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怡然的對話:於己與材料與信仰 對話聯想與學習

我是遺照攝影師

(edited)
最幸福的定格

我是遺照攝影師 Photograph of Memories(甜蜜回憶的攝影師)

本來立志當髮型設計師的結子,自認學習很好,但卻一次次被辭退,剛好帶自己長大的外婆過世,於是從東京回到故鄉。外婆一生經營照相館,典禮上卻只有一張模糊的照片。結子青梅竹馬一郎在政府部門上班。某日一郎問她是否有興趣替老人拍攝遺照。外婆的遺憾,她接受了一郎推薦的工作。一開始,老人們都無法理解,認為拍攝遺照並不吉利。直到結子與獨居婆婆和子相遇之後,她才明白遺照不只是單純拍攝,而是在充滿記憶的地方拍回憶照片。老人回到回憶的地方,再次扮演回憶的角色,笑容都燦爛似花開。她說他們選的背景都很平凡,但加上回憶與故事,都讓每張照片有了故事與溫度。跟老人們相處久了,老人也願意找她說自己年輕的故事,有遺憾、有後悔、有的封閉自己。大部分的不快樂的獨居老人卻都有與自己夢想連接的渴望,結子在拍攝過程,也重新檢視自己的成長與經驗,逐漸體悟到生命的意義。當社區舉辦一百張笑臉的展覽,她也與當時逃離故鄉的自己和好!


結子的個性,固執自我,自以為是 甚至覺得老人說的不是真的,就無法拍照。但社工說他們相信 他們以為真的就是真的,我們不能因為自己看不見,就以為不存在。也因為這樣的個性黑白分明,所以她無法接受一個年輕離家棄妻,有新歡的男人,老來會真誠想與妻子懺悔合照。經好友點撥,才體認自己工作,真的就是無法合群配合別人,自以為是。但生命的故事豈是黑與白?不都是像金庸的小說人物,名門正派多有偽君子,魔教邪派也多有仗義熱血之俠!大多的人生 不都是灰灰的美!


在日本老人獨居的社會,社會老年化嚴重,常常老人過世一陣,才被社工或快遞發現,而這些老人,生前有些因為身體障礙不愛社交,有些則心理封閉,更多是不願造成別人的麻煩。但只要有人關心自己的故事,願意聽自己說話,有一平台可展現自己,他們便願意再度走入社區與人交流,相互關懷。或許這也是未來值得台灣借鏡之處。而甜蜜回憶攝影師更是未來產業,一可打破遺照像護照的制式,二是再一次喚醒心中的熱情與動力。老人一生經歷,應是珍貴的資產,不該只是等待被回收!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