷遇到的各種習性調整一般。如果心不夠柔軟,適應起來都會自己跟自己生氣。能有這樣的機會審視且擊敗自己的習性,重新建立一套新的習性,也是人生路上難得的體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