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筱

~歡迎互拍~ 生活中不能沒有故事,喜愛各種腦補、分享、閱讀

小說 |《冤冤相報何時了》第十二章、慶功宴

第十二章、慶功宴


幾天後,全班朝思暮想的慶功宴終於到來了。放學後,班上同學們三五好友揪一揪便搭著計程車前往已經訂好包廂的KTV,有些想省錢的便搭公車去,而童彩恩和高智偉則上了趙俊彥家的車,留下黃詩涵獨自和許昱文坐他爸爸的車一同前往。


黃詩涵一坐上許昱文家的車,便客氣的和許昱文的爸爸打招呼道:「伯父好,如此麻煩您,真是太感謝您了!」


許昱文的爸爸看到如此有禮的女孩,高興的回道:「不麻煩,不麻煩!女孩子受傷了還是要小心一點,剛好要載我們昱文,順道。」雖然許爸爸這麼說,許昱文心裡去不這麼想,原本他也可以像其他同學一樣乘車過去就好,但為了黃詩涵方便,他才特別請爸爸幫忙,以滿足他小小的私心。


一路上許爸爸也沒再說什麼,這讓黃詩涵松了一口氣。如果今天是她媽媽載她的同學,一定會好奇的一直詢問對方,想瞭解對方的家庭背景或是女兒的交友狀況。這讓她想到上次趙俊彥去她家做客的情況,雖然媽媽的話讓她很氣惱,但當下發生的笑話,現在回想起來還是非常有趣。如此想著的黃詩涵,看著窗外的景物,露出了淡淡一抹的微笑。這一幕讓坐在前座,一直透過後視鏡偷偷觀察著她的許昱文,看的心裡撲通一跳,他從來沒有見過黃詩涵這般真誠而自然的笑容。平常黃詩涵掛在臉上的微笑,總讓人覺得是一種禮貌式的標準笑容,當然也有開懷大笑的時候,但像這樣的傾城一笑,卻是他第一次看到,這般美景讓他更加深了對黃詩涵的好感。


203班的同學們在兵分多路後,全都抵達了包廂內,開始今晚的盛宴。愛現的高智偉馬上就點播了一首High歌做為開場,接著有些喜歡唱歌的同學們也陸續點了不少膾炙人口的歌曲,其他比較低調的同學們則取了許多自助吧的餐點,吃得不亦樂乎。當然除了吃之外,他們還是會跟著音樂一起搖擺,尤其每當聽到耳熟能詳的歌,全班同學還會來個大合唱,歡樂的氣氛讓黃詩涵慶倖自己有參與,也就不顧腳上的疼痛跟著融入其中。


玩樂的同時,黃詩涵發現許昱文真的就如他所說的,會幫自己拿餐點,看到他這般貼心的舉動,黃詩涵也欣然接受不再和他客氣,想吃什麼就會跟他說。然而這樣的畫面看在趙俊彥心裡卻不是滋味,男人無事獻殷情,無不是要討女人歡心,如此赤裸裸的追求,她怎麼就看不出來,真是個笨女人,不拒絕就算了,還對人家笑嘻嘻的,趙俊彥越來越看不下去,伸手一把夾起許昱文送到黃詩涵面前的燒賣,一口吞下,看的黃詩涵傻眼道:「你幹嘛搶我的食物,想吃自己不會去拿啊!」


「我去夾時沒看到這個,剛好妳碗裡有,我就順手接收囉~」趙俊彥堂而皇之的說道。


「你也太好意思了吧!我有說要給你吃嗎?」見趙俊彥理直氣壯的樣子,黃詩涵又在心中為他的形象多添了一筆「不要臉」。


「反正又不是妳拿的,妳計較這麼多幹嘛呢?」即使被黃詩涵點破他的無理,趙俊彥絲毫面不改色,厚臉皮的回道。


黃詩涵見說不過趙俊彥,便「哼!」了一聲甩過頭去,乾脆不理他,但咽不下這口氣的她,感覺有一根針插在她的心頭上,無不提醒著她,剛才趙俊彥又捉弄她了,她應該要好好反擊,以滅一滅趙俊彥的囂張。於是,黃詩涵決定要想一個回敬他的方法,她思索了一下後,便低聲和許昱文說了幾句話,請他再去幫忙拿點食物回來。


一會兒,許昱文拿了一盤餐包回來,放在黃詩涵的前面的桌上,黃詩涵對他道了謝。她拿起一個餐包,留下一個準備奉獻給趙俊彥,接著便若無其事地吃著她的餐包,耐心的等待著敵人掉入陷阱。幾秒後,果不其然,趙俊彥又伸出手搶走了她最後一個餐包。


這時,黃詩涵轉過頭去,雙眼怒視著對方,裝作要罵他的樣子。事實上,黃詩涵是想親眼見證他挫敗的那一刻。當黃詩涵一看到趙俊彥將餐包含進嘴裡,心中便激動地開始歡呼,但是為了不讓趙俊彥發現異狀,她固作鎮定的罵了趙俊彥一句,「你真的很欠揍耶!」以表示她的不滿。


趙俊彥對黃詩涵的罵叫聲充耳未聞,依然泰然的吃著餐包,他咀嚼了幾下,臉色瞬間大變,食物的可怕味道讓他的臉整個都綠了,他趕緊拿起衛生紙將嘴裡的餐包全吐了出來,「呸!怎麼這麼辣,裡面加了什麼?」誰知一旁的黃詩涵早就笑到眼淚都快流了出來,根本顧不上回答他的問題。


趙俊彥才發現原來這一切都是身邊這女人搞的鬼,氣的他有苦難言,只能一直狂灌水,先將嘴裡的辛辣味去除。看他那悲催樣,黃詩涵感到其樂無比,開懷大笑,直到笑意緩過來後,她才對著趙俊彥說:「誰叫你要偷吃我的食物,現在知道後悔了吧!呵呵!」趙俊彥自知理虧,也就不再多說什麼,悶悶地喝著水。而身為幫兇的許昱文則為他默哀道:「果然女人就是可怕,他以後絕對不要和女人搶東西。」


趙俊彥吃了這個悶虧,也就不再鬧黃詩涵。吃飽後也去點了一首英文歌準備小試身手,同學們一見趙俊彥要唱英文歌,個個期待的將他點的歌插播到前面去。於是,沒多久,音響裡便飄出了優美的旋律,頓時,全場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等待著趙俊彥開口唱歌。


「Empty spaces fill me up with holes

Distant faces with no place left to go

Without you within me I can't find no rest

Where I'm going is anybody's guess

I've tried to go on like I never knew you

I'm awake but my world is half asleep

I pray for this heart to be unbroken

But without you all I'm going to be is incomplete

……」


趙俊彥用他有點沙啞並富有磁性的嗓音輕輕唱出,這首Backstreet Boys的Incomplete,帶點淡淡哀傷的搖滾曲風再搭配上他獨有的聲音,被詮釋的相當撼動人心,黃詩涵也因此被他的歌聲所吸引,專注的聆聽著。她發現原來趙俊彥的英文真的很好,歌聲也很棒,而且不知道為什麼這首歌曲裡的憂鬱感和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竟是那麼的融合,這樣一個不一樣的一面,讓黃詩涵又對趙俊彥開了眼界。


歡唱時間結束後,有的同學們意猶未盡的想再繼續下一攤,於是便有人提出要一起去吃宵夜的主意,但有些家管嚴的同學們一看時間也差不多,就不再一同參與而先行離去。


愛熱鬧的許昱文屬於想繼續下一攤的那一群,但他又想到黃詩涵是和他一同來的,所以黃詩涵的意願也是他要考慮的因素之一,因此許昱文想先問問黃詩涵的想法,「詩涵,妳要和大家一起去吃宵夜嗎?」


黃詩涵想到她剛剛吃的可是比唱的還多,吃夠本的她現在完全沒有胃口再吃任何東西,便開口回絕道:「不了,我吃不太下,你們去就好。」


許昱文瞭解的點點頭,但他又想到,如果他一起跟去吃宵夜,那黃詩涵又該怎麼辦呢?誰要送她回去?


黃詩涵看到許昱文陷入兩難的樣子,便理解對方在煩惱她的去處,善解人意的道:「不用擔心我,我會跟彩恩她們一起給趙俊彥載回去。」


許昱文一聽就不再糾結,放心的說:「好的,那妳回去的路上小心。」


「嗯!你也是。」黃詩涵禮尚往來的回應了對方的關心。


黃詩涵和許昱文道別後,走到童彩恩的身邊說:「我跟你們一起回去。」童彩恩一見黃詩涵便虧笑道:「終於捨得分開啦!嘖嘖!不知道許昱文今晚那貼心的服務,是否有擄得美人心呢?」黃詩涵看童彩恩那戲謔的表情,回復道:「妳想太多,我們又沒什麼。倒是妳,是不是最近吃了高智偉的口水,我怎麼覺得妳剛那番話特有他的味道!」


童彩恩被黃詩涵這麼一回,立馬道:「妳別亂說,誰要吃他的口水了,人家只是被許昱文晃閃了眼。」要是她真吃了高智偉的口水還得了,她可不想被傳染笨蛋病,和高智偉一樣不看場合說話,淨是做些惹人生氣的事。


黃詩涵露出懷疑的眼神看著童彩恩,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童彩恩和高智偉挺有戲的,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她怎麼看怎麼配,但這兩個人好像都不知道要開竅,還一直處於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階段。反觀,她和趙俊彥總要爭得遍體鱗傷,直到有一方落敗了才肯甘休。儘管兩者在交情上沒有可比性,但相處模式的天差地遠,還是讓黃詩涵深深的感慨一下。


童彩恩被黃詩涵的眼神看得發毛,搞不清楚她在想什麼,便不再注意,勾起她的手,提醒黃詩涵道:「走吧!別讓他們久等了。」


她們上了車後,再加上高智偉,後座的空間顯得擁擠許多。由於高智偉家是最先到的,他就坐在了趙俊彥的後方,而為了讓黃詩涵的腳可以比較舒適,她便坐到了駕駛座的後方,中間的位置則由童彩恩佔據。當眾人坐穩後,管旭啟動車子往第一站前進。


一路上,四人聊著在包廂內的種種,其中童彩恩還提到了趙俊彥的那首英文歌,迷死了她們班上不少的女同學,甚至還有人為趙俊彥取了個「憂鬱王子」的稱號。或許旁人如此被稱呼,會覺得有點尷尬,但這樣情況,對家世良好的趙俊彥來說並不少見,他聽了也只是淡然地接受他人的讚美。


不久,車子就開到了高智偉家,三人和高智偉道別後,繼續往黃詩涵她們的住處開去。車上少了一個愛嬉鬧的人,因此安靜了下來,回到如他們平常上下課時的寧靜,或許是三人都玩累了,車內的氣氛更多了一絲安詳。這股氛圍讓黃詩涵和童彩恩差點就要睡著,但一想起再一會兒就到家,也就精神抖擻起來,低聲討論著回去後的安排。


過了幾個街口,管旭便在黃詩涵她們的住處停了車。趙俊彥一如以往,紳士的下車為她們開門。當最裡面的黃詩涵跨出了車門,經過他身邊時,他輕輕地問:「怎麼樣?還是我家的車比較舒服吧!」趙俊彥對黃詩涵微微挑眉,一臉炫耀的看著對方。


黃詩涵看了趙俊彥的表情,忍不住想一掌拍下去。雖然她不想承認,但趙俊彥家的捷豹真的比許昱文家的現代高級太多了。然而,看趙俊彥那得意的小樣,她就是不想讓對方更加自滿,擺出一副不以為然的態度道:「好,也是管叔車開的好,跟你有什麼關係?等哪天你真的會開車了,再來跟我炫耀吧!」


趙俊彥被黃詩涵這麼一嗆,吃鱉似的一句話也吐不出來。黃詩涵關上門後,他才在心中暗想,黃詩涵最近是補了什麼良藥,整個人炮火十足。他今天竟然連吃了兩次虧,看來是他太小喬了對方,才會落下風,之後可不能再掉以輕心。被激起鬥志的趙俊彥,詭異的笑了笑,坐上車子離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