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Engineer工程先生
Mr. Engineer工程先生

在營造業工作的小小工程師。營造業是個資訊很封閉的行業,所有經驗大部分只能靠業內傳承下來,希望盡自己的一點小小心力,把業內的知識及生活分享給大家 ☛ https://engineeringlifetw.com/ 📍星期一12:00發布工程類文章 📍星期四17:00發布非工程類文章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30. 復仇

劉主任、王主任跟小劉一起趕到銷售中心,林總已經在那邊跟大家忙著解釋了,現場吵成一團亂,搞得很像抗議現場。

「現在倒了這麼多房子,你們的房子也裂了,這種不安全的房子我們不買,給我退。」

「不是各位,聽我解釋,我是這個建案營造廠的老闆,」林總還沒說完,底下激動的群眾又開始七嘴八舌,根本沒人管林總再說什麼。

Photo by Phil Desforges on Unsplash

是工程先生下班之餘寫的小說

還沒看過前面幾集的,請點下面連結 ↓ ↓ ↓

↓↓↓工程先生的臉書專頁↓↓↓

 

「各位聽我說,我們一定為在房屋結構上做補強,而且在強震下沒倒,表示他是耐得住地震的,如果真的施工品質不好,該倒早就倒了,各位看不是還好好的嗎?」林總解釋。

「誰相信你,裂了就是裂了,裂了就是不安全,我們就是要退啦。」底下的群眾表示。

「又不是只有你們這個案子裂,我們不要你營造廠出來解釋,建設公司的老闆呢?出來給我們一個交代。」其他人附和。

「出來解釋,出來解釋,出來解釋。」底下的群眾一起喊了起來,場面根本無法收拾。

不只是這個案子,幾乎梁根所有的銷售中心,都迎來了群眾的包圍,看到民眾手上幾乎都拿了報紙,小劉趕緊跟沒那麼激動的民眾借一份來看,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報紙的房產版落了個斗大標題,全台不安全建案總整理,裡面就包含了梁根的案子。王主任又去借了幾份報紙來,不知道是誰的資本那們雄厚,在各家媒體都投稿了一樣的內容,而且都有梁根的案子,難怪會爆發成現在的狀態。

「我跟各位保證,我們營造廠是主要蓋房子的單位,我們一定會負責建案的安全,不會讓各位住進不安全的房子的。」林總說。

「沒錯,我們營造廠的老闆是主要負責執行的執行端,我們林總做事絕對是踏踏實實,這請各位放心。」銷售經理幫腔。

「不管啦我說要退就是要退,我愛買不買你管我。」情緒被煽動起來的群眾,講的話都不成熟了起來。

「好,各位想退就退,我們一定配合辦理。」後面想起一聲宏亮的嗓音,是梁根的董事長。

「梁董。」林總根銷售經理向梁董點頭示意,但眼神充滿了擔心。

「各位放心,願意支持我們的客戶,我們一定會有補償,補償是什麼等這件事落幕之後我會再跟我的股東商討,至於想退房的我們尊重客戶的意見,我們一定全力配合。」說完梁董深深鞠了一個躬,很有風度的老闆。

「你不要在那邊騙了啦,用什麼補償來吊胃口,我們一定要退啦。」

「不就都說給你們退了你們還在那邊酸言酸語什麼。」小劉受不了在一旁碎碎念。

「別這樣,這老闆們的事,你強出頭不見得對老闆有什麼幫助。」王主任提醒小劉

「啐。」小劉不滿地向旁邊吐了一口口水。

早在梁董來這塊工地之前,也已經去了好幾個聯合銷售中心,各地的狀況都差不多,不知道是刻意操弄還是怎樣,梁根建設的銷售中心給人感覺特別熱鬧,似乎比其他建商的銷售中心還要火一點,說實在話,這個建案也不過地下室梯廳口的梁裂了那麼一小塊而已,為什麼會演變成今天這個局面,搞得大家都不太明白。


「我一開始也搞不明白為什麼那時候會爆發一波退訂潮,而且是全面退訂,退訂梁根的房子,最後梁根因為資金周轉不良倒了,我們定天營造也因為領不到工程款,我爸又不願意積欠小包費用而倒閉,從此一蹶不振,那是他打拼十幾年的心血,從小小家的起家做到甲級營造廠,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大樓案的,規模不夠接不了,再從來一次不知道是多久以後的事情了。」告別式之後阿信跟小許正剛在旁邊聊,他們倆是唯一皇家建設還有來參加阿洲告別式的兩人。

「所以到底是誰去通風報信的阿?」小許八卦的切中要害。

「你們董ㄟ姓什麼?」阿信問。

「王阿。」小劉回答。

「所以?」阿信看向小許。

「你們公司的機電主任?」小許回答。

「就是他通風報信的,不然那天下去地下室的就他們四個,他是王董的叔公,那時梁根的規模太大,你們皇家一直打不過,所以就用這種奧步想趁機崛起,好死不死真的給他成了,梁根倒了、定天也倒了。」

「所以你才用一樣的方法,想搞倒皇家是嗎?」正剛問。

「嗯。」阿信望向遠方,繼續說:「復仇原來是這麼不快樂的事。」

「但現在看起來,皇家還好好的,你會失望嗎?」小許問。

「我說了,復仇很不快樂,你們王董一開始事卑劣了點,但現在蓋的房子也沒有很卑劣,算是關心消費者的好老闆,我自己也不知道該不該這樣下去了,我哥的執念比我強很多,所以他才會選擇這樣做,我沒有那麼強的執念,而且,王董私底下來找過我了。」

「什麼時候的事?」小許跟正剛同時問。

「我去銷售中心鬧之前。」

「他去找你了你還去銷售中心鬧,那表示他沒有安撫到你啊。」

「去鬧是了上一輩的恩怨,他來找我談是補償這一輩的事件。」

「所以他有給你滿意的補償了?」

「補償是一回事,我只能說,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難處,二十幾年前的事情不是他一個人的意願,他也很後悔,你自己想想看,梁根是全台灣的建設公司,皇家是桃園區的建設公司,他一個人再怎麼樣,能造成什麼大事,他只是利益集團裡的其中一員罷了,那些真的心術不正的建設公司後來都倒了,沒有新要好好蓋房子的建商會被時間考驗,你們皇家還好好的,就代表還有良心,還有救。」阿信緩緩地說。

「那你爸呢?他能原諒嗎?」正剛問。

「那筆錢夠他好好養老了,他也做不動了,我讓他去很不錯的養老院好好安著了。」

「那你呢?」

「轉換跑道,去念別的書吧,我不想再跟營造有什麼關係了。」

「你要保重。」正剛說。

「你要小心你們公司二代,王董的個性似乎沒有好好傳他們身上,不保證哪天不會出什麼亂子,你們要好好保重。」叮囑完,三人各自解散,建案還沒結束,往後還有段日子要熬呢。

to be continued……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