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Engineer工程先生

在營造業工作的小小工程師。營造業是個資訊很封閉的行業,所有經驗大部分只能靠業內傳承下來,希望盡自己的一點小小心力,把業內的知識及生活分享給大家 ☛ https://engineeringlifetw.com/ 📍星期一12:00發布工程類文章 📍星期四17:00發布非工程類文章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21. 談判

「王媽媽,你來這邊幹嘛?」派出所裡的員警馬上就認出這位長髮女子,是金錢虎的媽媽桑,偶一為之的酒店巡查會碰到,所以多多少少都認識。

「那個姓秦的欠了我們好幾個月的酒錢,剛剛跟他討他就直接跑出來,我是來報案的。」王媽媽說。

「喔這麼剛好,你在那邊等一下,我們處理好他的筆錄就處理你的案子。」蔡sir說。

這是工程先生下班之餘寫的小說~

還沒看過前面幾篇的,可以先點→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

看著員警還要處理其他的事情,王媽媽走向座椅區的正剛一行人,遞了張名片給沈主任,說道:「你好,你們是皇家建設的員工吧,我是金錢虎的媽媽桑王小莉,歡迎有空來坐坐。」

「王小莉,Lily?」沈主任看看名片,再看看王媽媽。

「是的,我是。」王媽媽簡潔的回答。

「你認識林鈺洲?」

「認識,還很熟。」

「那他住院的事情你知道嗎?」正剛搶著問。

「真的假的,我不知道,他怎麼了。」王媽媽很驚訝。

「他頭部遭受重擊,倒在工地裡面,我們把他救出來的。」正剛回答,「我們極度懷疑是秦觀搞得,他們倆的恩怨那麼多,現在又搶了他老闆的生意,秦觀有怨也很正常,一定是他弄得。」正剛越講越氣憤。

「什麼時候的事?」

「前天。」

「白天嗎?」

「對。」

「不可能啊,前天白天,他把我們一個小姐帶出場廝混了一整天,晚上又回來繼續喝,他沒去其他地方啊。」

「你怎麼確定他整天都跟你們小姐在一起,說不定途中離開去別的地方了阿。」

「你們有從阿洲那邊聽說他的個性嗎?他那種人,一旦黏到一個小姐願意跟他出去的,他是不可能再去做其他事情的,況且我們小姐還打電話來請假,說他們晚上喝完白天又玩了一整天,太累了,沒辦法上班,這個死胖子,酒錢不付,卻有錢付給小姐,我不告他我不姓王。」

「所以阿洲不是他害的!」正剛驚訝到合不起嘴。

「那會是誰?」沈主任補了一句。


一周前,工務所門外。

從剛剛工地走來辦公室的路上,阿洲的手已經全濕透了,雖然跟小林小許說得輕鬆,自己談生意這種事,畢竟也是第一次做,雖然昨天已經把單價條件的事情都想好了,也演練過要怎麼講,但還是會緊張,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阿洲轉開了工務所的門。

「咦,連主任,只有你在啊?」

「喔洲ㄟ,怎麼了,有事找所長嗎?」

「對阿,想說要找他談合約的事。」

「合約喔,好啊,你有想好合約內容了嗎?我可以幫你跟他講。」

「有,我寫下來了,還是你幫我轉交給他?」

「好,我看看。」連主任接過阿洲寫得滿滿一張A4紙,掃視了一遍,「洲ㄟ你這個單價,會不會太便宜了,之前秦觀就給你這些錢嗎?連工帶料?」

「沒有阿,已經比他給我的多了,連工帶料沒錯。」

「我幫你調整單價,你這時候接是救火,可以拉高單價沒問題,這樣好不好?」連主任詢問阿洲。

「真的假的,他之前拿的單價比我報的還要高喔,到底是框了我們多少錢?」阿洲有點生氣,緊張感完全消失了。

「真的阿,我幫你拉高單價,一平方米比之前多20塊,我告訴你這個資訊,你要怎麼表示一下?」連主任狡猾的笑了一下。

「表示,什麼意思?」

「洲阿,會做事不錯,會做人也很重要阿,我也可以不要告訴你這件事,飲水要思源,這我拿個10塊回來也是很合理的吧。」

「不好意思,連主任,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報我原本的單價就好了,不需要你幫我談了,我還是找你們所長吧。」

「你確定?」連主任盯著阿洲問。

「確定。」阿洲斬釘截鐵。

「哈哈哈哈哈哈,好漢子,我只是在試你,沒關係,我一樣照著個單價幫你報上去,你不用有任何表示,就喜歡你這種老實人,哈哈哈哈哈。」連主任收起那狡猾的表情,豪邁地笑了起來,阿洲看他這樣,放下了戒心,鞠個躬,往外退了出去。

兩天後,公司的採發打電話來跟阿洲簽約,單價是連主任幫他加上去的價錢沒錯,沒想到公司連問都不問就直接幫阿洲簽核,連主任也是滿給力的。

「我傳資料給你,你要是確認無誤的話,就來公司簽約,好了之後我們放款就直接對你,你就不用再透過秦老闆了。」採發胡小姐簡短交待阿洲,就掛斷了電話,一切看起來非常順利。


辦公室,吳主任跟連主任。

「阿洲這個單價,比一把刀貴20,他也是滿敢的馬。」

「無法度阿,現在在趕,直接叫他做是最快也最方便也最不麻煩的。」連主任接話。

「誰負責油漆,小許,叫小朋友去跟阿洲砍價,好像不太適合,不然你去吧。」吳主任對連主任說。

「不要啦,到時候我們真的找不到人,不就得不償失,這樣就好啦。」連主任開始極力勸說,跟平常陪笑的樣子實在不太相同。

「不然到老闆那邊會過嗎?不過還不是要換。」

「我跟你講,你往老闆那邊送再加十塊,然後他要你去議價的時候隔一段時間再送出去,然後再報這個單價,老闆就會簽核了。」

「想不到你還滿聰明的,就這麼辦。」


幾天後,連主任巡視工地,剛好碰到了阿洲,阿洲撇了一眼,點了個頭示意,沒打算跟連主任談話,但連主任心中頗不是滋味,幫他講了這麼多話,一毛錢都沒拿到,還被這樣擺臉色,真是熱臉去貼冷屁股。

「怎麼樣,公司跟你簽約了嗎?」連主任趨前問阿洲。

「簽了阿。」

「沒砍價吧。」

「沒有,不用你去講也是那個單價,我就是做得好,你們老闆接受我。」

「你會不會想太多,我沒去講會有這個單價,你知不知道我在所長面前幫你講了多少好話,你以為你有多了不起,少在那邊自以為是了。」

「所以呢?我跟你講我原本的單價也可以,我不幹回扣這種事,我也沒求你去幫我講,你自己要講的,現在來跟我邀功,是怎樣,要我給你錢嗎?我做人的原則就是不幹,不幹就是不幹,你在講幾次,我還是不幹。」

「你現在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連主任抓起旁邊的拆模用鐵棒,直接往阿洲的頭上打去,碰的一聲,阿洲跌進磚塊堆裡,連主任叫了阿洲幾聲,阿洲一動也不動,照理來說沒打那麼大力才對啊,連主任手汗直冒,不知該如何是好,「洲ㄟ,洲ㄟ,你有沒有事啊。」連主任叫了幾聲,阿洲一樣沒反應,連主任丟掉鐵棒,慌慌張張地往樓下跑去了。

未完待續……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