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連續兩年寫作不間斷,可以稍微自稱是個「文字堆砌人」。曾於多領域任職與創業,帶隊完成金氏世界紀錄項目挑戰。現音樂產業 x 文化活動產業與夢想家共同追逐獨角獸中。

疫情下的數位落差

疫情的封閉控制管理下,因應大量的遠端工作與教學需求,有太多的連線硬體以及周邊相關需要的配套都得跟上。可是並非每個人都熟悉設備的使用,更別提有許多真實社會中存在數位落差的中低收入戶,這些獨立差異個案在這種一刀切似的管理之下,往往會因此被犧牲因而造成更大的貧富差距。大家集中注意力在解決疫情的當下,忽略掉的許多細節在未來肯定會一點一滴的浮現,就要看我們該怎麼去面對與解決了。

在公司忙著更改一份資料的途中,突然接到一通來自上海友人的電話。

在上海工作與生活的友人一家四口,已經落地生根15年。從夫妻兩人到兩個孩子呱呱墜地,現在兩位小朋友都已經都在當地念小學了。

久久沒聯絡,自然電話一接起來馬上就聊起近期在上海的情況。一家人已經因為這波上海的嚴格封閉控制待在家裡一個月,吃的東西算是不虞匱乏,至少對比起許多經過轉載與加工後的新聞裡面的故事而言,算是非常幸福的。先生還協助所在企業進行各種團購工作,這裡的團購跟承平時期的團購儘管性質類似,但對於此時此刻的上海而言,唯有團購才能繼續讓生活必需品得以被補給。

兩位小朋友正在成長發育,每天用不完的精力也無處發洩,就在家裡東奔西跑的自己找樂子,只是可憐了爹媽兩位,得不斷的拉住不受控的孩子們。

問到這樣的情況有預期什麼時候會見到終點嗎?友人根本沒有一絲「妄想」,現在只能積極配合各種一日多變得政策,並期待著形勢的變化。

光光聊這些日常就十幾二十分鐘,最終才切入正題,原來是電腦與印表機的連接出了問題尋求遠端解決。

是啊,這疫情的封閉控制管理下,因應大量的遠端工作與教學需求,有太多的連線硬體以及周邊相關需要的配套都得跟上。可是並非每個人都熟悉設備的使用,更別提有許多真實社會中存在數位落差的中低收入戶,這些獨立差異個案在這種一刀切似的管理之下,往往會因此被犧牲因而造成更大的貧富差距。大家集中注意力在解決疫情的當下,忽略掉的許多細節在未來肯定會一點一滴的浮現,就要看我們該怎麼去面對與解決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