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ie

C++程序员 心理学爱好者 女权主义者

我的疫症生存報告(疫情日趨緩和,管控不斷升級)

發布於

 寫上一篇生存報告的時候是2月10號,大概是疫情增長最快的時期。不過就我自己的生活而言,並沒有受到那麼大的衝擊。封城了那麼多天,大家的心態其實也都平靜下來了,超市裡面雖然不能說什麼東西都能買到,但是基本物資還算充足。甚至,我都不需要自己做飯,每天可以步行幾百米去公司食堂領盒飯。誰知道接下來形勢就發生了突變,而且這種突變並非因為疫情更加嚴重了。

2月11號,每戶三天只允許一人外出採購生活用品

其實這個消息2月9號就看到了,不過一直到10號晚上我出去吃飯的時候,也沒人攔我,一切如常。我當時在想,可能就是政府號召一下,並不會強制執行吧?畢竟大家現在出門都很小心了,如果不是家裡沒東西了,誰會出門亂跑呢?2月11號我沒有出門,也是想觀望一下小區要怎麼落實上面的政策。2月12號上午,我去小區門口問了一下,被告知要去物業開證明。然後就得到了下面這張紙,每次出門的時候報案會用筆畫上一道。出門的時候,保安還跟我說,政府要求的,我們也沒辦法。

小區出入登記證

去公司吃了一頓午飯,然後進了超市,驚喜地發現方便面補貨了,前些日子我一直想要買的,一直很難買到,於是趕緊買夠了三四天的量。直到這個時候,我還是不願意自己做飯,因為我自己連鍋都沒有,住的地方只有室友留下來的一個很小的電磁爐。

2月14日,看了一下公司的通知,裡面說不再允許在家辦公的員工進入食堂了,突然意識到3天吃一頓的機會都沒了,看來只能自己買食材做飯了,就算方便麵一直能買到,一直吃也會吃吐的吧。晚上,電閃雷鳴,大雨傾盆,這是武漢這個冬天第二次打雷。

2月15日,本來是打算這天去超市採購的,但是上午風雨大作,想到出門口罩都會濕掉,據決定再吃一天泡麵。下午,淒風冷雨變成了漫天飛雪。武漢這樣的地方見到雪的機會一年也沒幾次,每次下雪的時候都希望能下大一點。不過這一次,我卻有些擔心雪會影響正常的交通運輸了,所幸溫度不是特別低,雪下得很猛,積雪卻不多。

2020年2月15日 武漢大雪紛飛

2月16日,陽光明媚晴空萬里,不過風比較大,所以還算不上暖和。我出小區的時候已經下午一點多了,走出去之後卻發現通往超市的通道被路障攔截了,上面寫著開放時間10:00-12:00,15:00-17:00. 三天才能出來一次,現在回去恐怕就出不來了,那我乾脆就在附近走走等到3點吧。路上幾乎看不到人,甚至口罩都可以不戴。

這邊是新開發區,所以算是比較荒涼的地方,不過換個角度想,依山傍水風光倒還不錯,因為高樓少,所以天晴的時候可以看到很漂亮的夕陽。這天,平常車流就少的路段顯得更加空蕩,附近有幾個工地,遠遠看去,還是有幾個修路工人在工作。因為沒有車,走在路上,入耳的是鳥叫聲和路燈上的風扇被吹的嗚嗚的聲音,這些聲音平時都被喧囂掩蓋了。

2020年2月16日 晴朗的武漢

3點進了超市,除了方便麵之外,還買了一些自己能做的東西,冷凍牛排、掛面、青菜、雞蛋⋯⋯可惜的是沒能買到火鍋底料,畢竟對我這種不會做飯的,煮火鍋是最方便的了,於是只好買了點調味料,保證吃的時候能有點味道。把東西拖回來的時候,雖然只有幾百米的路程,但是可真的把握累慘了,我在想那些說“為什麼不買一個月食物不出門”的朋友,是不是自己沒買過菜。

日落的時候,天空的顏色特別美,這種天並不罕見,可近日陰雨連綿,確實好久沒見到了,拿著手機猛拍了幾十張~

2020年2月16日 武漢的落日

這天晚上,自己用電磁爐煎了牛排。因為有點擔心不好吃或者自己煎不好,所以只買了2個,但是發現味道還是不錯的,有點後悔買少了。

第一次煎牛排

2月17號,不允許非必需居民外出,生活用品由社區集中配送,超市不再對個人開放

防控措施再次升級,這幾天真的是一天一個政策的感覺。我慶幸自己16號買了不少東西,也有些後悔自己沒有囤更多東西。我在想,這麼多人,社區要怎麼配送呢?應該會有人把我拉到群裡或者有人聯繫我?但是我等了2天都沒有人找我。(ps:後來某一天早上我的確聽到了敲門聲,應該是逐戶排查的,不過我還沒起床就沒有來得及開門。幾天後,有工作人員給沒有排查到的住戶都貼上了封條,上面寫了社區電話,我自己打了電話上報了信息)。

19號下午,看著快被我吃完的糧食,我有點慌了,於是開始瘋狂找群。首先是微信小程序“微鄰里”,我在裡面找到了自己所在的網格,但是這裡面根本沒人恢復,放的群二維碼也過期了。費了好大勁終於找到了一個我們這邊片區的微信群,然後成功進去了。可是進去後發現裡面都是在抱怨自己的社區不管事的人,因為我們這邊是遠城區,所以很多網購的東西也是不配送的,如果社區不管,真的就麻煩大了。看到這裏沒希望,我就直接去找我們小區物業了,當時已經快6點了,工作人員沒好氣地跟我說已經下班了。我問她現在小區要怎麼買菜,她說你找人把你拉到相應的微信群里,然後就沒有下文了。最後,我還是找了自己的租房中介,才終於進到了一個租戶的買菜群,3天團購一次。

團購價格單

套餐一(20斤80元)

【生菜,约2斤;芹菜,约2斤;有机花菜,2-3斤;白萝卜,约3斤;冬瓜,约2斤;其他菜品随机搭配,约8斤(土豆、胡萝卜、青椒、蒜苗、红薯、西红柿、大蒜、小葱、姜)】

套餐二(10斤50元)

【生菜,约2斤;油麦菜,约2斤;小白菜,约2斤;有机花菜,约2斤;其他菜品随机搭配,约2斤(土豆、胡萝卜、青椒、蒜苗、红薯、西红柿、大蒜、小葱、姜)】

五花肉 45元

瘦肉 50元【本群限量供应10斤,每份限制1斤,2斤/一份】

我買了套餐一,第二天有志願者給我送到了家門口。因為平時並不自己做飯,所以對價格也缺乏敏感度。而且在這個特殊的時刻,我都在擔心自己會不會被餓死了,所以當時真的沒有怎麼在意價格。

後來聽到一些人抱怨超市故意配平時賣不掉的菜,才意識到這是個很大的問題。前幾天聽到播客剩餘價值的一期節目,聊到“戰時狀態”和“軍事化語言”,“戰時狀態”意味著公權力的無限擴張,個人全力必須不斷為了更大的目標讓步,在“戰時狀態”,很多平時看起來不可容忍的事情會立刻變得合理起來。另外,這也是個價值錨點的問題,在經歷了擔心吃不上飯的擔憂之後,再貴的菜我都能接受了。人真的是善於適應的生物,即使這種適應經常會讓社會變得越來越糟。

套餐一 80元

買到菜之後,之前幾乎沒自己做過飯的我勉強做了面,然後煮了火鍋,苦於沒有調料也沒有技術,做的東西只是勉強能吃。其實我已經很幸運了,至少有關電磁爐可以用,我在群裡看到,小區裡面有不少像我這樣平時不做飯的人,他們可能沒有任何廚具。幸好小區管理員想方設法買了一些方便麵,不過量也不是很多。

自己煮麵
沒有調料的寡淡火鍋

2月22號,接到公司允許復工的消息

就在我已經準備好食材,準備自給自足度日的時候,突然被主管告知下週可以區公司了。其實我的心情有點複雜,不想去是因為完全準備號自己長期遠程辦公了,突然被打亂節奏,想去是因為終於不用吃自己做的飯了。因為區公司上班的主要是公司附近的員工,其他人還是遠程,所以人也很少,而且我這邊的小區已經半個月沒有新增病例了,所以危險性並不高。所以我就答應區公司了,關鍵是我真的想吃點別的東西了。

24號那天,我終於在樓下看到我的社區網格員微信。加了好友被拉進群之後,發現裡面每5天團購一次,套餐種類被我之前的租戶群豐富一些,水果蔬菜肉食都有好幾個種類。

社區網格員在群裡經常表現出不耐煩的語氣,說自己管的人太多了(一個網格員負責大約500戶),忙不過來,說這篇文章反應了自己的心聲 https://mp.weixin.qq.com/s/Dm1p9KmN5O-Nrd5grbwHaQ

社區網格應該算是最正規的群了,直接對接中百超市,小區裡面其他的團購群都是自己聯繫的資源,不過目前這個形勢,只靠網格員肯定是忙不過來的了,管控得約緊,網格員的負擔越重,之前小區還發了個消息說禁止私自團購非必要物資,後來也不了了之。

2月25號 走完復工流程,時隔十天,終於再次走出了小區

不大的地方,到處圍的都是路障。

回顧這半個月,我完全沒有想到城市的管控政策會在疫情已經開始緩解的時候突然全面升級,這些管控真的是必要的嗎?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很多人的生活受到了很嚴重的影響。那天我在片區的微信群裡看到一個人問,工地能不能送菜,問了幾次也沒有人理他,我也不知道他後來怎麼樣了。昨天看到人物發的那篇報道——在武漢街頭流浪,講述了一個緊緊因為在武漢轉車導致在武漢被困一個多月無法回家,因為錢用完只能露宿街頭的故事,而且像他這樣的人還有很多。

或許,管控政策越嚴格,疫情增長的速度就越慢,但是我們的真的準備好善後事宜了嗎,真的準備好為這些硬核舉措負責了嗎?那些非肺炎的重症病人怎麼辦?那些獨居老人怎麼辦?這種不惜一切代價的硬核管控並不是多麼值得誇耀的事情,對有些人來說,只需要跟著喊喊口號舉行了,而對另一些人,代價或許就是滅頂之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的疫症生存報告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