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y 人生放大鏡

我是 Jenny,一個邁入北漂第十年的屏東人,上班是企業永續產業的中階份子,下班搖身成進步焦慮症患者,確信人生沒有正確答案,想用旅行者的心態體驗世界。

一個深得人心的信仰,值得上萬人的徹夜未眠 — 2021 屏東東港燒王船觀後感

你知道屏東東港有三寶嗎?黑鮪魚、龜苓膏和燒王船,前兩個當下愉悅卻無法延續,最後一個當下勞累卻能讓你一再回味。
20211031 凌晨5:30 開始燒王船啦!
你知道屏東東港有三寶嗎?
黑鮪魚、龜苓膏和燒王船,前兩個當下愉悅卻無法延續,最後一個當下勞累卻能讓你一再回味。

上一次熬夜參加民俗祭典,是在十年前,因大學專題參加了大甲媽祖遶境(都不好意思說其實才繞不到幾分鐘),跟朋友躲在鎮瀾宮附近的旅館裡打混,等遶境隊伍到了,才穿著睡衣出來拍照,一看就知道是一群為了交功課,不得不表現出對台灣民俗文化感興趣的學生。

或許是冥冥中的安排,三年一科的東港迎王祭典,祭典的高潮 — 燒王船(即送王)落在週日(10/31)凌晨,那是一種對身為屏東人、在台北打拼的我的返鄉呼喚,在能夠更認識自己與我的故鄉(和拿來說嘴)的期待下,化身一日信徒,參加了人生第一次,也可能是唯一一次的燒王船。

三年的準備 只為那八天七夜

有人說,別人的知識和我的知識間,隔著一條名為「體驗」的鴻溝,如果沒有參加這次燒王船的體驗,我不會知道原來要走到燒王船這步,需要籌劃三年、整整 13 道大工程,而真正展示在眾人面前的 8 大程序(即「請水-恭請王駕」、「過火安座」、「出巡繞境」、「祀王」、「遷船繞境」、「和瘟押煞」、「宴王」、「送王-燒王船」),僅耗時八天七夜,精彩、華麗的背後,藏著多少人的心血。

東港迎王祭典,由東隆宮和當地角頭廟一起舉辦(我的理解比較像是共同主辦),東隆宮主祀的溫王爺(姓溫、名鴻),於唐朝皇帝李世民微服出巡、遭遇危險時,溫鴻與其他 36 人救了皇帝一命,李世民封其與 36 人為進士,義結金蘭,後派溫鴻率 36 進士統御地方、圍剿叛兵,有功而受封王爺。

但是,溫鴻與 36 進士在一次出巡時遇難而亡,痛失功臣的李世民遂加封為「代天巡狩」,並下令全國間廟祀奉成神。成神後,溫王爺庇佑閩浙江一帶沿海之漁船,據說只要船上掛有「溫」字就會風平浪靜。清朝年間大量泉、漳人是移民來台開墾,定居東港者祭拜溫王爺,沒來過台灣的溫王爺,顯靈想在台灣定居(溫王爺好眼光!),就有了東隆宮的誕生。

既然溫王爺就住在東港當地,還需要迎接祂嗎?

其實「王」並不指稱溫王爺,而是代天巡狩大千歲及眾神的指稱(類似集合名詞的概念吧?),每三年會由 36 位王爺中安排一位擔任大千歲(類似值日生,只是祂一做得做三年),另有二千歲、地主溫王爺等共七位神來報到。

祭典期間,千歲王爺們巡視地方、祈求當地安寧,當然廟方也準備豐富的宴席,感謝王爺們的辛勞,而作為最後一項工程,燒王船是為了恭送王爺們回到天庭,同時將一切厄運、災害等一併燒除。

其中,我覺得最有趣的,是稱為「角頭」的文化。

東港總共有七角頭轎班,由東港七個舊聚落組成,每個聚落都有各自的廟宇,作為民眾信仰的中心。而每一次的迎王祭典,七角頭轎班就會抽籤,看誰要來扛哪位神的轎,當天各角頭則會身穿不同顏色的衣服,來表示他們負責誰(例如溫府千歲是穿藍色)。

更有趣的是,這些角頭其實不隸屬於東隆宮,而是屬於代天巡府下的獨立組織,換言之,他們就是只為迎王而生,所以平常是很難看到他們出現的。同時,角頭也是世襲制、義務制,當地人才能加入,難怪現場看到有超小的小孩,也有七八十歲的老人。

王船在這裡!聽說每次都長得差不多,但長寬高等都會逐次加大

熬夜到天亮 兩個對人性的有趣觀察

送王當夜,王船在凌晨二時從東隆宮起駕,一路步行至附近的鎮海公園舉行燒王船儀式,為了奪得最佳位置,我們凌晨快 12 點就來到東隆宮卡位,卻無意間聽到有人建議,應該直接到鎮海公園等待,才不會錯失最好的位置,所以我們轉而直接走到鎮海公園。

一到鎮海公園,已經有大批民眾圍繞最靠近王船的位置,我們也爭先恐後地往前靠,期待著王船一到就可以開始儀式。殊不知,王船就定位後,還有很多程序和儀式要進行,從兩點等到三點,主持人拿著麥克風、要各千歲輪流上船請示;從三點等到四點,主持人要求各轎班上船準備要讓王爺上路時用的祭品;又從四點等到五點,主持人發現重要的主祭者一直不見人影,只好拿著麥克風一直呼喊他們(主祭者該不會去帳篷睡覺了XD)。

從原本的興奮之情,到逐漸的疲累,已經站了兩個多小時的我們,只好離開最靠近王船的地方、來到後方公園旁的椅子上打盹,站在離王船遠遠幾十公尺的距離,我突然發現,我看王船看得更清楚了,從王船的外型、帆布的角度、整體的搭配協調,站得越遠越能感受王船的美,但絕大多數的人,卻堅持要站在最前方的守備位置,似乎相機拍到的美,比眼睛所能看到的美,更難能可貴。

手機相機不給力,但我的眼睛可以證明!

發誓一定要看到燒王船的我,其實在這等待的三個多小時內,內心動搖無數次,「好好在家睡一覺不好嗎?為什麼要在這裡人擠人?反正電視上都有直播,看電視不也一樣?」,我試探性的問了同行友人,太累是不是就先回去了,他回我說,「既然都來了,就繼續等吧!」,很恰巧的,我(偷)聽了坐在隔壁的民眾跟家裡打電話,「既然都來了,等看到再回去!」,原來,大家不放棄,都是因為既然都來了,不甘心大來遠來一趟,還沒看到結果就回去了

「但真的是這樣嗎?」我問自己。「因為我已經參與了大部分過程,看到王船,看到七角頭抬轎,也體驗到了各種繁複的細節與程序,我已經可以想像燒王船的畫面和氛圍,我真的那麼害怕就這樣放棄嗎?」或許,這不是放棄,而是已經清楚知道自己要的體驗,而且已經得到了,就算真的看不到燒王船的那刻,也不會覺得可惜。(當然,因應同行友人的願望,我還是待到燒王船了拉!)

真正的信仰 用行動證明

就這樣,我和萬人在鎮海公園見證燒王船的那刻,也同時看到當天緩緩升起的太陽,很佩服跟我同樣來朝聖的外地人,(如果我的記憶還清晰的話)一直到太陽升起後才離開,深刻的瞭解到,一個深得人心的信仰,如何凝結當地的居民,甚至將之視為比年節更重要的日子;如何動員當地的勢力、不分你我,只為了成就這三年一次的祭典;如何讓上萬人心甘情願犧牲寶貴的睡覺時間,還讓我願意一字一句寫下心得感想。

「信」為人加言,「仰」為一人仰望另一個俯視他的人,所以「信仰」代表一個人的一言一行、內在思維,將以那個讓他仰望的人為依皈,決定他的生活和人生將通往哪條道路上,而我更相信,信仰不只能指稱宗教,每個人的價值觀、信念都可以成為一種信仰,那麼我的信仰究竟是什麼呢?你的信仰又是什麼?


後記:

身為企業永續顧問的我,一向最在乎能不能減少汙染、減少能源使用,但這篇對於燒王船所產生的碳排、環境污染隻字不提,是因為深刻了解「永續」應該成為全民的素養,而不是要求一個流傳百年的民俗祭典就應該被禁止,或更改成其他形式,畢竟人總是擅於向外評斷,而不習慣向內省思。

若你有興趣體驗三年後的燒王船慶典,給你兩個小撇步:

  1. 當地會有夜市攤販,甚至有人還營業至隔天清晨,記得帶些零錢才有體力熬夜。
  2. 若你是第一次參加,建議提前了解官方公佈的燒王船時辰,例如這次是兩點起駕,那你可以快一點時先到東隆宮內走走逛逛,近距離鑑賞一下王船,之後就可以走約10–15分鐘到附近的鎮海公園卡位;若你只想看燒王船,那建議在官方公佈的燒王船時間的半小時前在抵達即可,又或是自備睡袋、椅子、坐墊等,(這次還看到有人搭帳篷),可以更舒服的等待燒王船那刻的到來。

參考資料:

  1. 大鵬灣國家公園風景區-三年一科 迎王平安祭典
  2. 溫府千歲的介紹
  3. 全國宗教資訊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