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Engineer工程先生

在營造業工作的小小工程師。營造業是個資訊很封閉的行業,所有經驗大部分只能靠業內傳承下來,希望盡自己的一點小小心力,把業內的知識及生活分享給大家 ☛ https://engineeringlifetw.com/ 📍星期一12:00發布工程類文章 📍星期四17:00發布非工程類文章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22. 檢調單位

發布於

做完筆錄的隔天,正剛來上班,一切跟昨天有了很大的不一樣。

工地外圍起了封鎖線,大規模的警力進駐工地,所有工人站在工地大門,卻被擋在門外,受不了等待的工人們走到工務所外,要所長給個解釋,整個亂成一團。

正剛看到了李sir,趨前詢問:「李sir,我小林,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大家都不能進去?」

「喔小林,你沒聽說嗎?林鈺洲在昨晚一點過世了,現在本案確定是謀殺,我們警方要進行大規模搜索。」

「阿…….」正剛沒再說話。

雖然李sir當警察已經有三年的時間,但刑案還是第一次碰到,以往跟著夜間酒測,酒店臨檢就已經算大事件了,畢竟台灣的治安沒那麼差,不像新聞講的一天到晚再發生駭人聽聞的事件,認真說起來,如果把新聞那些聳動的事件平均非配到每個派出所轄區,根本就沒那麼多大事,但瑣事很多就是了,畢竟為民服務,警察不能選案子辦。

鑑識科稍早已經盡了現場,在李sir做管制的時候已經調查了好一段時間,現場閃光燈不斷閃爍著。

「學姊,有什麼線索嗎?」李sir問現場一名正在拍照的女警,是以前警大時期大三屆的學姊,算是有經驗的警察了。

「你不知道在鑑識科工作的時候,不要來打擾我們嗎?」學姊嚴冰瞪了李正道一眼,「還是你第一次跟我們合作,小菜鳥?」還沒忘了開玩笑地補了這麼一句。

「學姊你就別虧我了,你沒聽過沒消息就是好消息嗎?我們轄區治安好啊。」

「阿現在不就出事了,治安好乾哪(台語)治安好。」

「吼,所以有什麼發現嗎?」

「這個現場,很奇怪,你看這個坑的開口,你們昨天是用擔架把他抬出去的對吧?但問題是,如果他是被重擊之後,再被拖行到這個地方,這開口邊應該會有摩擦的痕跡,但是完全沒有,連你們用擔架抬的痕跡都沒有,如果真的有人那麼厲害會復舊的技術,才一天,也不可能做到這種程度。」嚴冰說明。

「所以他有可能在裡面被打昏嗎?」

「對,他很有可能是自己爬進去的。」

「意思是,如果他先被打昏,被搬進去,那除了開口的磨擦痕跡之外,地板也應該要有拖行痕跡,這兩者都沒有,就有可能是兩個人走到坑裡,然後再遇害。」李正道推論。

「不排除有這個可能,你們昨天有幾個人下來?」

「我、蔡學長、急救人員兩個、他們工程單位四個,總共八個人吧,加受害人就九個了。」

「恩……」嚴冰沉思不語。

「怎麼了?」

「現場的腳印照鞋印分析,也是九個人,意思是兇手在這些人之中,扣掉你們員警兩個人、急救人員兩個、受害人一個,兇手應該在工程單位的四個人裡面。」


偵訊室,沈主任。

對於這種場合,沈主任已經見怪不怪,畢竟做職安的,多多少少有可能碰到工安意外,有時是不可抗力因素,有時是人為疏失,不管責任歸屬是誰,都有可能被傳喚,只不過因為兇殺命案被傳喚,還真是頭一遭。

「案發當天,你除了帶醫護人員下去之外,還有其他時間跟死者接觸嗎?」偵訊的侯刑警問。

「我每天至少會巡視兩次工地,早上一次下午一次,整棟每個樓層每個房間都會走一遍,確認有沒有職業安全的風險,因為油漆是現在的主要項目,所以一定會碰到,所以,我當天碰到阿洲兩次。」

「分別是在什麼時間?」

「早上九點到十點之間, 下午兩點到三點之間。」

「你們有交談嗎?」

「有,他說要做加班申請,我回工務所準備文件給他簽。」

「除此之外你們有更多互動嗎?」

「當天沒有了。」

「那你跟受害人的關係如何?」

「以我自己的角度,我認為我們很好。」

「為什麼這樣講?以你自己的角度。」

「自己覺得是一回事,別人覺得是一回事啊。」

「那以你自己的角度,他平常有跟別人結怨嗎?」

沈主任把案發當晚在醫院聽到的事情又講述了一次,侯刑警聽完,沒多說什麼,沉思了一會兒說:「好了你可以出去了,有需要的話再請你幫忙。」

「好的,謝謝。」

輪到小許,如果你是沒有經驗的警員,一定會覺得他是犯人,看起來畏畏縮縮的,好在侯刑警是經驗豐富的刑事警察,經驗告訴他小許只是被嚇壞了。

「聽說是你發現的?」

「不……不……不是只有我,還有正剛。」

「你不用害怕,我們只是要拼湊案發當天的資訊,不是要辦你。」

「我……我……我不是犯人,人不是我殺的。」

「沒有殺人犯會承認自己殺人。」

「好像也是。」小許好像突然領悟了什麼。

「你們當天有跟被害人接觸嗎?」

小許把當天拿加班申請單去給阿洲簽的事情講了一遍,侯刑警點點頭說:「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輪到正剛。

不等侯刑警開口,正剛就搶著把案發當晚在醫院聽到的事情又講了一遍,他實在按耐不住心中的憤怒,怎麼想都是秦觀幹的。

「我們調閱過酒店的監視器,他從案發前就進了旅館,到案發結束後才從旅館出來,有充分的不在場證明,所以不會是他。」

「旅館沒有後門嗎?他不會從後門出去嗎?」

「旅館的每個出口都有監視器。」侯刑警淡定的說。

「沒道理阿,一定是他阿,不是他還會是誰?」

「反正不是他,況且,你這樣的態度,我們警方會懷疑你是不是想脫罪,所以把兇手導到別的方向去。」

「我,最不可能的就是我,你還有什麼要問的,我一定老實告訴你。」

侯刑警也問了一些例行性的問題,正剛也一五一十地回答,過了十五分鐘,侯刑警也說:「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最後是連主任……

to be continued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