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連續一年寫作不間斷,可以稍微自稱是個「文字堆砌人」。曾於多領域任職與創業,帶隊完成金氏世界紀錄項目挑戰。現音樂產業 x 文化活動產業與夢想家共同追逐獨角獸中。

連軸轉

發布於

似乎在台灣,比較少用這個詞。大致就是形容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忙的不可開交似的。

離開上海的前一天晚上,跟阿保哥聊了一場深深的心靈對話後,隔天果然精神略有不濟。(有關心靈對話:游子的飄泊歸宿 https://matters.news/@jerome/游子的飄泊歸宿)在訂了機票的同時,也預約了送機的車子服務。時間一到,師傅已經早早在樓下等待!匆忙的告別了阿保哥的夫人,滿滿的兩大箱行李與一個沉重的登機箱加上同樣不輕的背包,就在師傅驅車的50.4公里、53分鐘行程,累到閉目養神了好一陣子,結果驚嚇的是醒來後發現年輕的像是剛剛出社會的師傅,居然也是不斷打著瞌睡在駕駛!!這下一點睡意都沒有了,反而認真的緊盯著師傅,深怕他一個閃神,就慘劇發生。

忐忑不安的抵達機場,排著不太長的隊 check-in,看到略嫌擁擠的機場,足見中國大陸的國內經濟消費活動確實已經有一定的復甦。拿到機票,想不到先是行李略微超重嚇了一跳,後來又被抽檢到要開箱檢查。在安檢室弄了十來分鐘,也沒有檢查出什麼違禁品。走到安檢排隊區後,發現前方應該還有上百人在等著安檢。忽然聽到後面廣播說在自己登機時間已經是屬於"危險"範圍,可以去走快速通道,於是趕忙換了排隊通道,到安檢的地方又再次耗了不少時間,出來後覺得應該沒那麼緊張呀?

往登機口指示方向一走過去,才恍然大悟,原來還要搭接駁電車到另一個遙遠的航站樓。等待電車又是十分鐘,到航站樓後趕忙加快腳步,氣都沒喘到一口,才登上機坐上位置。起飛之後已經累到直接睡去。

抵達成都,原本慶幸至少因為選了大飛機,所以可以有空中廊橋可以直接走進航站樓。想不到或許是因為防疫因素,從廊橋走到轉彎處,結果直接下樓搭接駁巴士,又跟滿滿一車的人擠到航站樓。領了重重的行李,看著霧霾的空氣,一路上處理著案子煩心事務的電話沒有停下來過,回到住處,行李都還沒打開,又趕著出門去拿為了案子需要的物品。

最終回到家裡正式睡覺,氣都沒好好緩一下,確實是累翻了。

而醒來後一樣繼續高壓的處理著案子的文件,一個上午往返多處又是開車又是奔跑,最終趕在中午前總算是把文件遞送出去。

這一路上的連軸轉,確實窒息到沒有放鬆,感覺壓力大到有點不可思議。這迎接著自己的成都,好像不是那個「悠閒」的樣子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游子的飄泊歸宿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