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在小孩

轉型創作中!

醫生告訴我,你自律神經失調了

發布於

我要先坦白,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就變得過度依賴藥物,凡事一吃藥為準-藥是我人生的救星!

回到原主題,內心世界的我非常不開心,但是我知道大家都喜歡樂觀的人。絕大多數的人喜歡自己沉迷在悲觀情緒,需要一個他們認為樂觀的人來點醒自己,然後再拍拍手說:「你說得沒錯,我現在心情好多了。」我就是從小到大扮演這種角色,我不知道有沒有這個用詞,但是我總認為自己是“過度同情者”而且是非常假象的過度同情。

我的意思是:我並不是一個真正快樂的人,但是當我看到別人悲傷,不管是誰我總會瞬間忘記自己不幸,而我在不幸的當下,我又會告訴自己:世界上有更多比我更不幸的人,我不能一付要死要活的樣子,我要看起來充滿活力,而且絕口不提自己有多憂鬱。

看到這裡,你大概會說:那你幹嘛在這寫?繼續在自己憂鬱的小圈子裡面轉就好啦!

沒辦法,我就是想寫,寫在這裡,沒人認識我。

而且我相信一定也有很多憂鬱又假裝快樂像我一樣的人,所以我想寫,想告訴你們「你們真的不孤單啊」

我看精神科是很年輕的事,那時我高三。

那時只有醫院才有精神科,而且要等超級久,醫生的態度基本上也是愛理不理…因為他們不能表達任何意見,一來這是專業,二來開口可能沒完沒了,我甚至連對醫生說我多痛苦都講不出口,我記得當時我去過馬階、振興醫院,我只是說我常會狂吃吃到吐還想吃…這也是事實啦!於是醫生就開了抑制食慾的藥物給我,然後還開了離優。

我因為吃了抑制食慾藥物,短短兩星期就減了五公斤…但是我沒有再回診,因為大醫院氣氛很低迷,而且,好啦!我真的覺得等掛號很煩!

一直到現在,台灣多了很多身心靈診所,我進一步去了解,才發現不但有健保給付,而且不用去大醫院忍受低迷排掛號。

所以我在三十歲,又重新陷入身心靈診所當中,我首次去看身心靈診所,主治醫生就是主治自律神經失調,環境很好,有薰衣草香味還有輕音樂。

我告訴醫生我很難過,我很痛苦,晚上都睡不好,我一天如果睡四小時就很好了。

醫生在經過一些問題詢問之後,就像國王宣布聖旨,她告訴我「你自律神經失調了!」當下我欣然接受,接著她開藥給我,並且要我多運動調整生活作息。

等我拿到藥劑師給我藥時,除了安眠藥以外,有件事讓我非常驚訝,那就是醫生竟然開“離優”給我,這不是十幾年前,我就吃過的東西嗎?

我前面就說過了,我是藥物上癮者,老實說,當下我也沒想太多,我只是覺得有這些藥真的太好了🙂

很驚人的是:我開始覺得自己有改變,我努力運動,睡眠也因為安眠藥關係,而平穩很多。

我感覺樂觀快樂,不再因為周遭事而悲傷痛苦。

就這樣每個月回診,一看就看了將近五年。

但是,我是真的好了嗎?我真心快樂還是從藥物得到快樂?我開始問自己。

沒錯,這裡就是要跟大家分享我的自律神經失調之路,還有之後的轉變和故事。

前面囉說一堆,其實這個系列是我剛才一時興起,所以才在現在快天亮寫文,基本上,是毫無大綱和計畫得,所以會顯得雜亂一些,但是我會慢慢帶入大家,讓大家了解到底什麼是自律神經?真的有這種東西嗎?

這些都是我親身體驗的故事,我希望分享給你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