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ffrey

Demihuman #5985 ⚡鏈閃小編 ,創了一個讀bar,可以進來一起玩! 與我相關:https://linktr.ee/jeffrey0102

為何戰亂以及崩潰邊緣的國家,如此青睞區塊鏈世界?

戰亂、崩壞、混亂之下,區塊鏈跨越國界的去信任特質得以彰顯。

本文摘自:Decrypt

烏俄戰爭 / Getty Images

自俄羅斯於 2 月入侵烏克蘭以來,數以百萬的加密貨幣捐款已進入烏克蘭政府和該地的非政府組織 (NGO) 的數位錢包之中。據區塊鏈分析公司 Elliptic 稱,烏克蘭在遭入侵後的兩週內籌集了 6300 萬美元的加密貨幣捐款。

打從一開始,加密貨幣就是烏克蘭的命脈。」Near Protocol 聯合創辦人 Illia Polosukhin 在紐約的 Messari Mainnet 告訴 Decrypt。出生於烏克蘭的 Polosukhin 說,當他聽到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時,他第一個想法就是如何提供援助。

Illia Polosukhin / Decrypt

Polosukhin 表示,當他決定向烏克蘭捐款時,他擔心的是烏克蘭的金融部門與銀行能否正常運作。 「如果以電子支付的方式,你會不確定他是否會到帳,甚至不確定銀行還在不在。」他說道。

礙於以上的憂慮,Polosukhin 說他決定改為捐贈加密貨幣。 「加密實際上是一個更安全的選擇。」 他說道,「我們可以藉此很快的部署資金。」

Polosukhin 回憶說,不久之後,他與其它創辦人一起發起了 Unchain Fund 項目,該項目使用加密貨幣支持全球的慈善事業——這同樣也是加密運動的核心理想之一。「它有彈性,速度快,可以直接為人們提供援助。」他說道。

除了 Polosukhin ,區塊鏈領域的其它幾位知名人士同樣也有向烏克蘭捐款,其中包括以太坊聯合創辦人 Vitalik Buterin 以及 Gavin Wood;FTX 負責人 Sam Bankman-Fried 更與加密貨幣質押平台 Everstake 一起推出了一個名為「援助烏克蘭」(Aid for Ukraine)的官方加密募資網站。

雖然沒有確切說明烏克蘭收到了多少加密貨幣捐款,但 2022 年 4 月的《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稱,烏克蘭收到的總金額已經超過 1 億美元。

Polosukhin 說,雖然近期烏克蘭的加密貨幣捐款逐漸放緩,但 Unchain Fund 在該地區依舊是相當活躍。該組織在烏克蘭一度有多達 5,000 名志願者同時展開業務。

9 月,Unchain Fund 與 Ukraine DAO 和 Atlantis World 合作發起了基輔技術峰會(Kyiv Tech Summit),該峰會包括與 Vitalik Buterin 所帶領的小組進行討論。Buterin 表示,他曾在 8 月透過 Tornado Cash 捐款給烏克蘭。

Vitalik Buterin 現身基輔技術峰會 / twitter:@VitalikButerin

Polosukhin 表示,此次峰會的目的是引起對烏克蘭 Web3 開發人員的關注。

「很多烏克蘭的開發商正外包給第三者。」Polosukhin 告訴 Decrypt。 「很多客戶不斷的與烏克蘭公司終止合作,因為對這些客戶而言,與交戰國家的公司合作是一項風險極高的事情。」

對於 Polosukhin 來說,Web3 和加密貨幣是克服這種困境的方法,他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夠參與構建使用區塊鏈技術的解決方案。「Web3 世界根本不在乎你來自哪里或者要去哪裡。只要你能製造出卓越的產品並解決人們的問題,你就能得到回報。」他說。


心得

不僅僅是烏俄戰爭,世界上部份的開發中或者低度開發國家也著眼於區塊鏈技術所帶來的龐大效益。不僅僅是抓住這樣的時代紅利,更多的是該技術所帶來的經濟模式與社會模式。

根據報導指出,目前區塊鏈市場增長最快的是中東以及北非市場。非洲的區塊鏈峰會更將於十二月舉行;隨著高通膨的影響,拉丁美洲的加密產業也正在蓬勃發展根據 Chainalysis 的報告指出,這兩個市場的交易量與去年相比都至少增加了40%以上。

為何會戰亂或是處於崩潰邊緣的國家會出現這樣的現象呢?個人認為主要有以下的原因:

  1. 世界既有的經濟模式抑制了低開發國家的經濟發展,新模式的展開或許將帶來一線生機。
    雖然說區塊鏈技術以及其生態系統依舊處於萌芽時期,但不可否認的是該技術確實有著「去信任化」的特性,此特性將有助於低開發國家跳脫出發達國家的「幽靈」之外。

    當代的開發中國家往往以西方國家為成功的致富標準,在西方國家的影子之下走上資本主義的道路,但礙於全球化的深刻以及資本主義自身的特質,這些國家往往徘徊於紛亂之中。幸運一點的或許可以成為相對穩定的社會,不那麼順利的或許會走向戰亂與政治動盪。全球化市場以及金融體系的壟罩,讓這些開發中國家沒有辦法穿透早已烏煙瘴氣的資本主義迷霧之中,只會愈陷愈深。國家中的企業、人才、資金、礙於既有體制的困頓,無法一展長才。

    然而,web3 正好得以打破此種困境。正如 Polosukhin 所說的,人們在 web3 世界中並不會去在乎膚色、來自哪裡或者應該要走向哪裡。某種程度上而言,人們在 web3 世界中是「扁平的」,唯一突出的只有技術與溝通。區塊鏈世界的去中心概念並非僅止於政治上的去中心,同時也象徵著國界的去中心,種族的去中心。當美國不再是世界中心,當英語不再是世界中心,當階級扁平化後,迎接我們的將會是一個真正多元的世界。
  2. 支付系統的簡潔與去國界。
    如本文提及的,虛擬貨幣的交易使人們不再需要再透過中介的二手轉移,甚至也不用通過各種複雜的註冊、認證等繁瑣的機制,同時也因區塊鏈的特質得以保證其安全與信任。

    以上的特質都是那些處於崩潰邊緣或者政治動亂中的國家所需要的,對他們來說,一個「穩定」的且值得「信任」的支付系統或者說是共識系統是挽救其情勢的方式之一。
  3. 對抗既有經濟秩序崩壞的手段。
    延續上一點,由於虛擬貨幣的特性,該貨幣也被視作對抗通貨膨脹的儲備資產之一。儘管對此點依舊需要抱持相當大的懷疑,包括近期以來監管機構對虛擬貨幣的各種看法都是需要考量的基礎。

    但不可否認的是,虛擬貨幣在現在這種高通膨以及處於經濟衰退邊緣的緊要關頭,虛擬貨幣確實發揮著一定程度的緩衝與儲備的功能。例如智利與秘魯等國家的部分公民業已開始使用虛擬貨幣進行抵抗通膨的方式,這也是為甚麼那些處於戰亂以及崩潰邊緣的國家青睞加密貨幣的原因。
  4. 信用問題。
    此點與第一點有著一定程度的掛勾。阿根廷的經濟學家 Darian Yane 表示由於拉丁美洲的金融包性相對的低,很大一部分的勞工在非正式的條件之下工作,因此這些勞工的信用評分較難計算。這也是為甚麼不看具體身分的 DeFi 可以被視作是解決方案的原因。

    即便如此,個人信任問題依舊是需要考慮的。無論是虛擬或是現實,只能說現階段的鏈上信任機制處於萌芽狀態,要如何預防那些有可能「失信」的地址還是需要進一步去摸索。

    但與現實狀況不同的是,web3 世界的「信用」是建立在沒有國家、沒有種族、沒有膚色、沒有階級的原始起點之上。無論你是在經濟崩壞的拉丁美洲、戰亂的非洲、紛紛擾擾的中東地區,你都可以與身在華爾街的白種人擁有同樣性質的加密貨幣錢包與一個平等的起始點。

更進一步,若區塊鏈技術以及概念得以在這些國家獲得彰顯,那麼是否將表示這些國家將走出西方世界的陰影,擺脫「幽靈」走向繁榮呢?

我想也未必,區塊鏈技術依舊是一個極其初期的階段,退一萬步而言,網路問題便是登入web3 世界的必要門檻,號稱全球化的當代,網路也並非是人人皆可以上。同時,最區塊鏈技術終究需要與現實進行某種磋商,達到一個可以契合的「甜蜜點」,儘管有著美好的願景與想像,但終究要與人性一戰。


無情工商PART1:

讀Bar共學社群建構中,歡迎一同打造友善且去中心的學習社群!加入我們一起互相監督,互相學習!

周一,例行讀書會《一場極為安詳的死亡》空中相會,讓我們一起白天讀書,晚上批判,假日喝酒!同時我們的 IG 正在舉辦抽書活動,大家一起共襄盛舉吧。

讀 Bar 徵文相關活動:
歡迎各位書寫下自己的死亡:給ㄋ一張單程車票
歡迎各位書寫下自己的思念:日日文青

無情工商PART2:

DemiHuman新項目:DemiHolim鑄造中!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