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nie.chan

90後,現職香港蘋果日報專題記者。 家,心之所在。

今生只嫁前線巴 勇武絲剖白:唔好彩俾人告暴動要坐十年 我會等佢

發布於
( 刊登於香港蘋果日報 2019.10.24)

訪問前在餐廳吃飯,在臉上略施脂粉,穿着短裙的兔兔依偎着石內卜,邊餵食邊輕聲耳語。被閃光彈照個正着的記者看得出,眼前一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正處於熱戀期。「佢有時都會有公主病,會嗲吓我咁,其實我哋都係一對好普通嘅情侶。」但只要換上一襲黑衣,兩人便雙雙變成「火魔法師」,一同走上戰場最前線,與防暴和速龍埋身肉搏。

這對抗爭運動生成的情侶,每一次聯手出動,都是性命和未來的一場賭注。亂世中的愛,或許脆弱,卻也堅貞。「我之前同佢講過,如果佢咁唔好彩俾人告暴動要坐十年,我會等佢。」「我都會。」看着身軀略為顫抖的兔兔,石內卜想也不想,許下承諾。

記者:陳芷昕

攝影︰何柏佳

9月29日下午近5時,十多個「火魔法師」坐在警總天橋下附近石級上稍作休息。不久之前,大量防暴已在前方距離不足百米的太古廣場佈防,向示威者施「催淚彈放題」。包着紅色頭巾的隊長石內卜向隊友們說:「喂,快手啲啦,要出發㗎喇。」隊友們咕嚕咕嚕地大口喝水,然後整裝待發,再次步向煙霧瀰漫、槍林彈雨的戰場。與石內卜亦步亦趨的,是一個身材高䠷勻稱的黑衣人——兔兔是全隊唯一的女性,也是石內卜的女朋友。

本來是中學同學的石內卜和兔兔其實久未聯絡,卻因這場運動與彼此重新聯繫。7月21日遊行前夕,一直未找到同伴的石內卜知道兔兔有份參與築起同區的連儂牆,也因此結識了一些同路人,於是他便邀請大夥兒結伴同行。當日,戴上頭盔和N95口罩和在手臂上包裹住保鮮紙的他們一同走到前線位置。當防暴施放了大量催淚彈時,渾身不適的兔兔不發一言,默默忍受,

但她用力抓住石內卜的手的這個細微舉動,已然讓他明白。「頂多陣。」隔着口罩,他輕聲對她說。

不知為何,兔兔好像不那麼難受了。這份來自隊友的安心和信任,也是前所未有。6月9日以來大大小小的抗爭,她也曾與其他人結伴走上前線。但每當防暴一出來佈防,甚至未開始向前推進,很多隊友便馬上直呼要走,讓兔兔深感無奈:「我唔係話你一定要行到最前,但都可以去搬吓水馬。大家出得嚟,要知自己做緊咩,唔係一有事就走。」而早在雨傘運動時已做過前線的石內卜征戰經驗豐富,面對敵人,不會倉皇逃跑,反能冷靜應對,讓兔兔全然放心。同時,這位「前線絲」的能耐,也讓石內卜不得不服:

「企到最前真係唔係講笑,要好認真對待成件事,唔係隨時俾人拉。但佢真係比好多女仔更頂得、好硬淨。」

一拍即合的兩人自此成為固定戰友,在前線並肩作戰。「喬裝」回一般人時,他們又會相約到處叫口號,與街坊一齊鬧警察。培養出默契的兩人亦漸生情愫,終於在8月30日變成情侶。只是,作為男朋友,自然不願女朋友走得太前。石內卜內心也幾番掙扎,希望兔兔能稍稍退下火線,像大部份的女孩一樣做個「後勤絲」,但兔兔堅拒:「我都會驚自己體能冇男仔咁好,跑得冇男仔咁快,但社會係唔公義吖嘛,咁就要行出嚟㗎啦!出得嚟就要堅持到最後!」兔兔也不願丟下男朋友獨自一人上戰場,「佢有咩事,我都可以喺隔籬呀嘛!」石內卜深明女友個性,也無可奈何,只好尊重她的決定。

兩人齊上齊落,就是保護她的最好方法。「如果我俾人拉咗,我都一定唔會畀佢出去。除咗我之外,我唔信有另外一個人會為咗佢嘅安全,搵自己條命去博。」

石內卜後來組成「火魔法師」小隊,連同兔兔在內的十多個隊員,全部在前線聽從他的指揮行動。他也特意把兔兔的身體狀況列入決策考慮因素之一,希望在他的安排下,既能確保她的性命安全,同時讓她與其他男手足一樣可以站在最前線。作為極少數最勇武的「前線絲」,不少來自其他小隊的「前線巴」也曾對兔兔指指點點:「女仔上咩前線!去做哨兵咩都好啦!」但石內卜對兔兔充滿信心:「佢未必可以上去打嘢掟嘢,但佢可以幫我睇住隊友唔好走散,見到唔對路又會提醒我,佢唔係冇作用。」也是基於互信,兔兔有了越走越前的勇氣;兩人雙劍合璧,成功征伐無數戰場,然後全身而退。

只是,在9月29日金鐘道一役,兩人首次於行動中失散了。下午5時,他們成功進入重兵佈防的金鐘。當時在海富中心附近,已有約一百速龍蠢蠢欲動,而在高等法院附近,仍有大量手足被困,他們必須快速行動。隊友們馬上定好決策,兵分兩路,一行人在前方施展火魔法,其他人就負責守住防線。怎料,在速龍已經全數竄出之時,魔法卻失靈。守住防線的兔兔等了良久,眼見速龍快要趕至,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裝備,除了製作汽油彈的材料,再沒有任何可以還擊的工具。於是,她與另外一個隊友馬上決定逃跑,向後混進一堆和理非之中。

沒有了石內卜在身旁,兔兔頓時失去方向感,又很想返回前線,看看他們是否安全。石內卜在擲下汽油彈再退後時,才發現兔兔不在視線範圍,腦袋有如馬上當機一樣,不知如何是好。但同時,前方又有手足被警察捉住,他只能揮開雜念,繼續上前營救。後來,石內卜收到兔兔傳來報平安的訊息,才放下心頭大石。

至兩人重遇一刻,想起不久之前眼前有如大浪席捲的速龍陣,石內卜馬上緊抱兔兔:「嚇死我啦。」兩人仍在示威現場,沒有時間傷春悲秋,要馬上決定撤離路線,但兔兔已經鬆一口氣:「咩都唔緊要,平安搵得返大家,拖返實就OK。」

猶如歷盡了生離死別,踏入9月30日,是兩人拍拖一個月紀念日。他們早上返回小隊的安全屋打點和清理物資,晚上出外食飯慶祝。兩小口因這場運動而相戀,拍拖好去處也離不開抗爭現場,但兩人還是盡量偷得浮生半日閒。「咪朝早、晏晝出去食個飯,夜晚繼續社運嘅心態囉。唔會忙到冇時間拍拖嘅,我哋都係頭先先睇完戲。」不過,兔兔像大部份「港女」一樣,也會埋怨男朋友吃飯時只顧低頭玩電話。石內卜無奈道:「10月頭一個星期好多大型活動,所以要keep住覆message。」

為了這場運動而辭掉全職工作成為小隊隊長的他,舉凡小隊裝備、資金、運輸、與其他隊伍的合作交流和各地區的資訊傳播等大小事務,也要全數處理,讓他忙得焦頭爛額。「可能食餐飯5分鐘,要同好多個人text,成個腦都overload,長期發呆。」同樣為全力抗爭而退學的兔兔馬上澄清:「呢啲嘢係正經嘢,要做咗先。」但她還是忍不住嘟起嘴抱怨:「但希望佢可以放鬆時就真係可以休息吓,食飯就應好好享受呀嘛。」石內卜多數也耐不住女友的堅持,最終只能放下電話:「好啦,食飯。」

脫下一身黑衣,石內卜和兔兔也是一對普通的情侶。亂世中,一起走在前線的他們更珍惜彼此的陪伴。石內卜說:「以前嗰啲女朋友可能係因為你覺得性格啱,或見到佢靚女而同佢一齊,但今次係因為大家不斷共同做一樣嘢,目標一致而一齊。」兔兔也感謝男友對她的支持:「男女朋友一齊上前線真係好少見,佢肯畀我咁樣好難得。」

每一次聯手出動,對兩人來說都是性命和未來的一場賭注。拍拖不到兩個月,他們不止一次提到似有還無的未來。「如果邊個受傷,就大家照顧住大家咁落去。」石內卜堅定道。那如果有人不幸被捕?兔兔仍然猶豫:「有時都諗,如果佢被人撳低,我會唔會捨得走。」石內卜馬上回道:「就算我俾人拉,你都唔可以俾人拉,唔好上去救我。你安全嘅話,可以幫我處理後事,咁我先有最大機會冇事。」或許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兩人依舊會繼續齊上齊落。沉默半晌,兔兔有點不安地邊把玩手指,邊看着記者說:「我之前同佢講過,如果佢咁唔好彩俾人告暴動要坐十年,我會等佢。」「我都會。」看着身軀略為顫抖的兔兔,石內卜想也不想,許下承諾。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