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好男

廢廢大二生,寫詩、過活、努力找到能讓自己好好哭的方式。

【現代詩】

發布於

他不明白為什麼那病懨懨的老人踐踏花而不自知,直到某日他第一次哭泣並在字典裡看見了那個詞彙。他絕望的心情想起他第一次學會「快樂」。

父親告訴他:「丟掉吧,這些沒有用了。」他並沒有垂頭但默然哭泣了,雙眼顫抖著隱藏一點悲傷以外更為殘酷的(花刺傷了手,他熟悉這溫度)。

成年後他有時吃藥有時不吃,有時討厭有時喜歡,睏了就睡,夢到舟上的女子就和她做愛,有時正當前戲有時已經射精,歡愉不減空虛也湖成一片氳氤,「我們在哪裡了?」女子會這樣問。「我不知道。」他選擇誠實。鶴一頭撞在舟頂,下體的疲軟讓他想到孩子、於是想到未來、於是想到現在、於是他便醒了。

某日他機車龍頭失靈,摔在台9線某無名路口,砂石車輪子差點成為他此生最後記憶。「因為R這樣,所以P……」並非想起而是以更深層的形式,存有著。終於他開始不怎麼在乎,帶箭頭的圓終結在線本身:「是黃色的。」他滿意的說出口,他知道──他知道這件事情。


2021/1/25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