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連續兩年寫作不間斷,可以稍微自稱是個「文字堆砌人」。曾於多領域任職與創業,帶隊完成金氏世界紀錄項目挑戰。現音樂產業 x 文化活動產業與夢想家共同追逐獨角獸中。

我在上海隔離中[Day 9/14] - 自律的重要

發布於

這幾天因為天天都足不出戶,所以自覺很幸運的是有一面大大的窗戶,儘管對著的是外面主要幹道且有高架橋,因此上下班時間的車流噪音還是不小,但窗外近景的大樹以及綠草地,以及三不五時看到的鳥類與貓咪,都帶來很多生活上的小趣味。前幾天看到貓咪在草地散步與搔癢,想說用早餐的食物吸引他靠過來一點,不過失敗了。貓咪就是這麼樣的驕傲,看都不看這邊一眼,自己想想也不要亂扔食物免得讓外面鼠輩橫行,就只好讓他繼續自顧自的消失在視線盡頭。

而房間的另一頭,則是進出唯一的門。門外一條長長的走廊,房間在這條長廊幾乎正中間的位置,所以左看右看都是盡頭的一扇門,按照規定只能留在房間內,如果有人送餐或是送快遞轉交到房間門外時,會有電鈴提示,自己再開門"取貨"。晚餐時間結束後,則是自己把所有垃圾打包妥善後放在門口地板上,時間到了會聽到門外有工作人員開始整理一間一間的垃圾,統一收齊並協助處理。儘管說了很多次,還是很感謝這些默默付出人員的辛勞。

每天看窗外進進出出的車子很有意思,上午固定會有一台垃圾清運車準時開進管制區,然後清運垃圾裝載過程中,如果風向對了,就會有一股垃圾味道微微的飄過來。其他時間則是時不時的有私家車停下來,估計都是醫護工作人員。因為早上會看到他們急急忙忙的停好車後奔進我們建築內,過一陣子就開始每個房間量測體溫了。

另一個「八卦」的樂趣,則是每天數次打開房門取餐、取快遞時,大家都會偷偷摸摸觀察其他房間的「舍友」們。像自己這一間就會大致明白斜對角一側是個年輕男子,作息比較不正常,經常取餐時不會在按鈴後馬上開門,有時候過了半小時一小時才起來拿餐。房間經常都是全黑的,穿著條短褲好像一直都在睡覺似的~(或是一直在追劇)另一側則是一位女子,每次都動作敏捷的開門快速取餐後閃身回房。全身防衛做的很確實,口罩戴緊緊。房間會透出自然光,感覺算是配合正常作息在自己生活。

除了開關門的一刻之外,把房間垃圾拿出去時,也會看到其他房間的狀況。因為可以快遞買大瓶的瓶裝水,所以每天都會把喝完的瓶子拿出去,但只看到其他有另一個房間也是有類似的大瓶裝水空瓶,大概其他人喝水少,或是用自來水煮沸飲用吧?


自律

這就可以說一下自律了。每天自己設定的作息是上午量測體溫之前醒來,做好洗漱後等醫護人員敲門。接著就是等早餐,並透過 YouTube 收聽晨間的談話性廣播節目,了解一下最近發生的事情。九點之後則開始工作或是寫文章,也有可能是閱讀。這段時間其實很緊迫,因為十一點準時又會送午餐,是一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時間。午餐後可能犯睏,所以會做一些不是靜態的安排,例如洗杯子、泡茶、沖咖啡,或者拉伸拉伸身體,看一些有意思的影片,如果精神不好,那就允許自己小憩片刻。晚餐的時間是五點送餐,目前已經是深秋時節,日落時間大約五點半,所以也都盡量趁著有陽光時多曬曬太陽看看外面的綠地,晚上日落後就關上窗戶,這時期如果感冒還是頗麻煩的事情呀~(尤其如果發燒,就很尷尬了!)

晚餐後,清洗碗筷、整理環境垃圾,然後就開始追一些一直欠著的劇了。因為早上起的早,所以現在也都睡的早一些。

如此日復一日的週期下來,前一兩天因為生理時鐘還在適應,略有不適外,後面其實很快就進入安定的狀態。每天自律也讓時間過的"感覺"比較快,因為不會有不知道要做什麼的時刻,所以就一直有"功課"可忙。這樣常常是一回頭就發現日子又過去了。如果加上每天時不時進來的一些臨時工作任務,常常一晃眼天就黑了。

馬上就要邁入 double digit 了,之前尼先生跟我分享說第二週開始日子會變得難熬,其實在這樣規律情況下,說真的沒有難熬的感覺!利用這樣的時間讓自己沉澱沉澱,有時候還會有種捨不得要結束現在生活狀態的小情緒呢。(開玩笑開玩笑!還是希望儘快恢復自由生活,好久沒看到外面花花世界的情況了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在上海隔離中[Day 8/14] - 送別的.迎來的

我在上海隔離中[Day 7/14] - 過半的心情

我在上海隔離中[Day 6/14] - plus ONE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