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連續兩年寫作不間斷,可以稍微自稱是個「文字堆砌人」。曾於多領域任職與創業,帶隊完成金氏世界紀錄項目挑戰。現音樂產業 x 文化活動產業與夢想家共同追逐獨角獸中。

被疫情隔開的窘境

發布於
也在敲打尼先生原本就牽掛事業的心,變得會想儘快回去工作中,或許是那邊更需要他?但這片土地才是他的根與家呀?即使也動念想說把家遷往工作的城市,卻又有太多需要考量的問題,讓他也是難以明快抉擇。

起了個大早,太陽尚未點亮天空時就摸黑趕著出門,準備送尼先生去機場,返回蓉城。

他的行程如此匆忙,返台先是遇到班機延誤導致跨過23:59落地後,需要多增加一日的隔離天數。15天之後出來與已一年多未見得家人過了兩週時光,接著又準備回去隔離兩週後,繼續為了事業奮鬥。

在台期間約了兩次碰面,雖然像是過去一同探店般的相約在咖啡店,卻因為疫情關係也顯得很是不自在。咖啡店的生態在尼先生長期不在的狀態下也讓他顯得很是陌生,腦海中並沒有能立即跳出來的想去探索之處,最終還是靠著 Google Maps 尋找附近的店家。

早上的陽光因為角度的關係格外刺眼,許久未曾在早高峰時間感受這個社會的脈動,看到許多清早晨運的族群,口罩配戴嚴密的揮汗鍛鍊中,也見到小朋友穿著制服在滿是居家氣息的小巷弄中排隊買早餐。上班族們騎著機車在街道穿梭,與疫情警戒期間相比起來的冷清一對比就有顯著的差別。

排著隊上交流道後,前往不到半小時車程的機場。與尼先生討論著這趟返台的心情,也頗能體會到因為長期不在台灣導致跟所有親戚朋友同事們的那種隱形疏離感受。大家都有自己原本的生活節奏與步調,尼先生的出現當然大家內心是歡迎,但無奈日子還是要前行,不可能都放下原本的工作停下來。孩子們每天依然上下學,尼先生的接送也顯得跟孩子的各種日常有些許差異習性不同,甚至連一絲絲的陌生感都出現了。

以上種種,彷彿也在敲打尼先生原本就牽掛事業的心,變得會想儘快回去工作中,或許是那邊更需要他?但這片土地才是他的根與家呀?即使也動念想說把家遷往工作的城市,卻又有太多需要考量的問題,讓他也是難以明快抉擇。

這些困擾過去難道沒有發生嗎?過去的尼先生因為沒有防疫政策的要求,加上兩岸間的通航班次密集,因此儘管辛苦他也算是往返跑的夠勤快。於是這樣的問題就被他的差旅密集次數給解決了。但現在的情況則一下子變化劇烈,這些狀況就一個又一個連環冒出來。

到達機場,陪著他卸下行李後,彼此嘴上相互珍重道別,心裡的錯綜複雜滋味,應該只有彼此自身才能體會咀嚼了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