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ger

文字的學徒,尚流連於創作的人。

難忘的味道 | 不堪的味道

發布於
修訂於
味與味的雙重奏

這是小學二年級的我(也就是Me)告訴我的故事。

他在課堂上想便便卻不敢舉手,一直想像這種感覺是假的,就算不是假的,那麼,它一定可以憋到回家、進大門、脫鞋子、同時丟開書包水壺、打開廁所門、脫褲子......,一定可以的。當然來不及,遠遠等不到放學,下課十分鐘休息鐘聲響起,大部份的人宛如四處亂竄的沖天炮,分別奔向操場遊戲、或是福利社買零食飲料,不然就是他此刻最羨慕的廁所。

Me說自己動彈不得,他的屁股已經被股間的穢物黏滯在小木椅上。周圍開始有人說:「有奇怪的味道耶」,越來越多人交耳竊語,同學變成海關犬到處嗅吸臭酸的源頭。尤其那位每次見他吃豆豉小魚乾即掩鼻作嘔的女孩,她以為Me又在吃抽屜裡那罐豆豉小魚乾,其實就算蓋緊罐頭,抽屜早就充滿了豆豉發酵味,現在再加上他股間的味道,那綜合疊加的氣味,該怎麼說呢?似乎,豆豉味還略勝一籌。因為沒放冰箱,臭了?Me說,原本很討厭那位忸怩作嘔的女孩,一副老是嫌惡的姿態,現在倒覺得對她感到有些抱歉呢!

後來老師拜託某同學的好心媽媽送來換洗衣褲,他還記得有一條白色的三角褲,那位溫柔的天使媽媽牽著Me進廁所,幫他洗屁股,Me只記得自己一直咯笑,是開心嗎?然後隔天帶著這件好心的內褲還給同學,並且摺得整整齊齊的,奶奶摺的,而且強調一定要很整齊,因為很不好意思。Me說,關於小學二年級的學校生活,除了便便事件這類的糗事,之外的事全都忘了,他強調:「這樣好可怕喔!」

對啊,怎麼會只記得這種事情呢?

那位女孩似乎擁有異常敏銳的狗鼻子嗅覺,一手捧著肚腹,一手摀住了口鼻,身體前搖後仰跳起了充滿詩性的「乾嘔舞」,翻著白眼反覆發出,噁.....噁噁......噁.....噁噁......噁,的節奏聲,會不會是某種摩斯密碼,Me當時沒有能力破譯?現在聽起來像是在對我說:「同學你笨蛋啊,那罐頭都餿了,你還吃,肚子會爆炸(烙賽)喔!」

噁.....噁噁......噁.....噁噁......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難忘的味道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