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塵

讀雨居書房主人|我把自己剖開,掏出記憶與影子,雕刻成雨季,語落成詩。【2022.04.07從Matters畢業,不再更新。留下12個月的寫作記錄之後,離開。】

被人冤枉了:我真的不是木村拓哉

雖然被人冤枉,但是心底卻很開心,有一股幸福感。所以我愛作夢,更愛創作,在夢裡,在字裡行間,我可以美化整個世界。

  生活中,被人誤解,甚至是被人冤枉,在所難免。人生肯定會有一次被人冤枉的時候,那種百口莫辯,或是委屈心酸,都會深深烙印在腦海之中,抹滅不去。
  好比說,我小時候,只要家裡冰箱的甜點(通常是布丁)不見了,家人(任何一個)想都不想的就是直接對我開罵,而我到現在都想不透誰是栽贓我的人,至今,沒有一個人願意承認。(或許,每次的犯人都不一樣,相同的只有栽贓的對象──就是我)
  好比說,搭電梯的時候,突然聞到一陣超臭的屁味,我絕對是最先被瞪的那個。我OOXX你全家,電梯裡就兩個人,妳還誣賴我,妳做人有沒有良心,眼裡還有沒有天理。我氣壞了,因為電梯一打開,進來的人都順著她的眼神瞪我,門一關,又都通通搶著按開門,全都逃出去,剩下我一個人。我真的哭了,當門關起來的一瞬間,我再也撇不住氣了,將電梯裡的屁味全吞進了喉嚨。
  說不完的被冤枉的往事,都像根針一般,時時刻刻扎著我的內心,遇到相似的場景,就隱隱作痛。

  除了,接下來我叫說的這件事,這是一件被冤枉了,但是很幸福,很快樂的。我還記得那天晚上看的是金城武和周冬雨主演的電影《喜歡你》,這部電影,無論是情節、人物、畫面的安排,都是我非常非常喜愛的類型,堪稱是我人生最愛的電影前三名。當天晚上我睡得十分香甜,在夢中彷彿重現了電影的畫面,只是男女主角不見了。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一聲嬌媚的聲音喊著:「木村拓哉!木村拓哉等我!」我不自覺地回頭,這種自然的反應像是一種理所當然地接受。她跑到我面前,喘著氣,羞紅的臉龐有如初開的花瓣,我笑了,笑著回說:「我不是木村拓哉,妳認錯人了。」
  她一臉不可置信,直說:「你就是木村拓哉,這俊美的外貌,迷人的氣質與風采,我怎麼可能認錯!」
  瞬間,我覺得自己飄了起來,背後生出透明的翅膀,天使垂降在兩側唱著聖歌,我忍不住撇頭笑說:「我真的不是木村拓哉。」然後就飛走了。
  只見少女稚嫩的眼眶裡不停流下澎湃的淚水,嘴裡顫抖嬌喊著:「木村拓哉——」  
  冤枉!真是冤枉!我怎麼可能像木村拓哉,可是心裡好幸福,好快樂,第一次,被人這麼深深愛著。醒來,這場夢我居然沒有忘記,這是我少數記得如此清晰的夢境,感覺自己根本沒有睡著,卻是躺在床上超過十二小時,已是將近下午兩點鐘,好像耳朵窩裡還在繞著「木村拓哉」的回音——
  我站在浴室鏡子前,瞧了又瞧,好像神情有那麼一點神似,有那麼一點相似的氣質。可能不算冤枉,可能——有點像金城武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 之 被人冤枉了

2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