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拉

不自由插畫家。

阿節

小胖打電話來,

說阿節晚上請吃飯,

叫我把時間空出來。


「哼! 沒事請吃飯,鐵定有活幹!」


心裡雖然嘀咕,

但因為免費,

所以赴約。


今天的阿節西裝筆挺挺,和平常不一樣。

細細眼睛透著討喜的憂鬱也透著明亮。

乾淨的臉龐,清瘦模樣。

可惡,頭髮還給我烏黑發亮。

我第一次看他這樣,

忍不住搥他兩下!


「毋成猴咧!今天人模人樣!」


阿節傻笑。


「老實說,今天啥事啦?」我問他。


他依然傻笑。


「毋成猴!學人類談戀愛吼!」


再搥他兩下!


人一旦有了期待,

臉部表情就有了明暗,

整個人都立體起來。


阿節從學生時代到現在都沒變,

縱使他沒講什麼,也知道他在想什麼。


果然,就為了這檔事。


阿節擔心我們吃不飽,

帶我們去一間吃到飽。


平常少油少糖就怕給身體負擔,

此刻為了朋友豈可顧肝。


今晚,

餐廳是錄音室,

主持人阿節講故事。

只是,

阿節講著他的心苦,

我們聽的人也很辛苦。

聽心事會侵蝕人的意志,

我和小胖漸漸失去意識。

但我們畢竟是金蘭之交,

怎能在這重要時刻睡覺。

只能賣力邊聽邊展現專業,

在關鍵時機說出關鍵性的安慰。


過程,阿節吃的極少。


我們幾個老友,

交情已超過十年,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意思是:

我們的友情就像大樹一樣高!


我和小胖看在眼裡,痛在心裡。


因為阿節的錢,就是我們的錢。


大老遠把大家叫來吃到飽,

卻對食物不理不應,

真甘心只在杯碗上留下唇印?


無奈!

他真的只想到此一遊。


此刻的阿節只顧相思,不顧肉絲。


我懂阿節的心,

但阿節不明我的意。


他顧自沉默起來。

兩手托腮,發呆看著窗外。


不妙! 莫非他想出去吹風散心?!


「說吧!」


小胖當過心理老師,立刻打破沉默。


「把你的煩惱全說出來吧!」


小胖拍拍阿節的肩。


小胖!還是你懂我!

這可是一間吃到飽的餐廳!

如果現在就離開,

我一定無法原諒自己!


此時,只能「以時間換取空間」,

儘量拖延時間來填滿胃的空間!


多虧小胖,

阿節電台終於重新開張。

一直開到店家打烊。

我和小胖也補充了今日所需的營養。


飯後,為幫助消化,到附近公園閒晃。


公園裡親子三三兩兩,

笑聲尖尖,盪著鞦韆。


我們聊著沒來聚餐的阿志。


阿志是一個純樸的人,

但追女孩時就變愚蠢的人。


記得高中時,

他曾為了給女孩情書,

半夜守在女孩的屋。

結果將女孩嚇哭。


幸好後來澄清,

否則跳黃河也洗不清。


不過阿志的故事講到這裡就好,

因為阿志不太重要。(阿志表示不開心)


如果各位想聽阿志的事,

我有空再聊聊。

雖然不是很想聊。(阿志再次表示不開心)


夜漸深,肚好撐。

嗝,吃太多。


狗狗汪汪叫。

決定早點回家睡覺。




《後話》


忘了從幾歲開始,

不再去吃到飽餐廳。


現在日子過得簡單,

但求身體平安。


藉著寫寫文,

重開阿志的玩笑。

重溫羨慕的青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