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慮過重小女子

腦子總塞太滿,整天需要做排毒,職場、投資理財、育兒、生活、醫療資訊、心靈層面、祀奉貓皇都是有興趣的話題

家庭-屁孩,你該長大了!

發布於

昨晚接到弟弟的來電,每一次突然手機上突然顯示他的號碼都讓我覺得緊張,他是個跟家人冷淡、不怎麼互動的人,每一次打電話給我都是出了大事,上一次是他生了一場重病,在醫院躺了一週,出院前打了通電話給我,告訴我他這週經歷了什麼。他是個另人擔心的孩子,看似獨立了,都過30的年紀了,但心靈我總覺得還是沒長大

被保護的太好,社會歷練過少,是他的致命關鍵

弟弟跟我在原生家庭的待遇其實很極端,他是家裡受寵的男孩,爸爸對他的特別呵護,我是野丫頭,也不怎麼受人關愛,在好小的時後,我開始就學會獨立,一個人搭車去找舅媽、一個人去打工、讀書用學貸、一個人去外地工作…弟弟沒經歷過這些,他被呵護的很好,年齡的差距,他後來的就學路是我跟媽媽一起負擔的

他沒真的受過什麼磨練,但他不壞,至少他沒闖過什麼禍讓爸媽去煩心跟收拾,但他也因為這樣,在他的世界裡,不夠寬廣跟包容,長大了總有自己的想法,跟非常傳統思維,甚至覺得自己像天皇般高高在上的爸爸越來越多衝突後,家人間的感情也越來越支離破碎(原生家庭的故事像灑狗血的連續劇一樣,有空再慢慢補上了),很多新仇舊恨攪和在一起後,怎樣也理不清、拔不開,特別是家人這塊…

他永遠不理解有人真的關愛他,而他則是在複製爸爸的路

他的來電用意只是期望我這位嫁出去,也跟這群愛灑狗血沒什麼聯繫的親戚們說:現在疫情嚴重,你們統統不要回來,有個萬一被感染,他的工作損失誰承擔。我滿無奈,我不知道我哪位,能有這權利叫這些長輩們不要回去那個我也一年回沒幾次的家,只能跟他解釋目前疫情還不至於限制人們的自由活動,我更沒權利這麼要求這些親朋好友…跟他拆白了說話,是不是他也就壓根沒想見到這些人,利用公報來處理所仇,他也沒否認,然後順道又再把他內心過往再翻攪出來一次,這通電話花了我30幾分鐘,換成是我在勸導他,要他放下那些不愉快,放過他自己。很顯然的溝通無效,他沒跟我有衝突,但他也沒認同我的話,只是淡淡地說:我會再想想…

價值觀原本就不盡相同,只能互相尊重跟包容

不論發生什麼事,只要是沒影響到我的權利,那觀念不同,我都尊重,不管對方是不是長輩,但相同的,踩到我都線影響到我該有的權利,我也不會管對方是什麼身份跟地位,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很多事都落幕了,不是當事者以外的家人,或多或少的問候跟關心,我想還是要給禮貌性的回應,但當然不必過於密切往來就好,有距離、霧裡看花感覺最美好,對方也不敢太踩線,但我弟那腦子似乎是用超強的遺傳基因複製他爸,也就是我爸的大腦一般。我受夠了他的不成熟,但我理智的告訴他:你沒發現你自己其實在跟你爸走同樣的路嗎?我跟你之間也沒過節,甚至我就是你那唯一一個親姐,我覺得你對我也是很冷淡,每次回去你也不會多跟我或我的孩子說話,你永遠都是冷淡的回沒幾句,還要我問你要不要一起吃飯,你吃完就默默上樓關在房裡,其實我感受很不好,但我從來沒因為這樣而對你抱怨或發脾氣,因為我想你跟我經歷不同、價值觀不同,所以我不能要求你變成我心目中想要的樣子。

他還是很不成熟的反駁我:妳跟我住太遠,我們很少見面跟說話,我在外面不會這樣,是回家才會沉默,因為我覺得跟家人說什麼,感覺都是他們對,我都要聽他們的!我聽到這句後就覺得這段對話可以終止了…對我來說親情的建立跟距離遠近無關,我跟他之間也沒過利益衝突與疙瘩,甚至在我能力範圍內,我能幫的就盡力去幫忙,所以我也必須承受他自以為是的冷淡?!我只想結束這段對話,隨便找個理由搪塞過去,結束這讓我更心寒的聯繫。

人可以自私,但不是推別人出去當替死鬼,自己出的主意,想要達成的事,那就自己擔起來做,有種家們口立個牌上面寫:我家不歡迎任何親朋好友拜訪,然後再將年邁90幾的老奶奶鎖在家裡,叫她不准跟任何人接觸,壞人自己不想當,卻要我來做,我對這種行為很不恥…

如果看完我的文章,有任何感想,歡迎留言給我,我想知道如果你是我遇到這樣的問題,你會怎麼處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