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Engineer工程先生

在營造業工作的小小工程師。營造業是個資訊很封閉的行業,所有經驗大部分只能靠業內傳承下來,希望盡自己的一點小小心力,把業內的知識及生活分享給大家 ☛ https://engineeringlifetw.com/ 📍星期一12:00發布工程類文章 📍星期四17:00發布非工程類文章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23. 交屋前置作業

「連柳郎先生。」侯刑警看了看身分證,「挺特別的名字。」

「浪流連啦,我媽取的,因為對我爸的怨恨吧,那個男的沒在養家的。」連主任回答。

「嗯。」侯刑警低頭沉思了一會兒,抬起頭說:「我們在後方便利商店的監視器看到你跟被害者一前一後從車道走進地下室。」

連主任僵住了,放在膝蓋上的兩隻手抱緊拳頭,頭漸漸低下來,跟他平常鞠躬哈腰的樣子沒什麼差,只不過臉上表情不再帶有笑容,侯刑警繼續問話:「你能說明你在林鈺洲先生遇害當天,跟他一起從地下室走下去是要做什麼嗎?」

「就……就……就去看現場阿,地下室有油漆沒做好,想請他去修改。」

「根據這些現場照片。」侯刑警點了一根菸,「現場根本還沒施作油漆。」

「這就是你們外行人不懂了。」連主任語速加快,顯得有點激動,「上油漆之前要批土,地下室天花板批的是黑土,所以你看起來不是白的,就以為他沒施工,其實已經做了。」

「所以你帶他去改什麼部分?」

「電梯口,梯廳的地方。」

「跟他遇害在同一個樓層?」

「對。」

「之前做過一次筆錄,你怎麼都沒提起這件事?」

「因為這樣會變成我的嫌疑最大。」

「你的意思是,不是你做的?」

「不是。」

侯刑警翻開另一頁報告,是電梯口的照片,反過來,往連主任的方向推,緩緩說道:「請你指出,批土的位置。」

連主任啞口無言,才發現自己剛剛因為緊張的關係說錯話了,梯廳的位置,根本就不會批土。

「我……」

「你說謊。」侯刑警幫忙補話。

接下來是一陣沉默,煙霧迷漫著整個偵訊室,雖然室內禁菸,但是對長時間工作的刑警來說,工作壓力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於是大家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現在,請你說明,你跟林先生到地下室去做了什麼事。」

眼看謊言被拆穿,連主任只好把打算收回扣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盤托出,只不過為什麼最後會倒在筏基坑,連主任一點也不清楚就是了。

「我們會依傷害罪起訴你,在我們查出最後一段是怎麼回事之前,就要麻煩你留在警局了。」侯刑警說。

連主任沉默不語,現在他也沒有別的選擇了。


沈主任、小許、正剛同坐一台車回到工務所,工地大門外已經不像早上那麼喧鬧,門口正式張貼停工宣告。

一回到工務所,吳所長一看到正剛馬上說:「小林,下禮拜上一個案子有一戶要交屋,你跟小許回去幫我處理。」

「這種時候,還要處理交屋,對還不對。」正剛有點不耐煩。

「停工老闆已經一個頭兩個大了,你還不讓他有點收入,等一下我們全部喝西北風,我再來問你對還不對。」吳所長沒好氣地回答。

「你確定客戶看到這些消息不會退我們房子?」

「這不是你要擔心的事,老闆已經在動用一些媒體關係了。」

「走啦,還發呆幹嘛。」正剛對小許說,發生這事情之後,正剛一直都比小許還要像學長。

上個案子離蓋完也已經過了一年半,近兩年的房市比較不好,又是大坪數的案子,去化的也比較慢,雖然說為了帶看房屋都有定時在清潔,但是多多少少會有些損傷,像是牆面油漆因為有人在走動的關係有點髒污,或是陽台水龍頭有些水垢在上面的狀況。

「檢查一圈吧,看有什麼要整理的寫出來,我們再來連絡廠商,或自己整理。」正剛吩咐。

從門口開始,門口機沒什麼刮傷的狀況,不過有些指紋的痕跡,應該是帶看的時候銷售人員試按的關係,玄關門外側是深褐色的氟碳烤漆防火門,配上一些雕飾,一扇門80公斤,開關門一定要小心,被夾到可不是鬧著玩的。

「幹,學長,你看這個。」正剛招呼小許過來,玄關門內側的木紋部分,被劃出了一道左上右下細細長長的刮痕。

「右撇子。」小許推測。

「右你個頭啦,這超難處理。」

「打給阿信阿,不然怎麼辦,他處理這種仿木紋超厲害,我們還找的到其他人嗎?」

「可是他應該在處理他哥的事,會有心情幫我們處理這個嗎?」

「難道我們有心情處理交屋的事,還不是被強迫來了。」

「也是,先記錄下來吧。」

兩人繼續檢查有什麼需要整理的,油漆髒污的部分自己刷一刷就好,地下室還有之前留下來的庫存,水槽跟水龍頭的水銹可以用清潔劑處理,鋁門窗、室內木門扇沒什麼特別的狀況,整理來說還算不錯。

「先打給阿華姐吧,請他先清一清,說不定還會發現什麼問題,阿信的部份我們去找他的時候再跟他講。」小許總算恢復一點學長的樣子了。

「喂,阿信,你那邊現在……狀況還好吧。」正剛打給阿信。

「嗯……」雖然只有一個字,但正剛聽得出來有點難過。「我們要移去桃殯。你們要來看哥的話,明天再來吧,明天才會整理好。」

「好……」正剛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安慰也不對,問工作也不對,現在都不適合,「那就這樣吧,明天再打給你。」

阿洲的靈堂在最邊角的小房間,大概是客滿的關係,只有這種五個人擠在同一間的小靈堂,阿信跟阿洲老婆在裡面整理桌面,看到正剛一行人來,點頭示意,畢竟這是靈堂,熱情招呼是不適合的。

阿信面向內側,點上三柱香,分別遞給正剛、小許跟沈主任,轉身對阿洲照片說:「哥,小林、小許跟老沈來看你了,有這麼多好朋友記得你,你就放心,工地我會幫你顧,一切都會安好的。」說完到一旁去,讓正剛三人可以站在桌前。

「洲ㄟ,你就放心走,我們一定會幫你找到兇手的。」沈主任說。

三個人上完香,還是要跟阿信講正事,正剛尷尬的不知道怎麼跟阿信開口,顯得有點扭扭捏捏。

「阿信。」

「嗯?」

「你這幾天還會上工嗎?」

「你們工地不是停工?」

「有別的案子要做,不是油漆。」

「美容喔?」

「嗯。」

「多嗎?」

「不多,一個地方而已。」

「可以啊,我也不會整天待在這裡。」

「聽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正剛不再那麼拘謹,「我還想說你會沒心情工作。」

「你們房子還賣得出去喔,都出了這麼大的事?」

「之前就訂了吧,那時候事情又還沒發生。」

「也是,你什麼時候要驗?」

「下禮拜吧,總要有時間整理。」

「好,我明天下午過去。」說完三人離開阿洲靈堂,回工地上班。

to be continued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