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連續兩年寫作不間斷,可以稍微自稱是個「文字堆砌人」。曾於多領域任職與創業,帶隊完成金氏世界紀錄項目挑戰。現音樂產業 x 文化活動產業與夢想家共同追逐獨角獸中。

我在上海隔離中[Day 11/14] - 核酸檢驗

發布於

昨日下午收到母親信息問候"隔離情況",這不斷「複製、貼上」的生活也確實難有什麼新鮮事,若真的有狀況可能就是一群穿著防護衣的大白護送上救護車送去醫院負壓隔離治療了。不過收到了一則長到佔滿整個手機的信息,提示的是隔日上午要做核酸檢測,因此送餐時間需要再次提早到清晨6:30至7:00間。看到時心裡又一涼,已經天天規律的睡眠只得再次提前鬧鐘起來。

信息回覆給母親提到核酸檢測,她還很好奇這是什麼?足見目前在台灣的生活確實是相較全球各地而言幸福且安寧許多。我歪著頭想了一會,告訴她:就是坐著,抬起頭,醫護人員會拿一根很長很長的棉花棒從兩個鼻孔伸進去很深的地方,停留在咽喉位置約10幾秒鐘,旋轉數次後抽出來,再換另一個鼻孔重複一次上述動作。

在隔離的討論群裡面,對於核酸檢測也有大量的「經驗分享」與「心理建設」,有一段時間大家都分享覺得從鼻子進去很難受,所以推薦從嘴巴直接進去,於是有了各種「應答Q&A」來得到嘴巴採檢的機會,例如:我剛剛做過鼻樑整形不能被採檢的棉花棒戳到否則會有影響危險,或是某些鼻中樑的疾病...等。

在機場採檢的SOP其實是讓大家在一張制式的表格上簽字畫押,代表「自願」接受採檢,等簽完字帶著單子前往採檢區的路上仔細一看單子,才會發現原來早就被「預設」勾選好了「鼻子」採檢的選項。走入採檢區,那是一個在機場既有建築外重新搭建的建築,一排長長的採檢窗口就像是銀行櫃檯似的,還在外面排隊等候分發窗口時,就感覺得到這樣的設計有一定道理,除了更能符合檢疫的通風負壓安全避免讓採檢醫護人員受到感染外,也更能避免可能的傳染途徑讓病毒透過各種已知未知的方式進到傳統建築設計並未考量到的原本機場主體內。

走到自己被分發指定的窗口後,交上剛剛的表格,再次詢問能不能改由嘴巴採檢,得到溫柔的拒絕。後來也有聽說不用嘴巴採檢的原因是許多人從嘴巴進去反而會有嘔吐感覺,不少案例就真的是吐了出來。想想也是蠻有道理的。

懷著緊張的情緒,採檢員請我看著一盞檯燈的燈泡位置,頭一抬起,刺眼的光線讓瞳孔快速收縮,還來不及多想什麼,俐落的採檢棒已經穿進去抵達喉嚨深處。採檢員或許也為了擔心受檢者會本能逃開,所以一隻手採檢,另一隻手則是微微扶著我的肩膀,避免姿勢的改變。除了異物感外,在旋轉採檢棒時,咽喉確實會因為刺激所以會想咳一下或打噴嚏。

整個過程大約三分鐘吧,那種侵入式的異物感當然會有不舒適,但是因為熟練且快速,所以並不是難受到不可接受。可以說是比吃魚被魚刺梗到還短暫且不難受許多了。

前人經驗的受採檢前喝水,以及採檢當下要放鬆...等訣竅都蠻重要的,畢竟自己越是過度的緊張,對於採檢者來說也越是難以完成任務。但是這不能開玩笑,如果一次沒採檢順利,如此重複的一直做下去,恐怕一般人也是難以承受吧。

採檢之後,跟大家討論起來,反而都成了一件有意思的經驗。確實大家提供的過往經驗,在還沒「體驗」過的人來說都是一種未知,而未知產生自己給予自己的恐懼,甚至 panic......有時候適度的了解資訊,不要過度反應,也不必過度準備,保持平和且開放甚至有點「冒險體驗」的心情去面對,反而會更輕鬆的渡過一些「坎」~

願未來你也採檢快樂順利!(哈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在上海隔離中[Day 10/14] - 雜亂而陰鬱

我在上海隔離中[Day 9/14] - 自律的重要

我在上海隔離中[Day 8/14] - 送別的.迎來的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