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Engineer工程先生

在營造業工作的小小工程師。營造業是個資訊很封閉的行業,所有經驗大部分只能靠業內傳承下來,希望盡自己的一點小小心力,把業內的知識及生活分享給大家 ☛ https://engineeringlifetw.com/ 📍星期一12:00發布工程類文章 📍星期四17:00發布非工程類文章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27. 地震

半夜兩點,突然一震晃動,睡夢中的正剛迷迷糊糊的醒過來,看起來沒什麼事,關燈繼續睡就好了,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說。

突然電話響了起來,三更半夜的到底是誰來擾人清夢,「喂,幹嘛。」正剛連看都沒看就接起來。

「出事情了,趕快來工地。」電話另一頭是小許,正剛馬上嚇醒,準備出門。

Photo by Valentin Lacoste on Unsplash

這是工程先生下班之餘寫的小說

還沒看過前面幾集的,請點下面連結 ↓ ↓ ↓

 

「怎麼了。」正剛看到小許從工地大門跑出來,馬上攔住他問怎麼了。

「外牆擋土壁整個坍了。」小許回答。

「地震跟擋土壁什麼關係?」

「我也不知道,坍了就坍了。」

「有人受傷嗎?」

「沒有,三更半夜的哪來的人,問題是現在那邊的圍籬整個下去了,現在就是天坑的樣子,好在旁邊沒有鄰房,不然一定更慘。」

「重點是明天嗜血的記者吧,跟有沒有人傷亡沒什麼絕對關係。」正剛突破盲腸了。

「趕快過去幫忙吧。」

「幫忙什麼,我們又不能幫忙挖,去了也只是站在旁邊看而已。」

「也是。」說完小許像洩了氣的皮球,跟正剛慢慢走回工務所。

工務所裡每個主任都拿著電話不停的打,搞得像客服中心一樣,聯絡圍籬、聯絡模板、聯絡土方、聯絡混凝土,大半夜的怎麼可能打的通,他們接的全部都是客戶的電話,客戶先打公司,發現公司打不通,就打工務所,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找到工務所電話的。

鈴鈴鈴鈴鈴,工務所分機又響起,正剛接起電話,「喂,請問是皇家12期工務所嗎,我這邊中地新聞,想請問是不是發生擋土壁崩塌事件了。」正剛愣住,消息怎麼會這麼快傳到記者那邊去,光是很快的傳到所有客戶都打進來就已經很奇怪了,現在來記者都打來了。

「是,這邊是皇家12期工務所,目前情況無可奉告,謝謝。」

「X,這些記者是怎樣,消息也太靈通了吧,所有人聽著,只要有記者打來,直接掛斷就好,明天讓公司統一對外發布消息,我們這邊不要給任何意見。」吳所長掛上電話後對所有人下達命令。

「是。」大家很有默契地回答了。」

就這樣接不完的電話到了早上,終於比較緩和了,搶修廠商陸陸續續來到現場,工務所的每個人各自帶著工班去現場確認搶修方案,現在最重要的工作是先把昨天做好的臨時性封鎖區改成固定式圍籬把範圍劃分開來,剩下的就是重型機具的事情了。

本想狀況已經比較緩和,想不到坍塌區有記者守在那邊,特助出現在記者面前接受採訪,吳主任跟林經理跟在一旁,看來近幾年王董漸漸退居二線,這種危機狀況的處理,更看的出企業二代的能力。

「由於我們工地是島式工法,外圍擋土壁其實是舊有結構物,並非新設結構物,擋土壁的崩塌跟近日梅雨季節地下水位一直升高有關係,側向土水壓力太大導致舊有結構物撐不住才崩塌的,不是地震的關係,擋土壁崩塌下來的碎塊並不影響新設結構物,對我們的房子沒有任何影響,之後的新設擋土壁會比現行設計厚度還要再厚兩倍,請消費者不需要擔心。」

「擋土壁倒塌是設計不良嗎?」

「有沒有人員傷亡?」

「皇家的房子會不會下跌?」

「是不是人為疏失?」

正剛在一旁聽了真的很想吐槽他們,剛剛該講的不都講了嗎?平常就喜歡幫這些建商打虛偽的廣告,現在卻跑來問一些無腦問題,之前阿洲出事的時候報都沒報,現在跑來問一些已經回答過的問題不知道要幹嘛?

「皇家的房子是凶宅。」後面突然傳出用大聲公放大的聲音,正剛轉頭過去,是阿信。記者一窩蜂的跑到他面前去。

「這位先生,可以詳細說明一下,為什麼是凶宅嗎?」

「這棟房子,前陣子,有人,在,筏基坑裡面,身亡,這家公司,秘而不宣,而且,還不付任何,賠償責任,企圖,欺騙消費者,也欺騙我們這些,做工的,老實人。」阿信拿著大聲公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講,搞得很像競選宣言,正剛在後面偷笑,看來是沒談成,不然也不會搞成這樣。

「這位先生,請不要亂講,我們皇家的房子不是凶宅,你哥哥也不是在我們工地身亡的。」林經理趕忙插話。

記者聽言又轉向林經理的方向,林經理才突然發現自己說錯話了。

「這麼說皇家建設真的有出事情,請您說明事情的經過。」底下四粒的記者搶先發話。

「不是身亡是什麼狀況?」中地的記者接著問。

「在工地受傷,傷重不治,這不是因為這工地過世是什麼,從受傷送醫到最後身故都沒有醒來,請問,皇家這個案子不叫凶宅,什麼才叫凶宅,難道真的要有人從上面跳下來才叫凶宅嗎?那我現在去跳,你們好好拍著,看一下什麼叫做凶宅。」阿信恢復正常的語速,對著記者跟黃家三人代表發表見解。

「林鈺信先生,令兄過世我們也很遺憾,我們也很有誠意要跟您談賠償的事情,是您不給我們機會,不是我們不願意談,如果您執意要用這種方法處理事情,那我們只好走法律途徑來保護我們公司的聲譽了。」特助出來說話,年紀輕輕,臺風卻比林經理沉穩許多。

「你們看,這就是大公司的做法,我們這些做工的弱勢族群,怎麼又辦法跟他們對抗,動不動就要走法律途徑,你們好好報,看看這些有錢人是怎麼欺負我們這些甘苦人的,他們的房子,就是靠欺負我們這些甘苦人蓋起來的,你們消費者要把錢給這些豺狼虎豹來換取他們的囂張嗎?這種房子你們住的下去嗎?看清楚阿,這種房子不要買阿。」

「林鈺信先生,請記得你今天的發言,我們會請律師來處理。」特助說完,轉身離開,吳所長跟林經理負責開路。

to be continu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