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女 Jennifer

🌼書外的文學是生活 🙋網站 jenniferb.me or jenniferbme.wordpress.com

難忘的滋味

發布於
修訂於
給 紅豆粉粿跟我家牛排 (來參加社區活動囉🥰🥰🥰🥰)

我國小二年級的時候,全家搬到桃園。

媽媽每天早上叫我跟我弟起床。我會走路上學,學校大概十分鐘的腳程,家門前的大馬路轉個彎就到,媽媽會跟弟弟在一樓等幼稚園的娃娃車,之後再騎50c.c.到桃園火車站,到台北工作。我放學後,會到隔壁鄰居家打電動,或在一樓庭院溜直排輪,晚餐時間到,冰箱通常會有飯菜,我會在電鍋熱來吃,在家裡等弟弟回來。國小沒什麼功課,我們兩個洗好澡後,會在電視前等媽媽回來,大多時候,她開家門我們也差不多該睡了。

有一次連假她得出差過夜,行前交代我跟弟弟待在家不准亂跑,教會的哥哥姊姊會送晚餐來。(禮拜天我們都會到教會做禮拜)沒想到那晚是牧師來我們家,帶兩份我家牛排,看我們玩的很開心,他坐一下就走了。隔天媽媽回來我們還吵著要吃我家牛排。

暑假外婆會來幫媽媽,外公跟外婆會開廂型車載我們到龜山鄉,那邊是我們的天堂。我們會看電視到半夜,早上睡到自然醒,每個晚上喝雞湯,冰箱永遠有吃不完的紅豆粉粿冰棒,偶爾也會跟外公外婆一起到教會,大人小孩會一起聽牧師講話,大家一起唱歌,跟桃園教會不一樣。在桃園牧師娘會帶我跟我弟做兒童禮拜,吃點心、看聖經卡通。

龜山鄉處處是山坡。小阿姨會跟我、弟弟一起拿紅豆粉粿在山坡騎腳踏車,山間沒什麼娛樂。我記得有一次我從雜貨店爬坡回家,看到外公、外婆和小阿姨在遠方,正準備騎一台50c.c.不知道要去哪,外公、外婆坐妥,小阿姨一上車後,機車就爆胎,響亮的一聲,隨著他們的哄堂大笑,我也在山波上笑到跪下來。又有一次,他們的廂型車發不動,外婆跟我們於是在車後方往上坡推,突然,車全檔往前衝,我們全跌在山坡路上,外婆還因此摔斷一顆牙,一群人笑到沒力。(外婆笑的時候牙齒還流著血,但我們一群人就是止不住笑。)

「婚姻失敗可能真的會遺傳。」十年後,我媽決定把爸爸趕出家門,她眼神堅定的對我說。小時候,我們在龜山鄉叫蝸牛阿公,在台東叫爬山阿公,兩個都是我們的外公。國民政府來台後,老家在四川的爬山阿公定居台東,跟阿美族的外婆結婚,三個小孩大了點,外婆就離開,跟同是阿美族的蝸牛一起北上。二年級,我們從高雄搬到桃園的那個九月,我在樓下雜貨店偷了一隻自動筆,警察跟旁邊的姊姊尾隨我上樓,我一直摸著口袋的自動筆,直到姊姊開口說,我們要去逮捕你爸爸,他欠我們很多錢。

外婆今年骨癌去世了。大學的時候,有天我突然買了一盒紅豆粉粿回家,我媽說我小時候很愛吃,她都會塞錢給外婆,叫她多買幾盒紅豆粉粿,當下過度震驚的我什麼也沒說,我總以為是外婆愛吃,我才愛吃,出於好奇,我問他還記不記得請牧師買我家牛排給我們吃。「我家牛排是他們選的,本來我是請他們買樓下的便當。牧師跟牧師娘真的是很好的一對。有次做禮拜,我說到你爸被抓去關,我帶兩個小孩還要還債,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撐下去才來教會,牧師也沒說什麼,請大家一起幫我禱告,之後每個禮拜,他們都會私下來關心我,後來甚至希望我能收下一筆不小的金額,說是教友的奉獻,也都有跟教區報備過,叫我不要有壓力,也不用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難忘的味道

1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