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Engineer工程先生

在營造業工作的小小工程師。營造業是個資訊很封閉的行業,所有經驗大部分只能靠業內傳承下來,希望盡自己的一點小小心力,把業內的知識及生活分享給大家 ☛ https://engineeringlifetw.com/ 📍星期一12:00發布工程類文章 📍星期四17:00發布非工程類文章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24. 阿信

「為什麼你處理木紋的功夫這麼好?這到底要怎麼練阿,我看你做三四次了還是看不出個所以然。」正剛蹲在阿信旁邊說,阿信正拿著吹風機在烤乾剛上好的漆,來來回回大概還要三四次這樣的動作才會定型,是個相當費工的作業。

「你才看三四次,又不是做,你看得懂這錢你自己賺就好,幹嘛找我來。」阿信打趣地回答。

「說的也是。」

這是工程先生下班之餘寫的小說~還沒看過前面幾篇的,可以先點→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

 

 

「你知道做仿真跟偽造識別,最重要的是什麼嗎?」阿信邊畫上幾道木紋邊問正剛。

「練習吧,不然還有什麼祕訣,你趕快教我。」

「是觀察,你要有辦法有那種耐心,什麼事情都不做就一直觀察有哪裡不一樣的那種耐心,你看這個紋路,隨然是貼木皮,但每條細紋有深有淺,有一定的規律,你要亂得恰到好處,就會像。」

「你可以解釋一下什麼叫亂得恰到好處嗎?很難懂。」

「吼我不會解釋啦,那你們讀書人才會解釋,我這種沒讀書的哪會那種事。」

「你拿你盯著木皮的耐心去看書你就讀得下去了,我看書都沒這麼有耐心。」

「這倒是吼,說不定我比你還厲害。」

「你少臭美。」說完兩人哈哈大笑,空蕩蕩的房屋回音倒是非常響亮。

「你有沒有發現過,其實你們這邊每樘玄關門的木皮都長一樣。」阿信又問。

「沒有阿,哪有長一樣,長一樣你都看的出來。」

「就跟你說你要仔細看,每片都有規律,尤其是那種大量製造的有夠省,根本就不用心,騙騙這些只買一戶的住戶好像以假亂真,騙我們這些美容師傅,不可能。」阿信得意的說。

「你到底練這些要幹嘛?」

「做假鈔。」

「什麼?」

「做假票啦。」

「什麼假票,你不會被抓去關過吧。」

「以前鄉下有那種地下賭場,地下賭場不是隨隨便便的人都可以進去的,你要有門票,我同學不知道去哪裡弄來一張票,可是一張紙能讓一個人進去,阿那種東西又做的很粗糙,我就開始模仿,叫不同人帶著票進去,可是一開始畫太爛,一下就被識破,我就一直試,一直試,試到現在,就變成我的職業了。」

「幹真的假的啦,這故事這麼芭樂你也掰的出來喔。」

「不信就算了,反正觀察力是重點,你向門外梯廳的地磚,4~8樓同一批,9~12樓同一批,這9~12樓又跟隔壁2樓是同一批地磚,對吧。」

「幹你做油漆的,你怎麼會連這種事都知道。」這個案子的磁磚總調度是正剛,所以他可以證明阿信講的一點也不差。

「觀察力。」

「好吧,就觀察力。」

 


 

回到工務所,八卦許馬上靠過來,至於這傢伙為什麼沒去驗屋修繕,他自告奮勇的說他要做驗屋前置作業的內業部分,不想跑就不想跑,哪來那麼多理由。

「浪流連回來了,他沒事放出來欸。」小許向外面廁所的方向使了個眼色,連主任在廁所。

「幹,我想說他被留那麼久,兇手就是他了欸。」

「誰知道他們在裡面講什麼,說不定有共犯,說不定他轉汙點證人。」

「轉汙點證人是能放出來就對了,還不是要等指證之後才能放出來。」

「誰知道,你不會等一下問他。」

才講完,連主任就走出來,看起來一副身心俱疲的樣子,難不成現在刑警還可以用嚴刑拷打的方式逼共嗎?

「老連,你過來。」吳所長呼喚連主任。兩個人用非常低的音量講話,搞得正剛跟小許更好奇他們在講什麼。

「……出來……老闆……走……」只能聽到隻字片語,兩個人假裝在講驗屋的事情,但速度都放慢了,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們在偷聽,但連主任跟吳所長實在太專心在講自己的事情,完全沒有理那兩個小朋友在那邊假鬼假怪。

「你留在裡面偷聽。」正剛小小聲地說,假裝沒事的走了出去。

叮咚,手機突然響起,小許趕忙把手機拿過來,關掉Line的提醒:「假裝做事,隨時回報。」

「OK。」小許回傳了一個貼圖。

「你……放出來?」吳所長問。

「……不足。」連主任回答。

「為…….留…….」

「我操他媽的你到底還有什麼事情沒講的,給你的還不夠嗎?你是缺多大,要不要去借地下錢莊,搞什麼東西,你想做還不想做啊,工地是給你這樣亂搞的嗎?適可而止你懂不懂,什麼該拿的不該拿的你都拿,你的分寸在哪裡,還他媽的去找人家拿錢,我還想說你怎麼那麼好幫廠商說話,原來是你也有插股阿,很厲害馬。」吳所長破口大罵,小許也不用再傳訊息了。「所以你現在是怎樣,人打了還可以出來,你上輩子是做了多少善事?」吳所長瞪著連主任,非逼他開口不可。

「我不知道為什麼阿…..阿……阿……」連主任最後崩潰啜泣,吳所長也問不下去了,站起身,走向門外。

「幹,阿洲死都死了你還可以不知道,你他媽的到底是憑什麼。」正剛從外面衝進來指著連主任大罵,乒乒砰砰地撞到所有椅子往裡面衝,小許趕忙上前拉住他。

「正剛不可以,你打人就換你進去了。」

「他還不是好好在這裡,有差嗎?」

「你打我吧,我該打……嗚…….嗚……嗚……」連主任自己補了這麼一句。

「我打死你。」

「喂喂喂,好了。」小許又上前去擋住正剛。

「阿洲是被他打死的。」正剛大喊。

「我沒有,我在梯廳前面打他,他倒在筏基坑,不是我。」連主任比正剛還激動。

「你打完他把他抬過去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小許摀住耳多,他們兩個現在應該在比誰比較大聲。

「是他自己……」

 

to be continued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

<script async src="https://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client=ca-pub-7301701512685777" crossorigin="anonymous"></script> <script>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script>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