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方

飲光度日 https://www.instagram.com/drink_thelight/ https://drinkthelight.blogspot.com/ 歡迎交流與各種合作 只會寫詩,其他都不太在行

不斷造夢的晚風

那霓虹的光刺痛著我的雙眼

我知道我正在作夢,我的思維,視線,心跳以及肉體都在告知我這件事,我在作夢,這夢裡所有的事情都蘊含著一種荒唐的邏輯,在人事物的底下都涵蓋著一個面板,上面寫滿了關於每個物體的註解,我知道我正在作夢,因為這些物體都發著霓虹的光,那些光刺痛了我的雙眼,我不想仔細的看那些標籤,那令我恐懼,但我也確實地知道,現實裡其實也充滿了這樣的註解,帶有惡意或者善意的標籤,區別只是現實中所有的狀態都是隱匿起來的,你無從得知他人眼中對你的真正評價,即使你開口去問了,大多時候也只會得到一些客套的回答。

我就站在一台機器的邊旁,非常簡便,有如膠囊旅館那樣,許多人躺在裡頭,發出規律的呼吸聲,機器的嗡鳴聲極低,得要我靠著機器才能聽見,我不是個多夢的人,在現實裡也沒有過此刻的冷靜以及清醒,當然,也從沒有此刻那麼的漫無目的。這個夢中世界的風似乎是無止盡的,好像時時刻刻都有輕微隱密的小手覺察著你的狀態,或者是無數道眼神聚集在你的軀體一樣,壓抑而不自然,這整個空間都是瘋狂的,我感受不到自身的情緒起伏,我內心的焦躁在表面完全沒有被展露出來,那風持續吹拂著我,我感覺到倦意,但彷彿有個聲音在警告我───千萬要醒著,一定要醒著阿──那個聲音才剛說完,我就開始覺得暈眩,然後我感覺到了痛,在現實世界才有的那種痛,那種能讓人癱瘓不起的劇痛,就像一個巨大的爪子從我的肉體里撕扯著我的神經,這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我是醒著的嗎?在我動念的瞬間,我只感覺自己是一段空白,無法描述的空白。只有痛。

在我終於回過神,可以思考之後,那風仍規律的掠過我,我的痛苦沒有削減一點的意思,我難道要被困在這個地方了嗎───?我的喉嚨有些發癢,乾燥,如果是現實的我面對此刻的情境,肯定恐慌無比,而在恐慌過後做的第一件事,恐怕就是自殺。但這個夢裡的我,突然開口對自己說話:「你逃不掉的,這裡只有輪迴,沒有死亡。」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