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連續兩年寫作不間斷,可以稍微自稱是個「文字堆砌人」。曾於多領域任職與創業,帶隊完成金氏世界紀錄項目挑戰。現音樂產業 x 文化活動產業與夢想家共同追逐獨角獸中。

一段工程孽緣

這樣讓人傻眼的狀態也是奇葩到無語。按照進度款的精神當然我們也並未把款項都付清,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還算小,但因為偌大的場地早已開始計算租金,越是延後完成工程,對我們的壓力自然更是與日俱增。

十餘年前曾經有一段時間,天天在施工現場裡穿梭。每天到現場後,帶上口罩絕對是第一要務,當然不是為了防疫,而是漫天飛揚的施工煙塵之大,如果不用口罩保護起來恐怕連呼吸都是問題。

施工的總負責人是來自西安的一位設計監造師,人又瘦又高,由於我們代表的是業主方,自然對我們非常客氣。但對現場施工的師傅們可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經常看到他破口大罵,也許因為施工精準度無法達到要求,也許因為施工順序不正確,也可能就只是偷懶動作慢。但有時候自己會猜想可能是為了在我們面前表現出很認真在督導嗎?

無論如何,工期就在一路驚險且不斷增增減減的拉鋸過程中艱苦的推行中。設計師可能也算是有種要崩潰的感覺,畢竟身為外地到成都的施工方,不但材料取得的便利度沒有自己熟悉的地方那種游刃有餘感受,連本地施工工人的習性都讓設計師無言以對。畢竟身為天府之國首善之地,這片水土上的人們可是安逸閒散過生活過了好幾個世代,要能用嚴格自律且勤勉的態度來應對工作,需要很長的時間調整才有可能發生。

設計師夾在業主與工隊中間,面臨我們緊追的工期與對許多施工細節的疑問,他左扛右檔的越來越沒有招架之力,雙方之間許多在設計圖階段的很多概念都無法被真實呈現在現場,也讓設計師越來越覺得無法收拾這個攤子,就在快要交付工程前不久,設計師找來了另外一組設計師,可能是過去有合作過,新來的設計師原本是說僅負責一個區域,最終西安的設計師就直接決定撤出這個項目了,直接交付給介紹來的新設計師把工作收尾。

這樣讓人傻眼的狀態也是奇葩到無語。按照進度款的精神當然我們也並未把款項都付清,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還算小,但因為偌大的場地早已開始計算租金,越是延後完成工程,對我們的壓力自然更是與日俱增。最後找了本地的其他友人趕忙帶著一幫工作團隊入駐,開始全力救援趕工,與新來救場的設計師一起在有限的時間內把現場進度弄清楚後,最終才在雙方妥協各種現實情況的狀態下,把工程結案了。

這將近半年的經歷,也算是人生中難得的一段故事。幸好當時的事業背後資金無虞,股東方算是理解與支持,否則遇到這類的事情,最終與投資者間反目成仇應該也毫不讓人意外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