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之

???

我眼中的香港困境

發布於

先亮屁股,留学归国的小企业主、有过几次香港旅行经历的大陆人。

再亮观点,如题,描述我眼中产生香港困境的原因。

民主并非先验的,或者说,民主并非是目的,而是达到更好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目的的手段。

一人一票也并非先验的,而是目前看来,让政府听到民众诉求最有效的手段,或者说,选举至少把国家治理差的责任,由政府转嫁给民众自身(当权者管理混乱的原因,是民众选出了一个烂政府,民众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大陆在中国政府的威权统治下,经历了近三十年的经济快速发展,这种经济的快速发展带来了物质生活水平的极大提高,缓解了大陆民众对公平的诉求,也就缓解了大陆民众对政治权利的要求。换句话说,当做蛋糕的速度飞速增长,每个人分得的蛋糕都在快速增加,因此对蛋糕分的是否公平要求不大。

韩国经济高速发展的朴正熙时代和台湾经济高速发展的蒋经国时代,都不是那么民主,两地都是在威权统治下,有一定经济基础后才有民主转型。反而是很多立国便一人一票的民主国家至今经济低迷,民众生活困顿。这虽然不能严谨的证明威权统治与经济增长的因果性,但是说明对后发国家/地区经济发展初期,威权统治是可行的路之一。大陆目前走的就是这条路的前半段。

当然这并不足以解释很多人的困惑:为什么大陆没有走上这条路的后半段呢?为什么韩、台在经济高速发展后马上开始民主转型,而大陆目前没有看到类似的迹象?我觉得原因有以下两点:

一、力量对比不一致。韩国和台湾普通民众内力与美国等的外力的结合,这股力量远大于韩、台的威权政府,且不说目前中国内部民众是否有与美国合力的意愿,哪怕愿意,中国威权政府的力量看起来也并不低于这股合力。

二、互联网时代固然更容易传播信息,但是也更容易制造信息茧房。尤其是“墙”的建立,天网工程的推进,中国政府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异见者并对异见者采取“喝茶”等措施,对异见者发表的言论进行清除,因此异见者很难组织起来,信息的传播也比韩、台当初困难得多。

但是这两个原因只能减缓民众追求政治权利的速度,不能停止。随着做蛋糕速度减慢,民众就会对蛋糕分的是否公平要求越来越高,随着大陆经济增速的减慢,民众对公平的要求越来越高,也就会对政治权利的要求越来越高。当然目前还有很多人沉浸在改革开放和经济快速增长的余晖中,以及上述的两个原因,因此,我猜测中国大陆的民众对政治权利要求的顶峰大概会在二十年后。

本来想感叹香港,却说了这么久的大陆。香港的发展轨迹与韩国、台湾类似,在英国政府的威权统治下经历了经济的快速发展,但是在经济发展速度减慢、民众要更公平对政治权利有更高要求时,由英国政府的威权统治变成了中国政府的威权统治。港人想要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合力,从而动摇中国政府在香港的威权统治,目前来看,是负效应的,而且负效应越来越大。大陆人大规模追求政治权利才会动摇中国政府的威权统治,从而构成港人实现民主的必要条件之一。

综上所述,就是我认为的目前香港陷入困境的原因了,由于大陆和香港发展阶段的不同,因此两地的民众目前对于政治权利的追求不同,而港人囿于自身的力量弱小,只能等待大陆人大规模追求政治权利才能顺势摆脱威权统治,而我的猜测,如上所述,这个等待的期限是二十年。

3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