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葉

陌上、離人。

手鐲

「今天下午三點四十分,警方接獲風扇街居民報告發現了一具身份不明的屍體,初步估計是30到40歲的短髮男性,身穿白色T恤和淺藍色牛仔褲。如果你有看到過類似的人在附近出現過,請跟警方聯系⋯⋯」

風扇街,是一條老街,是謹有的數條老街之一。老街上,還有紙張印刷的報紙和雜誌小攤販,都是居民自己製作自娛的。馬路,還是柏油路,居然沒有電動車道,都是走汽油的。一幢幢只有十幾層的大廈,外牆灰灰黑黑的,不知經歷了多少年代,讓人看不透內裏。路人不多,只有三三兩兩閒人,老的、年輕的都有,就是沒有小孩子,表面上看來,穿的很撲實,但眼利的話,就看出都是仔細設計,選料上盛的簡樸功能性服裝,並不普遍。能住在這樣一條街,在這個資源匱乏、要油沒油、要樹沒樹的年代,到底要多少財富、多少能耐才能生存下去呀?!

會議室內,年輕帥氣的石磊立體投射娓娓的道來風扇街的來路,在坐的各個Universe設計部員工忍不住跟他們住在風扇街的石總設計師八卦了一波,難得寡言的石磊也開金口。

「就是這麼不該存在的一條老街,有一具屍體,還是這種打扮,是十多年前的風格和物料,能賣棉T恤和牛仔褲的,都必須有官方認證是可延續性產地出產的,不然,就是違法。這兩年,這種衣服布料都很稀有。還有,他手上的手鐲,很像合成黃金,但是絕對不是合成黃金,那種有點啞的黃金,就是戴久了而磨花,硬度比合成黃金要低很多,很有可能是真的黃金。」有一個陌生的女人安安靜靜的突然就開口。

「嘩!真的黃金⋯⋯」會議室內的瓜子眾起哄了。那邊沉默的石磊表情沒變化,還是一樣的看不出所以然來,似笑非笑,似怒非怒。可是,秘書還是熟悉他的脾氣,馬上說明介紹。

「對了。今天是有新的實習生來了,石總,她是李銘。」

「石總好,大家好,叫我Remy就行。」Remy聲線軟軟糯糯的,目光卻很堅定,其實她已卅十多歲了,但五官長得水嫩,像娃娃。

「繼續說。」石總看著Remy,雖然他不在現場也好像能看透她一樣的眼神。

「我留意到的一開始是那隻手鐲。上面的紋路很特別,跟一般雕花不一樣,昨天另外一個發佈的圖片中,有較清晰的圖像,上面的,好像是一種⋯⋯經文似的圖案,我不是很熟,不知道具體是甚麼。這種設計⋯⋯」Remy停頓了一下,一臉沒信心。

「就是功能性的設計多於裝飾性的,上面的雕花有某種功能上的意義。Remy,妳的觀察力很好。」石磊接了下來。「也就是說,這手鐲很可能是帶功能的。我們這一季的設計,也可以往這方向好好想想。」

石磊若有所思的低頭想了想,就讓會議回歸正軌。

這手鐲,顯然引導了Universe新一季的設計路向。石磊這種不按常理出牌的習慣,大家也見怪不怪。其實,石磊手上還有一份資料,上面有一張清清楚楚的照片,就是這玫金燦燦的手鐲,上面不是經文,是化學功式,還有一個小字簽名,基乎要顯微鏡才看得出來的字:R. Li。

是巧合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