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youport

IYP 不是过眼云烟的新闻网站,我们提供实战能力,这里是值得您反复回看的档案室:iyouport.org

当我们陷入困境:中国社会能从美国的反抗运动中学到什么 #BlackLivesMatter(上)

任何制度,甚至是腐败的制度,都可以创造迅速发展的经济;但是,只有民主才能建立社会正义,给人以尊严。
如果犬儒主义能有一种解药的话,那就是街头的人们。
在充满智慧、同情心、体面、正义、平等、关怀和诚实的地方,人潮汹涌。

按:本报告较长,总计约两万五千字,将分为3部分发布。但非常希望您能完整阅读。因为对中国社会来说是重要的。我们不希望过多分析中国(在多年前我们曾做过这样的事)而现在我们希望专注于扫清认知层面的障碍、和技能的提升,即 “该如何”+“怎么办”,而不是 “为什么不行”。

也许大多数中国读者都已经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明尼阿波利斯一名手无寸铁的黑人男子、和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一名手无寸铁的黑人妇女,被警察暴力致死;此后全国各地乃至全球多个国家都爆发了抗议活动。

此前已经从 “智能镇压” 角度上对此次抗议活动进行了分析,在这里看到《警察用哪些监视方式瞄准抗议者?》;

本文将尝试从了解、理解和学习的角度解释这场运动 —— 希望能有利于中国社会的行动者。

这场运动的背景是什么

经济、卫生和司法的不平等犹如鸿沟一般经年持久,George Floyd 的死亡只是最后一根稻草

抗议活动进入第八天时,特朗普开始吹嘘自己在减少黑人贫困和失业问题以及通过刑事司法改革方面的记录。他在推特上写道:“自从亚伯拉罕·林肯以来,我为黑人社区做的事比其他任何总统都要多。”

这是真的吗?在特朗普的领导下,非裔美国人的境况会更好吗?这与抗议活动有什么关系?

根据普查局的数据,非裔美国人的收入仅为非西班牙裔白人的五分之三。2018年,黑人家庭平均收入为 41400 美元,而白人为 70600 美元。

这是巨大的差距。相比在种族关系也很紧张的英国,黑人的收入是白人的90%。

与1970年的时候相比,收入差距的确是缩小了,当时的非裔美国人的收入仅为白人的一半。但是,所有的改善都发生在1970年至2000年之间,此后情况再次恶化。

而2020年冠状病毒疫情的打击导致不平等差距更为明显。因为非裔美国人普遍被安置在低技能或无技能的苦力劳工岗位,这些工作更容易受到冠状病毒的威胁。

这并不是全部。收入数字本身就严重低估了实际的经济差异,因为它们仅描述了有工作的那些人。

杜克大学的 Patrick Bayer 和芝加哥大学的 Kerwin Charles 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令人震惊的35%的黑人年轻人半失业或完全失业,这个数字是白人的两倍。

这个庞大的数字似乎与非裔美国人的高被囚禁率有关:除了在监狱中的囚犯之外,许多人放弃了找工作,因为雇主不雇佣曾经进过监狱的人。

司法权利上的悬殊也加剧了收入和工作上的不平等。

黑人和白人之间的贫富差距甚至大于收入差距。根据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Board)2017年的一项调查,非裔美国人的中位数净资产仅为 17,600 美元,而同期非西班牙裔白人的资产中位数为 171,000 美元。这个差距与1990年相同。

这已经渗透到非洲裔美国家庭的日常财务经验中。

零资产或负资产(即债务大于资产)的黑人是白人的两倍。在过去60天内被拒绝信贷或逾期付款的黑人人数是白人的两倍多;无法在一个月内支付所有账单的黑人人数是白人的两倍多;只有43%的黑人说他们可以在紧急情况下向家人或朋友借3000美元,而白人的这一比例是71%。

在经济上,比白人更多的非裔美国人生活在危机的边缘,离灾难只隔着一张薪水支票。

Covid-19 是一场巨大的灾难,非裔美国人受到的打击最大。

纽约的黑人和西班牙裔公民死于 covid-19 的可能性是白人的两倍。而芝加哥的黑人则是五倍还多。

部分原因是他们所做的工作是在整个疫情过程中需要持续的工作,比如护理工作、分娩协助等等,占有很高的比例;另部分原因是他们比白人更有可能没有健康保险(现在12.2%的黑人没有保险,而2018年为7.8%); 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有更多的慢性病问题,体质差使人们容易感染病毒。

根据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年龄在18至49岁之间的非洲裔美国人死于心脏病的几率是白人的两倍,死于高血压的几率是白人的50%,死于糖尿病的几率是白人的两倍。

有非常多的证据足够表明,司法不平等与经济地位之间有着密切联系。这点中国人肯定不会陌生。

根据美国司法局的数据,2016年黑人的人均被监禁率是白人的六倍(而且令人惊讶的是,这甚至是一个进步:2006年,该比率为七倍)。

密歇根大学和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人员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如果白人和黑人或西班牙裔美国人犯下同一罪行,黑人或西班牙裔美国人将被判处更长的刑期。

另一项研究指出,这是因为法官们不认为黑人可以支付罚款而避免入狱,他们担心如果黑人获释,他们将无法找到工作并会沦为罪犯。换句话说,贫穷和失业使黑人的量刑习俗更加严厉,而这些习俗使黑人很难以找到工作

如果您想了解司法不公问题,这里有一个报道,足够对此有清晰的一瞥《穿“错了”衣服会导致你被捕》;intercept 也有一个很好的梳理,关于,为什么黑人一直在警察的 “恐怖分子” 数据库里,见《他们不喜欢的一切都被定义为恐怖主义》。

请注意:以上都是表面现象!!那么,巨大的不平等鸿沟究竟是什么造成的?

在这里看到警察杀害平民的全国数据 —— mapping police violence 组织长期汇总这一数据,下面仅仅是2019年数据的截图:

这场抗议的目标应该是什么

资本主义和民主为什么不兼容,这个问题在政治学角度上已经有过非常多的解析;我们将在后面做一些简要归总。

对于这场运动的真实背景和目标,美国著名说唱歌手 Boots Riley 做出了非常出色的分析。在这里看到他曾经的文章。我们来总结并延伸一下。

种族主义暴力和警察谋杀是资本主义所固有的。除非能真正摆脱资本主义,否则它将一直存在。

理解到这一点正是抗议者能找到捷径方法的关键 —— 可以集体找到对抗这些不公正现象的更直接的反抗方法。下面简要解释为什么。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你不能得到充分的就业。

资本主义必须有一定比例的失业人口存在。

当失业率降低到某个特定水平时,您就会看到 WSJ、FTimes 这些企业媒体表示担心,因为,这意味着工资会实时上涨,而股票价值会实时下降。

必须有一支足够大的失业工人大军,以便资本家老板可以随时威胁工人 “不想干就走人,抢着干的人有的是” 来降低工资水平。这支失业大军的规模越大,工人被动 “竞争” 的局面就越激烈,工资水平就越低

关键是要保持尽可能低的工资。

如果有充分的就业机会,工人可以告诉老板 “我要每小时75美元,你不答应的话我就辞职另寻高就”,而老板就会害怕,因为他们无法轻易找到代替辞职工人的其他求职者。他们就不得不屈服于工人的需求。

在中国,996抗议运动没能实现根本性变革的原因与此直接相关。

资本家刘强东可以大言不惭地说:“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而马云在阿里内部会议上则表示,996是你 “修来的福报”。

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很多来自中国民间的奇怪的评论,人们说 “你要是辞职去做自由职业那可比996累多了”、“干的多赚得多,趁年轻多赚点,老了干不动了也不至于饿死”、还有人称 “占着大牌企业的工作岗位你还矫情什么?务实点儿吧,马上就35岁了,你再去人才市场和年轻人挤试试看,除了送快递的工作,没人会搭理你了!”……

您现在明白马云和刘强东这些资本家为何如何嚣张了。而民间的奇怪舆论所体现的正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人们所面对的现实不公和剥削 — — 就业年龄歧视、养老压力、变态的竞争、失业威胁,等等。

人们面临着实际的生存困境,这一困境的源头是资本主义体制。美国的抗议者很清楚这点,而在中国,很大程度上人们尚且没能认识到中国社会也是资本主义性质(对此,晚些时候还将有具体分析)

这就导致了中国社会很可能将美国的反抗运动视为 “别人家的事”,更难以有联合的积极性。当然也有其他原因,包括中国当局的恶意愚蠢手段在不断影响人们的思考方式。

本文希望通过分析这场运动,来帮助中国社会理解这场运动本身;而不仅仅是警察国家的暴力和种族歧视的表面现象

企业每年必须比上一年赚更多的钱,因此,资本主义需要一支失业工人大军才能维持生存。

那么您如何理解失业工人大军呢?他们是饥饿的一群人,他们需要吃饭。

而且他们没有工作,因为资本主义 *需要* 他们失业和绝望

那支失业工人大军不会眼睁睁地让自己或家人挨饿和无家可归。他们会被迫选择从事非法业务。

甚至许多从事合法工作却收入不高难以养家的人们,都需要去做一些非法业务,以赚取额外的收入 — — Bring home the bacon,每一位成年人都明白这个短语中蕴含着多么大的辛劳、责任感和压力。

所有不论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东西都使用暴力来规范它们自己。他们称为 “规矩”。那些举着枪的警察会亲自执行这些 “规矩”。

那么究竟什么是非法呢?不同时期有着完全不同的定义。

在禁酒时期,酒是非法的,是 “不规矩” 的;你有酒,流氓会追打你。现在是,警察追打你。20年前,大麻是非法的。你有大麻,你的朋友会追打你。同样,现在警察追打你。

非法业务没有警察或法院对其进行监管,就像监管合法业务那样,没有。您不能上法庭说:“尊敬的法官,我买的是整整一公斤的可卡因,而这里面显然有一半是小苏打。我要求赔偿!”

也没有分区委员会能让您去抱怨。没人会这样主持秩序:“该街区仅适用于一个可卡因销售商,如果一个人想在同一地区出售可卡因,他将必须获得特别许可。”

因此,非法商业从业人员必须自己来监管业务。每一种管制都需要施加武力和暴力,就如在警察和合法业务方面那样。没有暴力就无法开展业务

您不会因非法生意而失业;但没有失业就不可能有资本主义。

简单说,没有贫穷、失业、所谓的 “犯罪” 和暴力,就不可能有资本主义。

但是,你知道,有任何统治阶级(在美国是那些白人)会告诉整个工人阶级,他们的贫穷和低工资是经济体系中固有的东西?他们会承认全世界最富有的家伙如贝索斯和彭博的财富要依赖于这些底层保持贫穷吗?

他们不会告诉你。永远都不会。

相反,这些富人通过他们所拥有的媒体集团(企业媒体)向工人阶级宣传扭曲的价值观:低工资、贫穷和暴力的增长是由于穷人自己的错误决定所致。在价值观层面上给人们洗脑

这些企业媒体不愿也无法诚实。

全世界的贝索斯们和彭博们不必亲自编辑或制作这些洗脑材料,他们只需要雇用那些愿意乖乖听话重复这些资本家的观点的编辑和作家。这不难,这些人中的很多都来自相似的背景和/或培训/教育,也就是说,在他们入行变成大喇叭之前就已经被充分灌输了这些资本家们的政治观点。

但是,这些资本家该如何告诉整个工人阶级,他们的低工资和贫困是资本主义的根基、同时避免工人阶级决定站起来摆脱统治阶级的压迫呢?

他们没有。也不会想去做这件事。

相反,他们指着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对白人工人阶级说:“看看那些野蛮人。他们很暴力,他们的文化缺乏在这个系统中成长所需要的东西,他们工作不努力,他们各方面都不如白人 ……等等” 。

这些资本家告诉人们:“那些黑人之所以如此不堪就是因为贫穷,这些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的人由于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处于贫困之中,而资本主义是如此地行之有效,如果你做得对,就可以从中获得财富” ……

他们不断支持这一谎言,即 “黑人社区比白人社区犯罪和暴力行为更多”。

已经有太多的研究表明:如果您将黑人社区与相同收入水平的白人社区进行比较,犯罪与暴力的水平是基本相同的。这里有一些研究报告

谎称黑人犯罪作为种族主义暴力遮羞布这种做法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1906年,亚特兰大的报纸就制造了虚假的 “黑人犯罪浪潮” 谎言,最终导致州民兵和县警察挨家挨户突袭每个黑人家庭,以没收枪支。

人们在这些突袭中遭到殴打和谋杀。在随后的几十年中,不断有媒体在华盛顿,纽约和其他城市掀起 “黑人犯罪浪潮” 的谎言,导致了对黑人社区的镇压。

白人资本家必须保持他们对这一谎言的信仰,并更广泛地传播这一谎言,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让白人工人阶级说:“我根本不喜欢那些黑人 — — 我在道义上是正直的 …… 如果我个人确实有一些财务问题,那是我需要进行自我提升的原因。不是经济体系问题。至少我不是他们(那些黑人)。”

这就是为什么你能看到那些年收入22000美元的家庭中的白人称自己为 “中产阶级” 并与统治阶级保持一致的原因。

这些人不仅是特朗普的簇拥;如果你看看 Elon Musk 的推文就能知道,他们也在他的帖子下面跪舔 — — 那些囊肿羞涩的人,在那里跪舔

但是现在,贫穷以及由此产生的 “犯罪” 和暴力已被广泛地定义为个人问题,并且,进一步种族主义地定义为源自固定社区文化的问题,这些歪理已经被深深植入了大众的内心。不仅是美国大众,也包括所有信仰精英资本家的社会的大众 — — 包括中国

您能从中国看到非常多的对黑人的歧视、对穆斯林的歧视,甚至包括自称为民主派的人士,都抱有这种奇怪的歧视态度,这不是没有原因的。至少你能发现,这些人都习惯于将美国企业媒体作为唯一的知识获取渠道 — — 即 那些资本家贝索斯们和彭博们操控的喉舌。

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之一依旧是中国当局的恶意愚蠢(民族主义角度的恶意愚蠢),中国当局封锁的基本都是美国的企业媒体,导致人们误认为 “被封锁的才是好东西”。这是源于一个典型的人的心理弱点,被心理操纵称为 “可得性法则”。未来我们将有一套新的关于心理操纵(洗脑)手段的解析文章,其中会再次提到这点。

律师 Dave McKenna 指出,世界上最大的盗窃案是工资盗窃:包括 雇主通过不付款、低于最低工资的数额支付、扣留加班费和带薪病假权等手段。

这个世界上最严重的盗窃就是工资盗窃。也就是说,被盗的工资数额加在一起远大于所有其他形式的盗窃 如抢劫,入店行窃,汽车盗窃等案件每年的价值数额总和

但是,你知道,盗窃工资却不被认为是犯罪。

如果你从雇主那里偷了100块,你会被逮捕。但如果雇主克扣你100块工资,警察只会告诉你去劳资部门投诉。如果劳资部门不管,你还有一项私人诉讼权,可以向雇主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其赔偿您所欠的款项以及损害赔偿。但获得审判可能需要6到18个月的时间。

即便你打赢了官司,盗取你工资的雇主也不会有犯罪记录。

简单说,法律从字面上将盗窃工资定义为 “不是犯罪”。

您盗窃,是犯罪。雇主盗窃,不是犯罪。

这就是为什么说犯罪是 “社会建构的” 的意思。并非所有的社会危害都被定为犯罪。并非所有对社会造成伤害的行为者都被定为犯罪

McKenna 说,去年他为3个客户解决了27000美元的案件。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就保密协议进行谈判,因为雇主表示,如果所有员工都起诉他并像这样来解决,他就会破产。他的商业模式就取决于盗窃工资

有一些人起诉,他就不得不付钱给他们。而其他大多数人没有资源和精力进行多年的诉讼。结果一无所获。

这足够显示警察所谓的 “高犯罪率社区” 这个标签是多么的荒谬,尤其是警察监视的任意性和种族主义反应。

你下毒给一个人,你会被判刑;而制造水和空气污染毒死成千上万人的家伙,正是那些坐拥最大财富的家伙,是那1%的权贵。

造成最大伤害的人并不在监狱里,也不住在所谓的高犯罪率率社区。现在您知道 “黑人犯罪率更高” 的论调有多荒谬了。

那么,警察的作用是什么?

如果警察真的想 “打击犯罪”,那么他们就应该去寻找 “犯罪” 的根源。这个根源就是统治阶级。如上所述,亿万富翁资本家导致低工资、贫困和 “犯罪”,而这正是资本主义所必需的。

如果警察介入其中以制止 “犯罪” 和由此产生的暴力,那么他们将不再是警察 — — 而是革命组织者

因为犯罪的根源并不在黑人社区和其他有色人种社区内,甚至不在白人工人阶级社区内,而是在高档住宅区:贝莱尔、第五大道、和硅谷。

但是,如上所述,正因为关于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的种族主义思想是资本主义所必需的,因此,黑人社区警察的工作在其功能上就是抵制该社区的战斗人员之一。

那些警察在执行任务时避免认知失调的唯一办法 — — 即 认为自己在做正确的事、在工作中发挥作用的唯一方法 — — 就是,他们 *接受* 暴力、犯罪和贫困的种族主义观念。即使警察本人就是黑人或有色人种

要制止警察暴力的唯一根本性解决方案是,制止资本主义。

一场反抗运动能否成功,取决于行动者能否意识到自己真正的力量所在。

如果抗议者希望对 George Floyd 的谋杀案和其他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的谋杀案采取短期正义措施,则需要要求至少进行一些现实的改革,举行罢工,需要有明确的要求。

举行大规模的罢工,直到他们不仅逮捕了其他警察,而且还任命了人们信任的检察官以便人们可以通过起诉寻求正义。

再说一次 — — 这并不能解决根本性问题 ! 但是,如果我们想要展示我们能做的事,那就表明,这些谋杀案要付出代价。这是最基本要做的

只要您有工作,每个人都可以参与。但是这场行动必须被组织起来,并且有办法找出罢工行动能令其最有效的行业。

每一个问题都是庞大的,无法期待一次性完全解决。只有在人们一次又一次地抵抗和组织变革的情况下,真正的变革才会发生

我们应该知道我们想要建立什么样的世界。

资本主义和民主不兼容

皮尤(Pew)在最近的一项全球调查中发现,在27个国家的受访者中,有51%的人对民主的运作方式很不满意;并且,千禧一代和Z世代对资本主义越来越不感兴趣,在美国只有一半的人尚且对资本主义持积极态度

鲁汶大学教授 Isabelle Ferreras 指出,民主是一种体制,其基础是承认人民在 “尊严和权利” 方面平等,因此应享有平等的政治权利。此理想可应用于任何大小的实体。

资本主义也是一种体制,但是它是基于不平等的。它根据资本所有权授予政治权利。它的核心机构是公司,由两类投资者组成:资本和劳动力。

在资本主义公司中,治理的政治权利仅由资本投资者通过公司的法律手段持有。

在资本主义公司的逻辑中,最重要的人只是那些拥有资本的人,换句话说,就是股东。

他们行使权力并获得大部分的财务回报,而劳动力(即工人)被剥夺了选举权,并且地球的资源被耗尽。

资本主义并不是天生支持自由市场。市场是国家合法和文化生产及担保的一种交换机制。它在协调供需方面的优越性已得到证明,但是,很少有人承认市场经济在企业层面上既与民主政府也与资本主义政府兼容。资本主义和民主都需要市场,而不是需要彼此

印度发展经济学家 Reetika Khera 指出,尽管资本主义和民主都没有理想的形式存在,但民主的承诺比资本主义的承诺对我们更具吸引力。例如,与民主制不同,资本主义甚至没有努力实现平等。

资本主义的现实令人不安。不管是汽车制造商捏造排放物、银行无罪转移钱财、还是那些跑路的商业大亨,你看不到 “遵守法治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的概念。

就算那些有权势的资本家不违法,他们也会收买影响力、塑造对自己有利的法律制定过程(例如,取消基本的工人保护举措),并进行 “合法” 盗窃

美国公民制作的meme。上:业余抢劫犯;下:专业抢劫犯

你知道,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糖业和烟草业是如何收买知识分子操作有偿的谎言论文,以掩盖其产品的不良影响;今天,你看到科技行业也在做类似的事,包括操纵选民 —— 破坏自由和公平的选举,而自由公平的选举正是一个正常运作的民主的基础。

民主和资本主义需要彼此吗?并不需要。资本主义比民主本身更需要伪装民主。

智利大学经济与商业学院经济学系教授(前院长)Manuel Agosin 指出,资本主义完全可以在没有民主的情况下长期生存,中国、俄罗斯、土耳其和其他独裁国家的经验就证明了这一点。这些资本主义通常赞成腐败和通过诸如党派忠诚之类的优点来控制资源。

通过强调个人​​主义和个人收益,资本主义趋于滋生市场集中度和一系列长期滥用行为,正如大萧条所清楚表明的那样。个人和公司不断受到诱惑,以逃避法律或利用法律漏洞。

金融部门特别容易出现这种行为,因为它使市场参与者不仅可以通过提供人们需要的服务来获得收益,而且可以通过巧妙地操纵 “金融工程” 来获得收益。

这种创造力对社会没有任何价值。相反,它通常会带来各种状况,这些状况积累起来就是金融危机。

佛罗里达大学政治学助理教授 Steven Klein 指出,民主和资本主义的组织原则不同

民主建立在这样一个信念上,即 每个人在影响自己的决定中都应享有平等的发言权。资本主义则没有。相反,它基于利润动机和准入门槛。

这是它们彼此拉锯的核心:实现平等声音的理想意味着限制个人和企业放弃其经济和政治关系的能力,即使民主决定不利于他们。我们知道这种紧张局势的后果是:资本家在加入新的民主检查制度之前就转向了威权主义。

关于美国的情况,这里有一篇文章可以参考《America’s Version of Capitalism Is Incompatible With Democracy》。

下面我们来汇总一下这场抗议活动中出现的议题。

—— 未完待续 ——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