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ie

我的疫症生存報告

1. 你在哪座城市?2020年的除夕,你是怎麼過的?

我在武漢,之前在武漢上學畢業後一直在武漢工作。2019年12月31日,我在同事群裡第一次看到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取消了當天去江漢路跨年的計劃,後來發現基本沒事,甚至還有些後悔。後來的一段時間,都沒有太關注這件事了,因為當時感覺重症比例很低,而且通告裡面好像有說密切接觸人員沒有發病,以為這個不會人傳人。雖然不時有看到其他國家有病例,但完全沒有意識到後來竟會發展成這個樣子。

2020年除夕,也是武漢封城的第二天,一直在家裡窩了整整2天的我在晚上的時候去公司食堂吃了頓飯(還是很感激我們公司在這段時間一直開著食堂的,不然我很可能只能一個人在家吃零食和泡麵了),這是我在武漢封城之後第一次出門。我這裡本來位置就比較偏,人比較少,所以實際上相對安全。附近的超市、飯館幾乎全都關門,只看見一家拉麵館還在營業。外面霧氣瀰漫,附近的樓房上燈光稀疏,在朦朧的霧氣裡泛著黃光。晚上被一個同在武漢的朋友拉著一起線上玩了會你畫我猜,然後和父母視頻了一下。

2. 你的口罩儲備有多少?講一個關於口罩的故事吧,你親歷,或者聽說的都行。

我的口罩已經六年了,是當年全國討論霧霾問題的時候買的3M,後來因為出門不多也很少戴,當時買了挺多,就一直沒有用完,似乎已經過了保質期了,不過還在這個時候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我們這邊開始集中戴口罩是1月20號和1月21號,其實20號戴的人還不多(那一天鐘南山肯定了人傳人),那天晚上就有同事在互相討論回家不要搭乘地鐵了,然後據說很多藥店都買不到口罩了。我是21號才開始戴口罩的,可能因為我處的地方比較偏僻,居然藥店裡還有3M口罩可以買,陪一位同事去買了口罩,3M9002,15元一個。

上班的時候我一天換一個口罩,因為很快就封城停公交不上班了,一個口罩我會用上好幾天。這兩天我也沒有去藥店搶口罩,因為覺得自己盡量不出門應該需求量不大,還是留給更加需要的人吧。而且那幾天抱有一種幻想,就是其他地區的口罩會支援武漢吧,後面口罩應該就不難買了,沒想到後來其他地方的形勢也變得嚴峻起來。

1月31號,我托日本的一個朋友給我寄了2盒口罩,直到今天(2月10號)都沒有收到。不過我的形勢還不算嚴峻,還有幾個過期口罩可以湊活,而且我公司這邊也有口罩提供給員工,一天一個還是可以保證的。

3. 疫情有直接衝擊到你的生活嗎?如果有,講講是如何衝擊的吧。

本來是打算過年國家的,結果現在只能一個人待在武漢了。每天進出小區和公司都要量體溫登記,每天進門都要洗手換衣服。最近幾天我們這邊開始線上辦公了,非常卡,工作效率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其實最大的衝擊是我突然發現平時安穩的生活竟然如此脆弱易碎,我不是一個喜歡囤積東西的人,因為總覺得需要什麼東西直接買就好了。可是在這樣的災難面前,超市的東西可以在幾個小時之內搶光。前天我們小區停水了,據說是高壓水泵壞掉了,停水的一天時間裡,據說附近超市的水都快被買光了。原來危機可以離我那麼近。

4. 疫情發生後,最令你意想不到、或對你觸動最大的一件事是什麼?

很多人沒有進醫院就死了。

一開始的時候,我以為重症的都是本身有基礎性疾病的老年人,可是最近越來越多地看到自己同齡人的父母遭遇不幸。我以為死去的人應該是死在搶救台上的,可是現在才知道有些人直接死在醫院的大廳裡,死在家裡。如果我和爸媽一起居住在這座城市,這一次有可能我就會成為只能在微博上哭訴的人。

5. 你覺得疫情會很快過去嗎?如果不會,你打算怎麼安排接下來的生活?

我之前以為會,但是現在越來越擔心了,特別是看到武漢市現在仍然有那麼重症患者得不到救助,真的太慘了,輕症患者更不用說了。我只能祈求不要在繼續惡化了,希望每天的新增人數不要再更多了。

如果不出其他意外的話,再過幾天公司就要開工了,準備戴好口罩繼續上班了。希望自己好好調整一下作息吧,盡量少加班,多一些休息以及和朋友交流的時間。然後就是看看之前沒時間看的書吧,目前也沒法奢望別的什麼了。

6. 你從哪裡獲得有關疫情的最新信息,可以列出三個你最常看的來源嗎?(若是臉書專頁、微信公號,Twitter帳號,請儘量具體列出)

微博,twitter,telegram。其實都沒有具體的某個單點來源,都是一起看互相參照吧。

7. 你每天花多少時間來刷疫情消息?你相信你看到的消息嗎?一般是什麼因素會令你產生懷疑?

武漢剛剛封城的那段時間很多,幾乎一整天都在看。後來就少了,自己也幫不上什麼忙,就不想刷太多,還不如做一些自己的事情,大概3小時?現在公司已經線上復工了,看的時間就更少了,估計1-2個小時吧,主要是吃飯的時候順便看的。

8. 疫情影響了你與他人的關係嗎?比如家人、朋友、鄰居或網友。

和一些平時聊天不多的網友多了一些問候。

9. 疫情讓你遭遇了什麼倫理難題嗎?如果有,是什麼?

如果在武漢的話,要不要逃出去?

武漢22日封城,其實那天之前我就決定過年不回家了,車站太危險,萬一傳染給家人怎麼辦。那天看到消息之後,早上有好幾位同事開出逃出了武漢,有位同事問我要不要一起走,我拒絕了。倒不是處於多高尚的原因,還是擔憂回家後傳染給家人,而且我不相信武漢這樣一個大城市會沒有物質保障。其實後來周邊的超市一直有開,雖然有搶購,但供應還算充足。而我的那些逃到湖北其他城市的同事,境遇也並不好,後來湖北幾乎所有城市都封了。

對於沒病的來說,其實這也算不算多大的倫理難題,但是對於得病的人來說就不一樣了。最近看到越來越多呼吸困難的人無法得到救治,我在想,如果他們當時逃到外省命運是不是就截然不同了呢?封城那天政府發了一篇帖子,說感謝武漢人民的奉獻和犧牲,我看到之後就很反感,不知道多少人就這樣真的犧牲了,有多少家庭就這樣真的破碎了。這個是不是有點像真實版的電車難題,犧牲武漢的一部分人,拯救其他地方更多的人不被感染,我認為沒有人有資格拿別人的生命這樣做。

10. 等到危機解除,你最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

我要好好學做飯,之前想學是因為公司的食堂太難吃了,現在看自己會不會做飯可能要事關生死了。

我的疫症生存報告54
39
39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