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Chen

愛書人/曬書娘。【另類讀書筆記】不算書評,是分享我和愛書們約會的點點滴滴。

不能更加《同意》:和一首詩的相遇

新冠病毒把年節氣氛和消息擠出新聞版面時,臺北書展宣布延期。不想提早回溫哥華,就只能安靜在家讀電子書。但是心有不甘,隔幾天還是口罩消毒液武裝好自己,造訪不同的書店,特別是獨立書店。


因此,在生命期進入倒數階段的《和平青鳥書店》,我邂逅了一首詩。它向我眨了眨大眼睛。


你是否同意

所有的快樂

皆應受到痛苦的箝制

⋯⋯

你是否同意

在你們的國種一朵花

用種樹的方式養育他

然後告訴他

他會以什麼樣的方式死去

⋯⋯


《同意》-宋尚緯《無蜜的蜂群》

我對中文現代詩的鑒賞力只有幼稚園級,除了在文學少女階段喜歡的鄭愁予和席慕容之外,唯一喜愛而且收藏其大部份詩作的只有夏宇。


白色精裝本的詩集,上面大眼灰翅黑黃夾雜的蜂群排成隊形,是準備攻擊的姿態。這個詩人這本詩集我從未聽過讀過,翻了翻,就放下來了。


過了幾天,新冠病毒疫情橫掃天下,新聞和社交媒體上各類耳語、推測、陰謀論、政治作秀和角力,真真假假,半真半假,帶風向的假新聞層出不窮。口罩和消毒液缺貨,必須有身分證,以字號才能購買配給限制額數。不出意料之外,坐公車經過的數個藥局外面都排起長長的隊伍,像排隊進巢的工蜂。


臺灣像汪洋中的一條小舟,在颶風引起的滔天大浪下,許多人同心協力用有限的資源維持平衡,也有許多人不惜翻船也要靠向旁邊那巨輪,救出圍困在小小變形蜂窩裏擾攘不已的家人。據說,巨輪上的某些先知先覺者早已坐上直昇機離開,順便帶走一袋袋的蜂蜜。


在《詩生活》,我又和這本詩集這首詩再度相遇。這次,它的大眼睛承載了憂愁和控訴。


⋯⋯

你是否同意

謊言構築世界的真相

他們教你什麼是愛

卻沒教你愛的方式

他們不說恨是什麼

只是做著

自己認為該做的事

你知道這就是恨

它不是愛的反面

它就是愛

⋯⋯


數個禮拜內鋪天蓋地的病毒相關新聞和文章,釋放出恐懼不安的情緒毒氣,非常影響平和的心情。我像丟一塊燙手山芋一樣,把詩集一丟,逃之夭夭。


幾天後在《誠品書店》,我又和換了一件書衣的這本詩集再度重逢,新書衣上是兩隻在五角形的橘色蜂巢上各自為政,或各自逃生的蜜蜂。五角變形的蜂巢,註定無蜜。

s


三生三世的緣份,我只能掏錢買下這本有作者親筆簽名的特版詩集。然後,認命的把這首詩讀完。

⋯⋯

你已經同意

一切對你形同虛設

一個人在暗自哭泣

一個人在夜裡洗手

洗手的人以為自己沒有選擇

哭泣的人以為自己只能死去

你也許曾是洗手的人

也許也曾是哭泣的人

但一切你都同意

你讓更多人哭泣

也讓更多人死亡

你讓自己成為憲法

成為謊言的一部分

成為世界,在你的國

應許所有一同說謊的人

得到你允諾的奶與蜜

- 宋尚緯,《同意》,摘自於《無蜜的蜂群》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