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

Taiwanese | photographer | traveler | citizen

不是解決問題,是解決人。

「那天過後,我忽然搞懂了很多事。像是為什麼鳳梨罐頭會過期、為什麼他和他沒辦法在一起,像是該怎麼提高病識感、像是要如何本著事實說話。其實不是想通了,而是終於明白,有些問題並沒有答案。」

拍照和被拍的感覺很不同,當被攝者時時間彷彿會被快門走慢,慢到隧道裡的每一輛車駛過都能清晰地看見車窗上的露珠。阿、原來外頭又下起雨了。想起前些日子我的世界也雨不停歇。於是,我努力把繁忙的日子走得緩慢些,把苦悶的生活過得浪漫些,試著嚐盡每個片刻的滋味,咀嚼不順時就在夜裡將那些無法消化的食物連著情緒吐出來。


翁仁賢死刑的那幾天,我收到了一則很長很長的訊息。

「我常常在想,他去死就好了,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遑論該不該死,至少他死了,一切問題都解決了。」

她說了關於她的哥哥,患精神疾病和毒癮、常揚言要殺了媽媽的哥哥,也說了關於她哥哥的生長環境、和他們破碎的家庭。


「一個人會變成這樣,後面的太多原因,探討太費心力、檢討自己太累,於是就變成了這樣。當事情已經發展到自己難以解決、 無法解決、不想解決的時候,就是解決人。

哥哥也很痛苦吧。痛苦到自己無法承受,所以只好加諸在別人身上,那些他認為讓他痛苦的人身上。

通常來說,撇除感性及情緒,理性探討問題的人很容易會被罵,因為總會被說沒有同理心,所以換來的都是:『你們這些廢死的都沒有良心,如果你們家人被殺害了你們會怎樣!』等等。

死刑當然可以解決,只是不是解決問題,是解決人而已。」她說。


我幾乎能感覺到她內心痛苦的拉扯、和聲嘶力竭地在真空狀態怒吼般的無力感。而我卻連回覆的勇氣和力氣都沒有,我是真的好抱歉。


第一支youtube影片主題關於「精神疾病」。這段時間我常在想,這些疑問是不是根本沒有解答,就像數學無解也是一種答案那樣子。他該死嗎?這個問題並沒有答案吧。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