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庭安

美國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哲學系博士生,研究社會政治哲學及女性主義哲學

帝國的鐵路:史丹佛、美國鐵路、華人移工與原住民的被殖民血淚

以前,我只知道Leland Stanford是史丹佛大學的創辦人,沒想到今天在讀修課的閱讀材料(Manu Karuka, 2019, “Empire’s Tracks: Indigenous Nations, Chinese Workers, and the Transcontinental Railroad)卻有了意外的發現。

鐵路大亨Leland Stanford與美國的鐵路殖民

Empire’s Track(帝國的軌道)這本書,主要是在講北美/美國的「鐵路殖民主義」(“railroad colonialism”),也就是美國如何透過興建鐵路逐漸地奪走原住民的土地、進行殖民。書中有一部分提到華人移工在這個過程中扮演的角色 — — 因為當時(1860年代)最主要的鐵路公司Central Pacific Railroad(中央太平洋鐵路公司)雇用的工人有90%都是中國移民。

讀到這邊我忽然看到了 “Leland Stanford”的名字,想說真巧該不會是那個史丹佛大學的Stanford,結果一查之下,還真的是那個Stanford!

原來Leland Stanford是Central Pacific Railroad的董座,還曾經擔任加州州長、美國參議員。總之就是個超級有錢有勢的富豪。英文Wiki上有說他被認為是個”robber baron”,就是「為了致富會不擇手段的人」。

看到這邊,應該已經可以完全戳破某個關於Stanford創建的坊間傳說:「據說有一對穿的很樸素窮酸的老夫妻去找哈佛校長,說想要捐一棟建築物紀念早逝的兒子,結果發現原來捐一棟建築物這麼便宜那就自己來蓋個大學,於是就回加洲創了史丹佛」。

Well,故事裡所謂穿得很寒酸的Stanford老先生,其實有錢有勢有名的很。史丹佛大學也有發過聲明、打破這個不實的傳說。所以不要再相信這個謠言了⋯⋯

被歧視的華人移工、被迫遷的原住民

認知到Leland Stanford和美國鐵路的連結,除了打破我對Leland Stanford錯誤的想像之外,也讓我認知到華人移工和美國殖民史的微妙連結。

相信有許多學者一直在努力揭開這些與美國興建橫貫鐵路相關的歷史,然而相關的研究逐漸廣為世人所知,似乎是很最近的事情。

New York Times這篇今年五月的文章,以「150年後,鐵路華工在美終獲認可」為題,點出華人(以及愛爾蘭、非裔美國人等)移民和移工對美國鐵路的貢獻在過去遭到刻意的遺忘,也提到原住民因鐵路的興建而被趕出家園。現在正在National Museum of American History進行的 “Forgotten Workers”特展(展到明年春季),也在回顧這段歷史。

文章裡訪問了史丹佛大學(對,這麼巧,又是史丹佛)的歷史學家Gordan Chang,他同時也是美國鐵路華工研究計畫(所以這個研究中心也設在史丹佛)的co-director。

//將研究中心設在史丹佛大學本身就值得注意。中央太平洋線的關鍵投資人史丹佛本人曾詆毀華人移民,稱他們是「劣等種族」,多年後他卻僱用了成千上萬名華工。

張少書寫道,儘管工作時間更長,他們卻領著低於白人工人的薪水,承擔著鐵路中最艱險的路段,且以工作出色聞名,史丹佛後來對他們產生了深深的敬意。

「我痛心卻又清楚地知道,利蘭·史丹佛通過對華工的使用成為了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

「但我也會努力銘記,史丹佛大學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有那些華工。」//

對於過去幾個月常出沒在史丹佛校園裡的我來說,發現上述這些歷史連結,實在是太disturbing了。僅此發文分享一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