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 恐懼

鯨魚男孩

我一直覺得「昆蟲」在億萬年前可能不是這個星球的原住民,他們的臉太猙獰了,那種恐懼跟看到獅子在面前張開血盤大口的恐懼是不同的⋯⋯

碎碎念轉場到Liker.social

香港隨記 | 路邊攤

鯨魚男孩

都市人對無助者的憐憫多少帶點幫凶者的內疚,無需要把善良的定義劃得太重吧,不然我們連那一點點出於自責和關懷都拿不出來,那才是真的悲哀..

敦煌火車上的紅色指甲

亞皆老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