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Engineer工程先生

在營造業工作的小小工程師。營造業是個資訊很封閉的行業,所有經驗大部分只能靠業內傳承下來,希望盡自己的一點小小心力,把業內的知識及生活分享給大家 ☛ https://engineeringlifetw.com/ 📍星期一12:00發布工程類文章 📍星期四17:00發布非工程類文章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25. 工安意外

「為什麼你可以放出來,一定有理由,任何理由都沒有,起碼有保釋吧,你到底怎麼出來的你給我說喔。」正剛抓起連主任地的衣領作勢要打他。

「他們說那是工安意外阿,他的死因是腹部內出血,跟頭部沒有關係阿。」連主任掙扎地說。

「你什麼意思?」正剛完全聽不進去。

「好了就是那個意思,你放開他。」沈主任從門外走進來,剛好聽到他們剛剛的對話。

還沒看過前面幾集的,請點下面連結 ↓ ↓ ↓

 

 

「早上公司接到阿信電話,打來求償的。」沈主任冷靜地說。

「阿信?他不是跟我在做美容,怎麼會打給公司?」正剛有電詫異。

「你沒有整個早上跟他在一起吧,趁空檔打電話就好了,打個電話是能花多少時間。」

「他要多少?」小許這時候頭腦倒是滿清醒的。

「2000萬,他們用他還可以工作的年份跟年收入算的。」沈主任回答。

「喔。」正剛悵然若失,可以發洩怒氣的對象全部消失了,怎麼會是工安意外,想都想不到,而且阿信完全沒提起這件事,是因為不信任?還是什麼原因,真的是意外嗎?

「現在公司那邊沒打算付這筆錢,不然就是少付一點,至於細節上要怎麼處理,就公司法務的事情了。」沈主任說。

「阿洲也有可能被打到頭內出血走的阿?怎麼變成工安意外了?」

「警方那邊說,在連主任跟阿洲到地下室之後到我們發現阿洲之前,攝影機有短暫的斷電,從外部監視器看來是全工區跳電,說不定是那時候沒看清楚跌下去的,事情發生的時候沒人在,講不定是發生什麼事,至於阿信為什麼馬上會打電話跟公司求償,這我不知道。」沈主任說明。

「阿信還在,我去問阿信。」說完正剛衝出去,八卦許跟了上去。


「阿信~」正剛一出梯廳就大喊,如果阿信還在補玄關門,就不能隨便開門。

叩囉、叩囉,門鎖轉動的聲音,阿信正在把門打開,正剛跟小許乖乖地站在門外等阿信開門。

「幹嘛,叫這麼大聲,其他住戶都還沒入住是不是?」阿信不疾不徐地說。

「你哥?工安意外?求償?」正剛講的斷斷續續,還在喘。

「對,工安意外,我跟公司要兩千萬。」

「你真的相信你哥是工安意外?」

「不管是不是,我們家都不能沒有收入。」

「你不是還在賺錢,還有收入阿。」

「我們家欠債。」

「你們家欠債,為什麼從來沒聽你或阿洲說過?」

「家醜不要外揚,那種不光彩的事情,不說也無所謂吧?」

「為什麼欠債?」

阿信有點不耐煩,不是很想回答,正剛雖然充滿正義感,但就是那種打破砂鍋問到底跟鑽牛角尖的個性,跟他相處要有點耐性,「我都說不光彩了,你留一點隱私給我,對你也不是什麼壞事吧,而且你們現在有兩個人,都是建商的人,你們回去不會傳開嗎?八卦許?」阿信不忘補上這麼一句,讓小許有點不知所措。

「什麼事情可以說,什麼事情不能說,我還算有點分寸。」小許有點生氣。

「講啦,又不是我出錢。」正剛殷切地看著阿信。

「我們家以前是開營造廠的,這我哥沒說過吧。」

「什麼?」正剛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所以你們家營造廠倒了,欠了一大筆債,這筆債剛好兩千萬?」正剛問。

「有限責任公司就算倒了也不會讓負責人欠一屁股債,債務在公司個法人身上,不會無限上綱好嗎?」阿信這麼一講,讓人完全對他們家開過公司這件事沒有懸念。

「難怪你講話一點都不像做工的人,沒有那種地氣,反而有點書生氣。」小許說。

「那你沒讀書很小就出來做工什麼的都是假的?」正剛瞳孔放的比貓咪的瞳孔還大。

「假的,我唸到大學畢業才出來工作,美術系。」

「難怪你美容那麼厲害,真的是觀察出來的吼。」正剛說。

「是練出來的沒錯啊。我們家,我爸在開公司的時候碰到台股正好,覺得做那麼辛苦幹什麼,就花很多時間在股票上面,但是好景不常,把自己的錢賠光之後,也把公司的錢賠進去,所以我們小時候家裡就欠債了,我能念到大學是我哥出來做油漆才撐起來的,不過我們家的債還沒還完就是了。」

「那你爸呢?他沒有還債嗎?」

「走了,公司倒了之後,跑去工地做點工,想說那個地方最熟悉吧,誰知道也是碰到工安意外,走了。」

「你們家的命運也是滿……」

「沒關係,日子還是要過。」阿信邊講,邊收拾工具,聊著聊著默默補完了,「走吧,你們不是還要忙,我也要去看我哥阿。」


靈堂前,阿信點了三炷香,以前的人說煙飄的越高,越能傳到往生者的耳裡,對阿信來說,阿洲聽不聽的倒不重要,阿信需要告解,但不需要任何人回答。

「哥,我照著你說的做了,如果這筆錢要得到,我們就不用在永遠還不完的債務中打轉,你也可以瞑目了。」這時的阿信眼眶泛紅,堅強也是有限度的。

「我不明白,你為什麼一定要我這麼做,錢我們可以賺阿,你為什麼一定要用跟爸一樣的方式走,還要叫我把現場布置的沒有其他人一樣,我實在不知道為什麼你可以內出血嚴重到走掉,為什麼不讓我拉住你?爸當年是被氣爆的氧氣乙炔鋼瓶打中腹部的,地下室沒有阿,哥,你為什麼要留我下來做這些事,要我讓工地跳電,要我幫連柳郎脫罪,我不想阿。」斗大的眼淚不斷滴落,好在默禱不需要出聲,否則大概聽不懂阿信在講什麼。

「沒關係。」阿信抬起頭,「我會把錢要到,不會讓我們家繼續過苦日子的。」說完阿信把香插上香爐,抹去眼淚,這時電話響起,螢幕上顯示「皇家建設公司」。

阿信接起電話,「喂……

to be continu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