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帽客
白帽客

也許我是一頂安全帽,保護別人,但總有一天,還是會被丟棄的白帽客!

【隨逸談人生】那一夜的槍聲

聽見一聲如雷貫耳的槍聲「磅」,過了許久,整個市街似乎安靜到可以聽見呼吸的聲音。

街道上,沒了那汽車互相叫囂的喇叭聲,也沒了那人群那熙熙攘攘的喧鬧聲,甚至連平常來來往往的機車引擎聲,都幾乎成了絕響,到底是誰,像這世界開了一槍?

我翻遍了整個凌亂的書桌,也沒有找到任何槍的蹤跡,看看筆電的螢幕裡,也不是在播放動作片,百思不得其解的只好打開窗戶,眺望著街道,也是空無一人,正當我發愁的坐在電視的螢幕前,突然被電視所傳來得聲音,一股腦兒的灌入我的腦海裡,我無法去拿任何的東西去遮住我的耳朵,也無法去關掉那不斷干擾我判斷及思考的聲音來源,於是我掉進了這個電視裡的世界。

在這個世界不是我能控制的,因為我的四肢無法發力,腦袋也無法有更多的想像,不斷的灌輸的是如此熟悉的噪音。

當我想要掙脫這個束縛時,我發現我回到了熟悉的客廳,此時的時間停在下午兩點鐘。一切又恢復平靜,我拍了拍肩上的灰塵,坐回到書桌,拿起桌上的畫筆,開始大肆的創作,畫了平常不會畫的題材,嘗試著把自己繪畫的強項提升到另一個高度,創作出一幅幅自己滿意的作品。

晚餐時間,我把冰箱的食材,換成我另一個創作的題材,隨著電鍋的鳴笛聲,以及炒菜時,油與水交融的霹哩啪啦的聲音,這次不是色香味俱全而已,而飽含了聽覺的享受。

晚飯後,是我與文字交流的時間,沒有嘁嘁嚓嚓紙與筆的摩擦聲,取而代之的是鍵盤敲擊咔咔達達的聲響,沒有鋼琴鍵盤傳出的高低旋律之差別,反而有了擊鼓般的節奏感。

就在一天即將結束之時,我似乎想起我真正在尋找的聲音,對了,那股槍聲呢?

究竟是從何而來呢?

我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這是一個我覺得可以思考的高度,忽然天花板的距離,離我越來越遠,我不清楚是自己的下降,還是天花板不斷的升高。

過了一會兒,我想起身,卻發現自己處在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空間裡

原來不是我聽不到這些聲音,而是我困在一個屬於這個時代的迴路裡,每天過一樣的日子,每天做一樣的事,重點是每天都在同樣熟悉的空間。

而我所尋找的槍聲,更不是把我困在這裡的起源,而是讓我脫離這個循環的一個訊號。

如果沒有這一槍,也許在這喧囂的世界,還是無法得到一絲的寧靜。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