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onaming

辞职流水账

辞职后的第6天,最近整个人真德特别丧,早上在家感受和分析着自己的情绪,尝试着和去理解心口的隐痛,那些压抑心中痛苦的感觉。

重新把企业微信下载了回来,看到几位链接较深的“合伙人”给我私发的留言,让我好像逐渐了解,心口很难受,可能也是之前的工作积压的很多情绪没有释放吧。想到这里的时候,心脏附近好像也舒服了点。

下午参加声音工作坊的时候,感觉比昨天的状态稍微好了些,一方面是人少,和熟悉的伙伴一起参与练习,另一方面可能也是自己的情绪疏解了一些后,让我更能集中注意力在当下,更好的体验和参与练习。

我参加前还在疑惑,身体工作坊活动中,为什么会有声音工作坊,知道参加后,才意识到,发声需要了解和掌控自己的呼吸,控制呼吸又需要最自己的身体有足够的了解。以至于在声音工作坊的开始,让我有一种在参加舞踏的错觉。一直都在感知脊柱,感知骨骼,感知胸腔,感知呼吸。最后集体的表演,通过肢体的运动加上声音,让人有一种原始宗教的仪式感。

老战友一帆突然联系我,聊了很多他近期的困惑。研究生的生活让他有回想起了在部队的日子,来自上层的压力和负面评价,让他觉得医生这个职业可能并不他想要的,他对范米索和葛旭数字游民,超级商业个体的生活充满了向往。

我明显感觉到,他是在逃避某种情绪,逃避和权威的正面冲突。具体的内容,因为涉及隐私,野不是很方便记录。在聊天的过程中,不由得也让我继续反思,我近期的辞职,是不是依然是一种逃避,我这次离职后的探索,是不是会和去年一样,更多时间都是沉溺在自己的情绪中,无法全然的投入当下的探索,进行之前规划的学习和生活,只是从一个笼子跳到另一个笼子。

我的一些提问,讲了一些我自己的经历,可以给到他一些启发,还是挺开心的,其实也滋养到了我。让我野渐渐坚定了学习教练和艺术表达,在这条助人与自助的道路上继续行走。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迷茫,但依然可以给予一些看见,这份看见肯能就会带来不一样的改变。

希望以后可以帮助一些从体制内出来,感到茫然无措的伙伴。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