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youport

IYP 不是过眼云烟的新闻网站,我们提供实战能力,这里是值得您反复回看的档案室:iyouport.org

当我们陷入困境:中国社会能从美国的反抗运动中学到什么 #BlackLivesMatter(中)

接前面的内容。这里是第2部分。

警察如何追踪抗议者?漫长而丑陋的历史

我们现在看到的现代高科技监控和追捕,仅仅是警察追捕抗议者这个漫长历史中的一个小片段。

在最近发生的这场抗议运动中,大多数参与者只是在行使他们的宪法权利来表达异议,但是,许多人都忽略了技术是如何从根本上重塑示威活动的监控方式的。

警方已经使用了从 “捕食者” 无人机到面部识别技术等各种手段来追踪抗议者,依靠那些为海外战争开发的工具来监视本国异议人士。

但是,谁也不能说这是史无前例的。Fast Company 指出,早在18世纪,警察就已经利用各种技术来打击异议了 —— 特别是有色人种社区的异议。

这个场景相信很多人都会非常熟悉。黑人和棕色人种的纽约人走在城市的大街上时,都会被怀疑地盯着, 警察会用技术手段来观察他们的去向和见面对象。

但在当时,这个场景中的技术不是无人机,也不是手机数据,而是一盏简单的灯笼。

早在18世纪,殖民者担心那些被他们卖掉、囚禁、杀死的人可能会反目成仇,于是他们要求每个奴隶和美国原住民在天黑后都要随身携带一盏灯笼

1791年,他们在纽约市通过了最古老的监视法,那时纽约州还没有宣布独立或消除奴隶制。

这些灯笼成为了追踪信标 —— 一种防止奴隶和美洲原住民聚在一起抗击奴役和压迫的方法。

在今天,对边缘化社区进行所谓的治安管理时,技术再次发挥着与曾经相同的作用:现代技术使监视异议的成本降低了,变得更加容易

随着技术的发展,警察追踪和打击示威者的权力也有所提高。

在纽约征兵暴动期间,政府官员依靠当时最先进的通信技术(电报)来协调他们的反应、分配警力、并分享有关抗议领袖的情报。

由于在整个19世纪末镀金时代的巨头们非常害怕起义,他们不仅建立了庞大的、类似堡垒的军械库 —— 直到今天还遍布美国的主要城市,并且,他们还建立了严密的线人和监控网络,以追踪所有可能反抗现状的人。

这个监视基础设施只是在20世纪初才被扩大,因为巨头们对无政府主义者、社会主义者以及除了全心全意的资本家以外的任何人的恐惧都越来越大,导致了监控邮件的新权力诞生。

根据1918年的《煽动法》,邮政局长有权阻止投递任何含有 “对美国政府、美国宪法或美国军事或海军不忠、亵渎、无礼或辱骂性语言” 的信件。

随着20世纪的到来,对异议人士的定罪和监控又出现了一个转折点:电子通讯。

在窃听技术和当时最先进的录音设备的支持下,警方对敢于持不同政见的人们进行监控已经成为家常便饭。

对于联邦调查局来说,对 “共产主义关系” 的恐惧是窃听和记录马丁路德金博士的借口,因为他为结束 Jim Crow 法的恐怖主义而斗争。

这些录音从未被用来逮捕这位非暴力和平反抗的倡导者,但是,联邦调查局却将其作为一种威胁手段,连同一张敦促金博士自杀的粗鲁纸条一起寄了过去。

即使在20世纪中叶,窃听和远程监视摄镜头变得司空见惯之后,卧底警察和线人仍然是监视地面抗议活动的中心

(注:不久后我们将发布一套如何识别当局渗透行为的分析报告,共3篇,将重点探讨卧底警察和线人的特征,以帮助行动者提高警惕)

数字时代再次改变了一切。如今,世界各地的警察部门都能够部署广泛的监视工具,以前所未有的精度跟踪示威者。

同样重要的是,与早年相比,这些工具使监视更多的人变得便宜且容易。

在现代抗议活动中,IMSI捕获器(黄貂鱼)、手机日志、Wi-Fi热点都可以将每个人的移动设备瞬间转变为政府跟踪工具。要知道,苹果和谷歌声称用于COVID-19防疫的联系人跟踪工具蓝牙芯片也同时可以跟踪您的政治活动

新形式的生物识别监控,如 面部识别和步态识别,可以从一个视频信号中识别出成千上万的抗议者。

而像 Palantir 这样的数据分析公司,因支持 ICE 的驱逐工作而受到国际谴责,该公司帮助各种政府机构从所有这些来源以及执法部门拥有的最强大的信息来源之一:我们自己的社交媒体账户中 —— 收集大量数据。

这场抗议活动开始的几周内,已经有抗议者成千上万的未编辑照片和录像视频给政府提供了一系列的监控手段,甚至超出了其自身系统提供的监控能力。

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些视频和图像是放大抗议权力的一种方式,但是,它们也可以放大警察的权力。

尽管跟踪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当下如此规模的跟踪是前所未有的,并且有可能破坏民主的某些最基本方面。

当潜在的抗议者知道他们所采取的每项行动都会被记录下来时,很多人会害怕加入抗议。由于害怕失去工作、害怕失去奖学金、或甚至失去移民身份,许多人会在最需要他们的声音的那一刻感到自己想要被迫保持沉默

这或许也是华裔移民者从未参与当地反抗运动的原因之一。

如果放任不管,对抗议活动的监视将造成这样的局面,即 只有那些享有特权的极少数人才有资格抗议。这将造成民主的最终变异。

警察军事化的危机

军方抵抗特朗普政府的镇压令,这件事在中国网络广为流传 —— 被赞颂和仰慕。这的确很好,但是,军方的拒绝完全没有意义。为什么?

因为警察本身就具备五角大楼的军事能力

国家广播评论员和作家 Jim Hightower 对警察军事化问题做出了详细的说明。

从1776年开始,美国人一直努力反对让士兵在本国土地上做警察工作,但是,近年来,五角大楼负责人与警察局长合作,以规避这一禁令。

他们是怎么做的?只需将警察部门军事化即可。

通过鲜为人知的1033项目,五角大楼一直在向本地警察运送大量的剩余战争装备。

这反映了目前指导社区警务的思维方式的根本性重新定位。

警长通常派出挥舞着沉重武器的小队,并穿上防暴装备以维稳局势。

招募视频中就有大量特警穿着黑色制服的剪辑片段,将烟雾弹投掷到房屋,然后猛冲进去,举起自动武器。

谁会希望被该视频招募的人在你家附近工作?

中国也有 —— 只看一眼,不要吐:

来检查一下他们的武器:超过 93000 挺机关枪,533 架飞机和直升机,180000 枚弹药筒,432 枚防雷埋伏防护车 …… 虽然听起来可能是美国军方,但是,正相反,这些装备是您当地的警察部门在您的城市里巡逻。

警察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转变成军事力量,装备了武装部队、装备了战甲,并灌输了军事心理,而不是社区警务的道德规范。

30年前,国会制定了1033军用物资转让项目,提供联邦拨款,以便警察局长和警长可以从五角大楼购买多余的火力。

在惊人的短时间内,当地的警察部队已成为了豪迈的军事部队,拥有从30吨坦克到步枪消音器的丰厚五角大楼免费赠品军械库

他们已经从维持和平行动的人变成了侵略性的过度特警队,特警队每年面向公民释放数万次,做的不过是普通警务工作。

当然,那些武器贩子公司已经跳入了直接销售,大模大样地举行实地演习和贸易展览会。例如,Genasys 制造的用于镇压抗议者的远程声炮,从字面上就令人震惊。

而且像 CTS 这样的催泪瓦斯制造商在抗议活动日期间向警察机构提供催泪弹和补给。当然还有 Axon 生产的电击棒(可以使心脏骤停的东西),现在几乎每个戴着警徽的人都把这东西跨在屁股上。

军事化是对警务的光荣宗旨的一种危险的、最终是致命的变形,并且已经失控。

大多数州都接受了抑制器或消音器,用于秘密突袭。北达科他州一个只有11000人口的县的警长告诉纽约时报记者,他认为不需要消音器。当有人指出他的警局有40个部门时,他感到困惑,说:“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批准的它们。”

威斯康星州的一名市议员在被告知警察正在购买一辆9英尺高的装甲车时说:“必须有人第一个说出来 ‘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纽约时报报道说,该镇的警察局长回答称:“总有发生暴力的可能性。” 真的吗?究竟谁在威胁着我们,以至于每个地方需要战区的军械库和突击队的心态?

2015年,奥巴马政府禁止将许多军事武器和装备转移给当地警察。这是为了回应公众对执法的愤怒,2014年在密苏里州弗格森对抗议者使用过度军事化的武力之后,一名手无寸铁的黑人 Michael Brown 被一名白人警察杀害,当时他只是闯红灯了

然而,仅仅两年后,唐纳德·特朗普就推翻了奥巴马的禁令,将战争武器归还给了包括小城镇在内的地方警察部门,甚至还包括在全国范围内学校的警察部门,也得到了这些重量级武器。

现在你已经看到,这些武器设备再次被用于镇压抗拒警察暴力的和平抗议者。

那么,抗议者正在面对什么呢?不只有监视。

抗议者正在面对什么

1、 大规模逮捕

目前已经至少有 9300 名美国平民因参与全国范围内的抗议活动而被捕。

这个数字来自美联社,该新闻社一直在追踪全国各地的逮捕事件。

激进组织 CodePink 发推文说,斗争正在进行中。该组织说:“这仅仅是开始。We must continue demanding #JusticeForGeorgeFloyd! #BlackLivesMatter.”

2、战争模拟:间谍机构针对国内反抗运动的军事应对方案

在主要由年轻人组成的抗议活动面前,军队在主要城市的街道上的存在一直是有争议的发展。但这并不是Z代(1996年以后出生的人)第一次出现在五角大楼的维稳雷达上。

The Intercept 通过《信息自由法》获得的解密文件显示,五角大楼的一场名为2018陆空海联合战略特别计划(JLASS)的军事演习提供了一种情景:Z世代成员在萎靡的现状和不满的驱使下,于本世纪20年代中期在美国发起了一场抗议运动名为 Zbellion。

这一军事演习是由美军战争学院的学生和教职员工进行的,这些学院是未来将军和海军上将的训练基地。

虽然这似乎不是国家情报机构的估计,但是,根据这份200多页的文件,这场军事演习 “意在反映对世界地区主要趋势和影响的可信描述”。

其中描述,Z世代的许多成员 —— 年轻时被9/11和大衰退在心理上留下了创伤,被大学债务压垮,对自己的就业选择不再抱有幻想 —— 已经放弃了对美好生活的希望,并认为体系受到操纵,对他们不利。

以下是这场演习中描述的起义的起源:

911恐怖袭击和大衰退都极大地影响了这一代人对美国的态度,并导致Z世代感到不安和不安全,尽管千禧一代在成长过程中也经历了这些事件,但Z世代作为童年的一部分经历了这些事件,影响了他们的现实态度和世界观…

当他们认识到就业选择没有达到他们的期望时,许多人发现自己背负着过高的大学债务。

Z世代经常被描述为寻求独立和机会,但他们也是最不可能相信存在 “美国梦” 的人群之一,他们认为 “制度受到操纵” 对他们不利。

他们经常将自己视为社会变革的推动者,渴望在工作中获得成就感和兴奋感,以帮助 “推动世界向前发展”。

尽管Z世代拥有精通的技术能力,但他们实际上更喜欢人与人之间的接触,而不是在线互动。他们将自己描述为参与了他们的虚拟和实体社区,并拒绝资本主义的过度消费 …… 

这场模拟演习的故事描述,2025年初,这些心怀不满的Z世代人发起了一场抗议运动。从 “公园、集会、抗议和咖啡店” 开始 —— 先是在西雅图,然后是纽约市、华盛顿特区、洛杉矶、拉斯维加斯和奥斯汀 —— 一个名为 Zbellion 的组织开始了一场 “全球网络运动,揭露不公正和腐败,并支持它认为有益的事业。”

在面对面的交流中,准 Zbellion 的成员得到了有关如何访问暗网站点的说明,这些站点使他们可以获得复杂的恶意软件,以便从公司、金融机构和非营利组织中提取资金。然后将收益转换为比特币,并分发给所有 “值得接受的人”,包括声称有财务需要的 Zbellion 成员。

编者注:这有点类似 Mr. Robot 的情节,黑客行动主义。原来五角大楼一直在准备着针对 Hacktivism 的维稳计划。请注意,Mr. Robot 剧集的黑客技术顾问是 Michael Bazzell —— 此人担任专职执法人员已有15年以上。目前在FBI的网络犯罪工作组工作,主要负责开源情报OSINT的收集和分析。

在 JLASS 2018 模拟的世界里,Z世代最激进的成员基本上是在向大公司和其他机构征税,以对抗收入不平等,或者用战争游戏玩家的话说就是,利用 “网络世界传播无政府主义的呼声”。

JLASS 军事演习是于五角大楼在国内正在展开的反对种族主义和警察暴行的抗议活动中发挥有争议和明显作用的背景下出现的。目前国民警卫队已经部署在不同的地点,特朗普政府向华盛顿特区地区派遣了一些现役军事部队

这是在威胁要使用现役军队强行镇压抗议活动、以及从第82空降师向华盛顿特区郊外的基地部署快速反应部队的背景下发生的。

Intercept 提醒值得考虑的是,五角大楼的战争模拟是如何选择将军方的注意力集中在针对现在展示和平抗议权利的一代人身上。在这里看到《PENTAGON WAR GAME INCLUDES SCENARIO FOR MILITARY RESPONSE TO DOMESTIC GEN Z REBELLION》。

3、什么是橡皮子弹?

这是一种针对抗议者镇压的武器。是一种可以致残的东西

人们已经在黄背心的抗议活动中充分见识到了这种东西的威力。在下面看到介绍。

  • 为什么人们害怕警察?为什么警察如此粗鲁却不会受到任何惩罚?为什么主流媒体美化警方而无视8000多人被捕,500人受重伤,2000多人被监禁,12人死亡,20多人失明,6人失去了手……?《他们不关心你的死活,因为他们是1%
  • 这里是维稳战术综合报告现代维稳战术一瞥

那么在美国的抗议活动中,这些镇压武器是如何被使用的?它们的危害性是什么?

NBC报道,不仅包括带有金属芯的橡皮子弹,警方还使用了催泪瓦斯、闪光弹手榴弹、胡椒喷雾和射弹来针对示威人群。

警察使用橡皮子弹激起了人们的愤慨,在社交媒体上到处都有图像显示,被击中的人导致失明或严重受伤。

2017年在 BMJ 上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被橡胶子弹击中的人中有3%因受伤而死亡。在研究的1984人中,有15%的橡胶子弹受害者造成了永久性伤残

在过去的一周中,加利福尼亚州拉梅萨市的一位老妇人因被橡皮子弹击中眼睛而送入重症监护室住院。演员 Kendrick Sampson 说,在洛杉矶的一次抗议活动中,他被橡皮子弹击中了七次。

在华盛顿特区,国民警卫队星期一发射了橡皮子弹,以驱散和平的抗议者,就在一座历史悠久的教堂附近。

总检察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在一份声明中为华盛顿地方和联邦执法人员的行动辩护,称他们 “在恢复首都秩序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

巴尔完全没有提到使用催泪弹或橡皮子弹的行为。

摄影师 Linda Tirado 说,在明尼阿波利斯的一次抗议活动中,她被橡胶子弹击中了眼睛。

而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发言人 John Elder 在回复记者的电子邮件中说:“我们使用40毫米以下泡沫标记弹。我们不使用橡皮子弹。”

Elder 没有提及明尼阿波利斯警方使用的泡沫标记弹的商标名称。但是,“直接冲击40毫米OC超细碎泡沫弹” 的网站描述了一种绿色的子弹形的产品,该网站称,该武器是 “无论您需要使单人目标失去行动能力还是控制整个人群,都是一个绝佳的解决方案。”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人权医学专家 Rohini Haar 博士说,没人知道警察使用橡皮子弹的频率或每年有多少人受到伤害。许多受害者没有去医院。

Higgins 现在是纽约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的副教授,他说,警察无须记录使用橡皮子弹的使用情况,因此没有国家数据可以证明使用橡皮子弹的频率。没有国家认可的使用标准

Lazzaro 说,当瞄准腿部射击时,橡皮子弹可以阻止单个人或一群人靠近警察。

他说,但是当近距离射击时,橡皮子弹可以穿透皮肤,破坏骨骼,使颅骨骨折,并炸开眼球。

纽约市急诊医师,美国急诊医师学会发言人 Robert Glatter 博士说,橡皮子弹可能会造成颅脑外伤和 “严重的腹部损伤,包括脾脏、肠道以及主要血管的损伤”。

Lazzaro 说,从远处发射橡皮子弹会降低其力量和准确性,从而增加射中面部或击中无辜旁观者的风险。

50年前,英国军队研发了橡皮子弹来控制北爱尔兰的民族主义抗议者,尽管英国几十年前就停止使用这种武器了。

以色列安全部队使用橡皮子弹对付巴勒斯坦示威者。

如上所述,去年,数十名 “黄背心” 示威者致盲,数百人受伤,法国警察因使用橡皮子弹而受到批评。

Haar 说:“橡胶子弹几乎每天都在世界上任何地方使用。利用这种武器对付没有武装的平民是对人权的严重侵犯。”

权利组织 “人权医生” 指出,许多被辩称为 “不致命” 的警察武器会造成严重伤害。

  • 声音武器,例如发出令人痛苦的巨响的加农炮,会损害听力。
  • 催泪瓦斯会使人难以看清甚至无法呼吸。
  • 胡椒喷雾已经被用来镇压最近的抗议活动,如果使用不当,可能会致命。 2004年,一名21岁的波士顿妇女的眼睛被警察发射的胡椒喷雾弹击中,最终导致丧命。
  • 产生巨大声响和耀眼亮光的闪光弹会导致严重的烧伤和爆炸性伤害,包括对耳鼓的损坏。惊慌的人群可能会造成挤压踩踏受伤。
  • 在寒冷的天气中,水枪喷射可能会导致跌倒、踩踏、甚至冻伤。
  • 美国紧急医师学院发言人、前战术医生、曾与特警队合作的 Howie Mell 博士说,诸如用武力殴打示威者的行为也将使大约三分之一的人住院

纽约时报采取的角度也很好,报道指出,催泪瓦斯的腐蚀作用可能加剧冠状病毒大流行。

推荐一篇论文,研究人员分析1960–95年间的1000多次抗议活动,并发现,对比其他抗议活动,警察更有可能抵制警察残暴的抗议活动中更多地逮捕人们和使用武力。在这里《Protesting the police: anti-police brutality claims as a predictor of police repression of protest》。

—— 部分典型事件 ——

1、烧烤店的黑人老板被他经常免费送餐的同一警察局官员杀死

Intercept 报道,David McAtee 的尸体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街道上被晒了12个多小时。

在全国各地针对警察暴力的抗议活动持续数日之际,McAtee 于5月31日星期日午夜被执法部门杀死。第二天中午,McAtee 的尸体依然被扔在那里。

McAtee 是被枪杀的,就在路易斯维尔警察和国民警卫队向聚集在停车场的人群开枪后。

53岁的 David McAtee 被认为是“社区支柱”,部分原因是他的 Yaya’s BBQ 烧烤店很受欢迎。从事业务数十年的 McAtee 经常会为出差的警察提供免费餐点

旁观者和目击者说,警察赶到时,人群并没有抗议。

活动家说,人群主要是社区成员,而不是经验丰富的激进活动家,他们感到愤怒和伤害。他说:“我们在应对 Breonna Taylor 的死亡事件”。他指的是两个月前警方枪杀的一名年轻的黑人妇女。

2、未在街头的人也被逮捕,被讯问政治观点

周三晚上,Joel Feingold 在布鲁克林的公寓里,当时他听到警察在建筑物外殴打抗议者的声音。

Feingold 冲到了外面。纽约市一名高级警官将他迅速扔到地上,塞进警车,并与其他四人一起被捕,原因是:“他们表面上违反了最近对纽约市居民实行的宵禁规定”。

Feingold 和其他人被带到纽约警察局,并被告知他们因违反该市晚上8点的宵禁而被拘捕。Feingold 告诉记者,在那里,他们受到纽约警察局和联邦调查局的审问,关于他们的政治信仰和参加全国抗议活动的原因

Feingold 说,联邦调查局特工的讯问显然集中在他的政治观点上。

两种民意

1、民意调查显示,多数美国人支持抗议者

据来自全国各地的最新民意调查显示,多数美国人认为,抗议者的愤怒和至少部分行动是合理的。

该民意调查还发现,大多数美国人认为警察对黑人使用的武力与白人不成比例,这比四年前的情况有所提高,当时只有三分之一的公众持这种观点。

独立的蒙茅斯大学民意测验研究所所长 Patrick Murray 在一份声明中说: “看来我们已经达到了舆论的转折点,美国白人已经意识到,非裔美国人在与警察打交道时会面临更大的风险。他们可能不同意最近抗议活动中出现的部分暴力行为,但是,许多白人说,他们理解愤怒的根源。”

来自蒙茅斯、 Reuters/Ipsos,和 CBS/YouGov 的民意调查均发现,第一次,绝大多数人认为,警察不成比例地针对黑人。自2016年以来,相信警察更多地对黑人使用过度武力的白人人数增加了一倍。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蒙茅斯(Monmouth)的发现是,大多数美国人认为,示威者参加针对警察暴力和野蛮行为的起义是合理的,他们的行为是完全或部分合理的。

正如 Monmouth 所说:

有17%的公众表示,抗议者的行为,包括因明尼阿波利斯警察杀死乔治·弗洛伊德引发的焚烧警察专用区行为,是完全合理的,另有37%的公众表示,这些行为是部分合理的。

大多数美国民众(57%)表示,导致这些抗议活动的愤怒是完全合理的。

另有21%的人认为它是部分合理的,只有18%的人认为不合理。

Forum News 的专栏作家 Rob Port 发推文说,这个17%的数字比看起来更大:

2、中国的民意

下面这张图在中国网络上传播,被作为 “明智的民意” 称颂……

除上述对于中国社会的部分分析之外,此处省略其他评论。

联盟

在这场抗议活动发起的最初,IYP表示,希望中国行动者能从中学习到东西。

此后很快,全球多个国家跟上了这场运动的脚步。下面是一些简要介绍。

—— 未完待续 ——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