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Engineer工程先生

在營造業工作的小小工程師。營造業是個資訊很封閉的行業,所有經驗大部分只能靠業內傳承下來,希望盡自己的一點小小心力,把業內的知識及生活分享給大家 ☛ https://engineeringlifetw.com/ 📍星期一12:00發布工程類文章 📍星期四17:00發布非工程類文章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20. 派出所

「你說你當天都沒進工地,你不是工地主任嗎?為什麼都沒進工地。」蔡sir邊敲打鍵盤,邊轉頭問吳所長。

「工地主任負責管理,現場工作交給下面的去做就好,我進工地幹嘛?」吳所長沒好氣的回答。

「廢話,自己都不去看,出事再怪下面就好,反正他也是靠拍馬屁上位的,哪有什麼現場能力。」正剛跟小許在後面偷咬耳朵,兩個人還在那邊咯咯咯的笑,卻馬上被沉主任打斷。

「這種話你們私底下講,這種場合不要開玩笑。」 正剛跟小許收起笑容,等待換他們做筆錄。


這是工程先生下班之餘寫的小說~

還沒看過前面幾篇的,可以先點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


(Photo by Matt Popovich on Unsplash)

「你跟林鈺洲的關係如何?」李sir問正剛。

「很好,我們是好朋友。」

「是你發現林鈺洲的嗎?」

「是。」

「那稍早你有遇見他嗎?」

「當天稍早他要做加班申請,打電話來給我,我有去拿單給他填。」

「所以工班要加班,你們都會拿單去找他們?」

「也不是,是真的跟他很熟了,反正都要巡工地,所以順路拿過去。」

「那是幾點的事?」

「早上十點左右吧。」

「這之後還有見到他嗎?」

「沒有了,不過他應該都在5樓,那是他今天的施工範圍。」

「地下室有需要他施工的部分嗎?」

「有,但他已經做完了,所以理論上他不用再下去。」

「所以他沒有任何理由自己下到地下室就對了。」

「理論上是這樣。」

「好,我了解了,那你覺得他有可能跟什麼人結怨,導致別人狹怨報復?」

「就他老闆啊,那個秦觀,他倒債之後阿洲接他工作他心生不滿,想都不用想,就是他。」

「嗯,你的話我們會參考,不過基本上是這樣的,在確定性的證據出現之前,我們都只能用無罪推論原則,即便他再像兇手,我們都不能說他是兇手,這期間也是要麻煩你配合我們調查,再麻煩你。」

正剛心裡雖不服氣,但也只能這樣了,在派出所發作不是一件什麼明智的事。

「好,有需要的話跟我說,我會全力配合,只要能抓到兇手。」

「下一位,連先生,換你做筆錄。」

本來是要先讓連主任做筆錄的,不過他說他肚子痛,正剛就先做了,沒什麼特別的事,就先去後面等待了。

「你叫什麼名字?」李sir 問。

「連柳郎。」連主任鈍了一下,又說:「長官,我沒什麼好問的啦,就我帶你們下去的啊。」

「喔,這不是有沒有什麼好問的問題,基本幾個問題問一問而已,你配合我們很快就好了。」

「哈哈哈哈哈,好,長官你問,你問。」

這傢伙真的是吳緣哲的嫡傳弟子,這笑聲就是在阿諛諂媚的時候的標準SOP,不過就是做個筆錄,有必要這樣嗎?

「德和夭洞拐呼叫,目前金德路發生車輛追逐,請求快打部隊支援,請求快打部隊支援。」無線電那頭突然傳出請求支援,剛剛做筆錄的蔡sir、李sir及其他員警馬上起身穿戴裝備,向外跑了出去,只留一位年輕警員留守。

「你先幫他們幾個把剩下的筆錄做完,剩下的等我們回來再說。」蔡sir交待年輕的菜鳥員警。


10點過後是酒駕特別容易出現的時間,雖然現在酒駕的罰款很高,比起來請代駕的金額相對是低很多的,但就是有人不想花這個錢,覺得不要被抓到就好。

迎面而來一台20年的Nissan老Sentra,潘所長招招手,要他駛入檢測區。

潘所長敲敲玻璃窗,要駕駛搖下車窗,車窗才稍微動一下,駕駛就猛踩油門,撞倒一名員警,衝了出去。

「上車追上去,呼叫支援,撤哨。」潘所長立馬指揮個員警,上車追逐。

「目前車輛由德和前往皆壽路,銀色Sentra,車牌1569-A7,支援車輛請先行由市區方向阻擋,避免車輛進入市區造成傷害。」蔡sir車上的無線電傳來訊息,李sir 打開警笛,驅趕路上車輛,彷彿摩西分海讓出了一條道路。

「那那那那那台。」李sir指出對向一台蛇行的車輛,好在路直,看得到遠方車輛。

「坐好了。」說完蔡sir打轉方向盤,甩尾讓車尾朝向銀色Sentra,踩下煞車,碰。

「走走走走走,趕快下去,不要讓他跑走。」即便安全氣囊都爆開了,兩名員警還是趕忙下車,不讓嫌煩逃走。

這時後方警車跟其他派出所支援也到了,一群人團團圍住一個人,潘所長下車,掏槍指著門,「下車。」潘所長大喊。

下車的是一位中年發福的男子,燈打在他臉上,蔡sir跟李sir馬上認出他……秦觀


由於菜鳥員警實在太菜,連要問什麼都不知道,他們一行人就傻傻的坐在那邊等,突然門口出現腳步聲,正剛轉頭,嘴巴張的老大。

「幹,你這個垃圾。」正剛立馬大喊。

「不要激動,無罪推定。」李sir提醒正剛。

「誰,誰垃圾,你……再罵一次看看。」一副就是宿醉未醒的樣子,竟然敢開車。

「你把阿洲害成這樣,你怎麼這麼沒良心。」正剛還是止不住心裡的激動。

「阿洲?上次被你們趕出去我就沒跟他聯絡了,這個忘恩負義的小子乾我什麼事,呵呵呵呵。」

「他被打昏了,不是你還有誰?」

「哈哈哈哈,報應啦,哈哈哈哈哈。」

正剛立馬衝過去給他一拳,其他員警把正剛拉開,正剛不死心,還一直用腳踢他,沒人攔著正剛應該會往死裡打。

「夠了。」蔡sir大聲喝斥,「我現在辦他酒駕就夠他賠了,你要是覺得不夠,要不要我辦你一條妨礙公務。」

正剛忿忿然不再掙扎,乖乖退到一旁去。

秦觀得意的笑了笑,看那個表情,正剛怎麼想都覺得是他。

這時一位踩著高跟鞋,穿著牛仔褲,針織上衣跟風衣外套的長髮女子

 

未完待續……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