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婕和我的香港

jeanyim

能夠讓還記得這件事的人,知道那個漂亮又自信的林婕,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安慰了。謝謝您。

換個角度看「族群」與「愛國主義」

jeanyim
回覆
Friend@plufriend

得罪講句:要解讀認同和族群意識,只看小說是不夠的⋯王明珂的《華夏邊緣:歷史記憶與族群認同》可以看看。「中華」這個現代意義上族群意識的建構,至晚也起自民國,現在哪是「萌芽」呢?

jeanyim

不瞞你說,雖然我從十幾年前開始就挺喜歡馬伯庸的文字,但他的民族主義恰恰就是我非常討厭的。《古董諜中諜》看個故事就算了,《帝國最後的榮耀》已經比較難忍受,《殷商艦隊遠征瑪雅》我買了但是讀到一半就放棄了,三觀硬傷太多🤦‍♀️《長安十二時辰》看了個簡介就不打算看,馬伯庸在他的博客時代還以「異教徒」自居(他的博客名為「異教徒的告解室」),今天已然沒有了獨立批評精神,我是視作退步的。

你我皆雞蛋,相煎何太急?

jeanyim

冷戰時期的馬來西亞「新村」就是類似今日的新疆集中營,是英國人對付散佈共產主義武裝反殖的馬共(主體為華人)但手法還不如新疆那麼令人髮指,也沒有嘗試干預華人的生活方式。而被限制居住於新村的華人,當然不是每個都是馬共,很多人根本沒興趣反殖,但依然被隔離居住。馬來西亞華人對此可並不覺得理所當然。這段歷史可以瞭解一下。

jeanyim

我的維族朋友,之前父母在新疆也一直很好,然後,突然就⋯⋯⋯三個月聯繫不上,生死未卜,那種煎熬想想都覺得好可怕。

jeanyim

以食物作類比,可能不那麼合適吧?畢竟,對食物的挑剔程度,每個人不同。吃過更好吃的,還能不能回去粗茶淡飯,也不是每個人一樣的。

更重要的是,當自由滲入生活的每個細節,習慣了之後,再「回去」的阻力,肯定比「頭疼每天吃什麼」麻煩得多。😊

我們選擇不了出生地,但可以選擇的東西還有很多。包括選擇離開出生地,去別的地方生活。或者留在那裡,做點什麼,讓那個地方稍微稍微更好一點點。並不是只有衝撞體制,才能獲取自由,也並不是只靠衝撞體制,就能獲取自由的。

“我那麼害怕人們的言語”

jeanyim

意見不同本來就是人類的常態。對於認同,在一個普遍缺乏公民意識培養的族群內(是的我說的是華人,包括中國大陸和大陸以外),各種層面的認同混成一鍋粥,更是常態。不必沮喪,自己能想明白是第一步,遇到爭論嘗試給別人解釋明白,是第二步。有力氣就解釋,沒力氣就算了。別人怎麼想,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人們對世界的認知都是一點一點長進的,整個華語族群的長進亦然。十年、二十年,都是很短的期限,要有耐心。

新的一天

jeanyim
回覆
loscrimmage@loscrimmage

莫說這個運動「無大台」,就算是甘地在領導,誰犯的罪還是誰去面對,這是現代社會的基本邏輯吧。

警察的問題,也同樣需要調查清楚是哪些警察濫權,誰幹的誰負責,譬如佔中七警毆打示威者,不是所有警察都要受罰,或者解散警隊從頭再來嘛~

jeanyim
回覆
loscrimmage@loscrimmage

8.13機場只出現了「限制人身自由」、「私刑」以及未經許可擅自翻看他人財物、手機⋯⋯並沒有涉及你提到的執法審訊司法處罰什麼的,那些是公權力才能做的事。至於針對兩個內地人的不當行為,我說過了我完全反對、贊成調查、贊成拘捕涉事人員、贊成審訊。誰犯的罪,誰來承擔,連坐是古時候的法律。

jeanyim
回覆
Friend@plufriend

推開大陸人的,真的是港青嗎?或者,真的只是港青嗎?😊偏頗的牆內媒體、牆的訊息封鎖,難道不是更強大的「推力」嗎?

至於上街,以我十幾年在香港生活的經驗,這真的只是意見表達的方式,並沒有要敵視誰。在中港關係最和緩的2007、2008年,七一遊行人數只不過幾萬,那時的議題七彩紛呈,很希望你有機會看看(可惜這幾年時政議題主導,倒是沒了那種嘉年華氛圍)或許可以理解一下這作為一種「生活方式」的意涵。

另外,歐美人權組織並不是無意義的人群。香港人正在努力捍衛的自由,是一種「現代人的價值」,這是超越血緣、超越民族、更超越民族國家的界線。我完全不認為有問題。順便說一下,我有兩個完全和平的維族朋友正流亡海外,他們的自由和權利,是不是中國的事?可是幫助他們發出聲音的,卻主要是「歐美人權組織」呢。

jeanyim
回覆
Friend@plufriend

我一開始就說了,我並不同意把大陸人全都歸為敵人。。。這是就我不贊同前線做法的地方之一。

我一直都努力向所有朋友解釋,香港的「示威者」不是鐵板一塊,「年輕人」也不是鐵板一塊,內地媒體和社交平台放大的其實是極少數人的行為。更多示威者在機場規勸、為旅客讓路、阻止8.13的圍毆、事後又跑回機場鞠躬九十度向旅客致歉⋯⋯這些畫面內地都看不到,我覺得是很不公平的。何況我8.12那天恰好真的有去機場接親人,我們的輪椅和行李車經過時,示威者都主動高呼讓路。

「大陸人」當然也不是鐵板一塊,我也有很多大陸朋友在理性地關注這整場運動,和我分享有價值的觀點和文章,這些也都是我不贊同敵視大陸人的理由。

但大陸的大部分網民是不是也把「香港人」或「香港年輕人」全部綑綁、歸為一類、視作敵人呢?「福建幫」來勢洶洶的時候,哪邊的言語暴力和實際暴力更多呢?

jeanyim

第一點我無任贊成。第二點很奇怪耶。需要爭取更多中國民眾的理解和支持我同意(但是信息不對稱事倍功半大家都懂),而中國政府和香港政府根本是綁在一起的,我看不出為啥要跟中國政府站在一邊😂

至於走上街頭,這是我個人表達意見的方式,有沒有意義就不是其他人說了算的。

jeanyim

1.獨立調查委員會可以釐清事件,有沒有「鬼」,是不是警察或公安煽動,抑或純粹是年輕人熱血上腦,都值得調查清楚,才知道是誰犯罪。

2.審訊、定罪,可以上訴。經過整個調查、審訊過程,可以讓大家(無論正反意見)都更深刻瞭解和反思。

3.如果的確是示威者犯罪,三審定讞之後,我會支持曾鈺成、袁國勇等人呼籲的特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