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Chen

愛書人/曬書娘。【另類讀書筆記】不算書評,是分享我和愛書們約會的點點滴滴。

夜半驚魂:公權力的碾壓感

今日凌晨,第一次領略到民主社會公權力的碾壓感。

凌晨三點,家人都睡了,我這夜貓子獨享客廳的大螢幕,看Netflix上的劇集,邊看邊做筆記。

重重的敲門聲把我從溫情脈脈「基情四射」的劇情中,嚇得跳起來,差點打翻一袋薯片。

從貓眼看過去,走道上有幾個人影。隔著門問「是誰?」,答案是「警察,請開門」。

十多年前,友人的友人,有被偽裝成警察的歹徒,叫開門搶劫的經驗,我頓時害怕起來。雖然公寓本身的保安措施不錯,每層樓都需要特定的電子鎖才能讓電梯運行停靠,但是總有人為漏洞。劫持同層樓的住戶進來,把每家搶劫一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敲門聲持續,一聲比一聲重,再不開門,他們可能會破門而入了,所以我開了門。

門口是四位穿著警察制服,身高6呎高以上的三名壯男和一位嬌小的女警,開口的是女警:「妳有沒有聽到女人的尖叫聲?我們能進來嗎?」

他們在我開門後,目光就對我上下一陣掃射,我反射性的摀住胸口。

在家我從不穿內衣,這幾個月因為疫情宅在家中,更是怎麼舒服怎麼穿,邋遢極了。身上這件柔軟吸汗的筒式棉短衫更是低胸露胳臂露大腿的,一覽無遺。不過,在今晚的情境下,倒是省了他們和我的麻煩。

「妳臉上的烏青怎麼回事?」

我摸摸因為一緊張就抓摳,因此一直淡不下去,藥物副作用長痘痘留下的某個陳年疤痕,尷尬的笑了笑,說是自己手賤抓的。


兩男留在門外警戒,一男一女進門,四下掃射打量,要求看我的ID,

「妳真的沒有聽到叫聲?女人的尖叫聲?」

「不好意思,我實在太專注於劇情,沒有留意。」

這個BL劇集只有男人的喘息聲,沒有女人的尖叫聲。

「有沒有可能是電視的聲音?」

我看了一下,聲音的強度條只有5,通常看電視時是10:「應該不是。」


她把我ID上的訊息抄錄在小本本上,然後堅持要我把整家人都叫起來。

大小寶貝們一個個睡眼惺忪的從棉被堆裡被挖起來問話。

大大寶貝淺眠,又工作到凌晨才睡,雖是一臉不爽困惑無辜,還是乖乖的把ID給她登記。大大寶貝雖然年輕時也是小鮮肉一枚,歲月摧殘下已是白髮蒼蒼的老頭子,冷靜自持斯文有禮的氣質倒是沒變,怎麼看也不符合家暴男的形象吧!?我氣到發瘋時也不過丟幾個枕頭,離女暴龍也是有段距離的。

「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沒有,我們都沒聽到聲音。」

公寓在大學城裡,鄰近某個交通要道,我們已經很習慣週末醉酒夜歸的大學生們走過時鬧出的聲響。公寓裡有些住戶把公寓出租給大學生,夜歸弄出點動靜也是常事,因此除非聲響持續擾人,一般不會特別留意。

「有沒有留意那個鄰居常常吵架聲音很大?」

「呃⋯⋯」


這時候我終於冷靜下來了:「是有人打電話報案嗎?」

「是,但是報案人不確定是那家傳出來的聲音,所以我們得一家一家確認,希望沒有發生什麼暴力事件。」

警察們確認我們是無辜平和的一家人後告辭。

我謝謝他們的辛勞和反應即時,然後關門。

警察們繼續敲隔壁兩家鄰居的門,看來,今晚睡不好的不只我們一家。


隔離在家日久,家暴案件持續上升,也難怪警察們不敢掉以輕心。

一家都是宅男宅女,一向低調做人,不打罵孩子也沒養寵物,不煙不酒不在陽台上吸大麻,做菜絕少味道重大爆炒,也從不在家開party,得罪人的可能性極低,應該不是有人挾怨報復。

當然也不能排除某位鄰居無聊惡作劇,自己睡不著,就想謊報給別人添堵,讓其它人陪他睡不好。


下午寫這篇文章時,才事後諸葛亮的想起來,警察們沒戴口罩,進門我也沒要求他們用酒精免洗手液消毒(門口我擺了一罐)。

歸還的ID也沒有噴酒精消毒就擺進包包裡了。

糟糕!我們數月的防疫措施,特別是心裡上的安全感,因而破個大洞!

我甚至忘了要求看他們的警察證件。


邊寫文章邊反省,才體認到自己當下的反應,在公權力的碾壓下,比起無知愚婦也好不到那裡去,完全是被「作」了。嚇傻了,應對被情緒牽著走,警察一個口令我一個動作,而不是理智思考後的反應。

亡羊補牢打電話給RCMP(加拿大皇家騎警),先是確認今晨的警察小隊的確是他們派出的,然後請教「警民合作」的SOP。沒辦法,除了拿過一兩次超速罰單,還沒有和警察打過交道。

接電話的女警非常友善。

據她表示,一般警察敲門時,一定會穿制服,展示他們的警徽和編號,或是提供名片。

非緊急狀況,或許可以不開門,隔著門回答,警察有自由裁量權(想想如果自己孤身一人在家,凌晨三時任何陌生人敲門,開門都是冒著非常大的風險。)。或是可以請警察稍等,打電話給警察局確認警員資訊後再開門。但是今晨的狀況,如果我不開門,他們無法親眼確認我的安全,就會認為狀況可疑,然後採取比較激烈的手段,例如踢門而入。

要求提供ID等資訊,也是確認住戶資料屬實,而不是闖空門的小偷或歹徒鳩佔鵲巢。

歸根結底,這是信任感的問題。如果我們相信警察是保護我們為我們服務的公僕,而且有機制讓我們確認或追責,自然會比較願意合作,放心把門打開。


公權力的碾壓快速,不留任何思考的餘地。

乍然面對強大的公權力,一般人多半只有束手就擒。能保持冷靜迅速思考反應,並不容易。

在公權力是用來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前提下,和權力實行者打交道的經驗多半良好。但感激之餘,也體認到公權力絕對需要被制約。

我只能想像,如果生活在公權力無限擴張的國家,或制度不全、公權力被行使之人濫用,人民心裡的不信任感和恐懼。

你們呢?如果凌晨三時警察敲門,你們開不開門?


謝謝閨蜜A拍攝的刊頭照片:溫哥華福溪一景。


閨密B分享的網路笑話(若有人知道出處請告知):

昨晚差不多十二点吧,小区内突然响起一个女人愤怒的骂声: 你都已经知道疑似了,怎么就不知道疑似的后面是什么?疑似的后面是什么?你说呀!你站那儿发呆有什么用啊?
全小区刚刚熄灭不久的灯光几乎同时唰的就全亮了。疑似的后面?疑似的后面不就是确诊吗?我的个天哪!人们纷纷扒在窗口伸出脑袋竖起耳朵四处探求声音的来源。有人甚至准备拨打报警电话。
这时候骂声又响起: 是地上霜啊!疑是地上霜啊! 就这么简单的四句诗你都记不住背不出,养你这么大有什么用啊! 顿时,全小区的灯纷纷熄灭。夜,重归宁静。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