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Engineer工程先生
Mr. Engineer工程先生

在營造業工作的小小工程師。營造業是個資訊很封閉的行業,所有經驗大部分只能靠業內傳承下來,希望盡自己的一點小小心力,把業內的知識及生活分享給大家 ☛ https://engineeringlifetw.com/ 📍星期一12:00發布工程類文章 📍星期四17:00發布非工程類文章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36.偷工

「真的是沒事鬧事,去年已經發生夠多事情了,每個人都來找麻煩,是當我們很閒喔。」小許一早來還在對昨天的事情不滿,邊吃早餐邊發牢騷。

「反正你都決定要留下來了,抱怨那麼多也於事無補。」正剛中肯。

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推開,吳所長先走了進來,後面跟著特助,吳所長說:「因為這個年終時節不是那麼容易找工作,所以王董特別交代筑佳先來公司實習,各位不要把它當成特助,如果他有什麼頤指氣使的地方你們可以直接跟我講,或是直接跟王董講,以上。」

辦公室所有人驚訝地說不出話,所謂放去外面歷練,最後還是回到了公司。

這是工程先生下班之餘寫的小說,希望你們會喜歡囉

↓↓↓工程先生的臉書專頁↓↓↓

 

 

「小林,小許,你們個筑佳的年紀比較近,你們兩個帶她好了。」吳所長交代。

「不是,我們不敢叫他做事阿。」小許不等正剛說話馬上搶答。

「我剛剛不是說了嗎?有什麼事情跟我講或跟王董講,你們平常做什麼帶她去做什麼就是了。」

「摸魚。」小許小聲地說。

筑佳是特助的本名,她出生之前王董就已經開了皇家建設,女兒的出生就給他取了個「建築一個美好的家」的意思,也不知道為什麼後來這麼成本導向,照理來說管理碩士課程應該不會只有教成本管理才對,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

「你真的要跟我們進工地?」正剛問。

「嗯。」筑佳一臉不情願地點頭。

「你現在這個時間點來算好的,模板都清完了,也不用去踩鋼筋,不用曬太陽,是要磨練什麼。」小許說話酸言酸語的,想試試看這位千金大小姐是不是仍然是千金大小姐。

「既然王董都說讓我來工地了,我也不能挑現在是在工期的什麼階段,你們是要把我當特助還是當工程師那是你們的選擇,如果你們不帶我,那我就自己進去巡工地了。」筑佳的傲氣還在,但至少不是無理取鬧那種了。

小許嚇了一跳,想說要給這位千金下馬威一下,想不到被筑佳不服輸的氣勢給震懾住,不知道要怎麼接話才好。

「那就走吧,在這邊吵也沒有用。」正剛冷靜地說。

現階段的工地,進行的項目有壁磚、地磚、衛浴安裝、門扇安裝,比較快的棟別還有廚具安裝,擦油漆、陽台的鋁企口天花板安裝等等項目,總的來說就是後期裝修,這個時期的工地其實沒有很多人,料分好,環境整理好的話其實沒有太多的工作要做,就是看看他們做到哪裡了這樣而已。

「今天有新的一包貼地磚師傅要去做B棟,我們去看看做得怎麼樣吧。」正剛說。

走進一樓大廳,正剛開始講解:「以目前的進度來說,B棟的進度是最後的,只要有新進師傅我們都會去看看他們的手路怎麼樣,沒問題的話就不用太常盯,只要確定有沒有來跟進度如何就好了,其實沒什麼特別的事情, 另外就是月底要請款,這個月年終會要提早放款這特助你應該是曉得的,不用我特別說明吧。」

「為什麼要提早放款,公司的錢出去都不是錢嗎?」筑佳氣憤地回答。

「我說大小姐,你要過年別人不用過年阿?你們家不缺錢不代表別人家不缺錢,師傅也是人生父母養的,也要包紅包,也要除舊布新,請你苦民所苦好嗎?」小許補充的有點不耐煩。

「他們在三樓而已,我們爬樓梯上去吧。」正剛平平淡淡地說。

工地有施工電梯,等室內電梯安裝好之後,施工電梯會退場,以高層樓建築來說,室內電梯的速度會比施工電梯快很多,平常正剛他們是很懶惰的都會搭電梯,不過今天千金大小姐來,總是要先試試她是不是真的可以接受工地的工作,不是只是應付王董而已。

爬到三樓,筑佳有點喘,正剛跟小許兩人在一旁看著她想說她要不要休息,筑佳就說:「走吧,你們在等什麼。」說完三人循著敲擊聲往室內移動。

「五郎低ㄟ謀?(台語:有人在嘛?)」小許喊話。

一個人從戶內走出來,沒有回答,看起來應該是移工,台語應該out。

「你們今天第一天來啊?」正剛問,順道往裡頭看一下。

「是的,主任。」移工帶著特殊口音回答。

「你們做你們的,我們不會打擾你們。」正剛說。

眼看師傅在地上抹上黏著劑,避開已經開好的水線,正剛掃了一圈,跟之前交代泥作老闆的一樣,貼磁磚最怕隨興,瓷磚計畫都沒有就胡亂地貼上,最後就會看到被切得很小塊的磁磚貼在很明顯的位置。基本上地磚工班都是兩兩一組,一個人負責拌合黏著劑,搬材料,另一位負責貼及調整,通常是夫妻倆倆一組,不過現在台灣師傅少了,竟然連地磚師傅都被移工取代了。

眼看裡面的師傅抹好黏著劑,外面的師傅直接把材料遞過去,啪一聲蓋上去,小許本想出聲,正剛擋住了他,看了看滿臉問號的筑佳,問說:「你覺得有什麼問題嗎?」

「不就是貼磁磚嗎?有什麼問題嗎?」筑佳無辜地回答。

「小許可以了。」正剛說。

「師傅你們磁磚背面怎麼沒有抹黏著劑就直接貼上去了,這樣不可以阿,等一下空心怎麼辦,空心不是你們補也不可以這樣子,背面也要塗。」小許急切的交代。

只見兩人比手畫腳不知道在解釋什麼,也不知道是真的聽不懂還是不想聽懂,正剛受不了,搶過他們的抹刀,挖起一坨黏著劑,直接抹在地磚上,也比手畫腳了一翻,師傅們才明白這兩人在講什麼。

「這樣做,OK,Do like this,OK?」正剛中英夾雜著問。

「OK.」師傅回答。

「今天這班要盯緊一點,如果還有這樣的狀況就打給泥作老闆叫他換掉。」正剛交代。

「是,林主任。」小許開玩笑的回答。

「所以他剛剛那樣會有什麼問題?」筑佳問。

「如果只有地板上抹黏著劑的話,他們是可以貼很快,就一直蓋上去就好了,問題是,很有可能產生很多氣泡,到時候磁磚就會空心,你還沒交過屋吧,交屋的時候客戶很常驗磁磚空心,到時候就要整片打掉或是空心注射,整片打掉很容易有色差,空心注射很容易地上黑黑的一點,不管怎麼樣都不是好結果,所以能避免就盡量避免。」正剛解釋。

繼續往上走,十樓的位置在貼壁磚,是對夫妻檔,配合很久了手路都沒什麼問題,不用特別盯。

「矮油小林小許,今天帶著漂亮妹妹逛工地喔,新同事喔。」壁磚師傅阿宏問。

「漂亮妹妹?在哪裡我怎麼沒看到。」小許回答。

「你欠揍嗎?本小姐不漂亮嗎?」筑佳沒好氣地回答。

「你不知道他是誰嗎?」正剛問。

「不知道阿,他是誰?」阿宏說。

「他是王董千金。」小許回答。

「我是菜鳥工程師,不是什麼千金。」筑佳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懂之後,態度軟化許多。

「喔這樣啊,要不要喝水,爬上來很累吧。」阿宏師禮貌地問候。

「好啊,真的很渴,有電梯不坐要用爬的。」筑佳抱怨。

「大小姐,哪份工作可以邊運動邊工作的,很好了好不好。」正剛訓話,然後轉頭對阿宏師說:「水不用給她,欠訓練。」

「欸給我啦,我怎麼樣也是新同事,你要照顧新同事好嗎。」說完從阿宏師手中接過水,一口氣就喝了半罐。

「你們老闆樓下請來一班新的地磚師傅,給我偷工,地磚背後不抹黏著劑就要給我貼上去了,真的是不太行。」正剛抱怨。

「不知道老闆給他們什麼單價,他們都馬搶速度的,不然怎麼會這樣。」阿宏師說。

「之前不是有老師傅貼地磚嗎?這次怎麼都沒看到了?」

「阿你都說老塞了,就退休了阿,不然要做辛酸的喔,又不像我們還有房貸車貸要繳,不出來工作不行,他們多有錢,好幾塊地,巡田水都來不及了,貼地磚根本就是做身體健康的好不好。」

「他們這麼有錢!真的是做身體健康的欸。」

就這樣一來一往的寒暄也聊了半小時,最後筑佳受不了問要不要繼續往上走,三人才停止對話,看來今天要走完,應該還要一段時間了。

to be continued……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